suhua

音乐迷

信念、一时期待、暂借力量

發布於

小时候,我对于联合国的模糊概念是,联合国是比世界各国更高一层的机构,是一个公正地仲裁各国纠纷的机关。

  可惜这个想法是错的。

  某华女海外遇劫的故事,她奋力追赶抢包的歹徒,居然被她抢回原有财物。洋丈夫吓得不轻,警告她不可如此,万一歹徒持有凶器怎么办。她这样做也是因为从小得到的信念,“抢劫是不对的,上天一定会帮助我讨回公道”。

  张爱玲曾提及一段京剧的台词,女主出场说,丈夫在朝堂上履行国家栋梁的责任,我则主持家中诸务。两人都笃定于自己的社会价值。那是个“说得准”的年代。身处乱世的张爱玲看了不由恻然。是羡慕也是哀叹,回不去了。那种简单笃定的时代。

  若干年前,一次聚会中聊到国际事务,有一人说:美国果然太霸道了,还是得有个本.拉登来治它才行。

  基于蚁民的直觉,超强、没人敢矫正的国家是不应该存在的。如果存在,就证明上帝在偷懒,或是刺客在偷懒。

  最近,看到有人说天朝的官媒在推特上也有假新闻或掺水资讯,为何推特不治一下天朝,不由得失笑。

  相信是非对错黑白分明,而且凡事都能经上诉获得公道结果的,是儿童吧?要么就是乐观、念书少阅世浅的穷人。

  但我呢,可能也是个不肯死心的人,就算事先被警告歹徒随身有各种暗器,也可能因为被抢东西而狂怒追赶。因为我也相信冥冥中我可以得到公正的判决。

  联合国、神、青天大老爷都是单纯善良的人想象中可以依靠的。还有明君贤臣。但天朝社会并没有这样的标配。正因为我们从来没有证实过自己的力量,才会寄望于更高的主宰。求助于别人,被拒绝无视可是家常便饭。假如每个人都成为自己的主宰,也不难成为公共领域的积极分子。因为我们可以亲手做出想要的事物,看着自己的理念成形。

  很多人只是拼命地阻碍别人成功罢了。在阻碍别人的过程中也荒废了自己。底层的生存不易,排挤别人理所当然,可是就算用了残酷手段活了下来,也不会有更高的去向。而且在背后凝视你的孩子,也会变得如你一般,不相信公平公正这回事。

  而且推特是谁,与天朝人有什么样的深刻羁绊还是姻缘、血缘?如果小孩间打架,可能警告对方说:回头叫我姐姐或哥哥来揍你。

  可是推特什么时候变成了小孩的哥哥?

  什么时候,推特变成一个超然的,无害的,却又对你感兴趣(见你受委屈就为你出头),有责任感,又有干预力量的现实存在?

  有力量的人干预了你的事情后,会安静地退出吗?

  某日剧里,一女向同事乙哭诉被渣男同事玩弄,乙决定通过公司内部申诉帮姐妹讨回公道,也获得分公司丙男的支援。这很感动吧?

  第二天醒来,公司网站上是对渣男的大肆批判,翻出许多从未被提及的旧帐,四面楚歌,结果是把渣男扫地出门。当然,不是为了他玩弄别人感情,而是有人对他彻底清算、报仇。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