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hua

音乐迷

你是我惟一选择,你是我所有选择

有首情歌是刘易斯(女)唱的:你是我惟一选择,你是我所有选择。

  但一联想到大肚子跪求剖腹产的产妇,也适用于这句话。

  从小我就很另类。

  例如我总是喜欢新奇的东西,而别人可以专注于“安排下来的任务”。

  当我坚持要随心随爱随正义时,别人顾虑的是:长辈会生气师长会生气,他们总是选一条最安全稳定的路走,而我总是受罚的人。

  我真搞不懂他们(同龄人)是怎么回事。

  那个跳楼的孕妇就跟我的同学、同事、朋友一样,选择了违心的活法,因为习惯了,几乎认为这就是她的真心所愿。

  当我跟别人谈崩了的时候,我就会想远离。我会想,我一个人来完成这件事好了。虽然我很痛苦,也可能会后悔,但我有离开一下,喘息一下的空间。

  而这位产妇并没有一个人活下去的想法。

  当我想离开每一位权威和长辈时,普通人的想法,都是要紧紧抓住权威和长辈不放。不管承受多少委屈,他们都能坚持下去,而且他们已经麻木到没有委屈感了。只要认为权威和长辈都是正确的,就不再有痛苦。

  那位产妇想的是:我不能没有老公。我不能没有妈妈。我不能没有婆婆。但这在场的三位,全都认为“她忍一忍”就好了。既然以前能忍,何以现在娇气得不可忍。

  他们三位笃定地认为这次她也能屈服,也能“完成任务”。现在的痛苦,生下娃娃后,将成为笑谈。她现在的不识大体,完全是“机器故障”。

  她不能想象没有他们支持的世界。如果她能想象。她可以摔东西,然后打电话给某个愣头青朋友,要求在朋友的看护下(精神支持,门外等候),要么转院。要么就在那里剖腹产。

  一个一直软弱的人,很少有机会,在最危急的一刻,变得坚强。这种转折大概只出现在电影里。在她生命里,从来没有相信过冒险的侠客,当然就不会化身为一个女侠。

  对女人来说,孩子是一个促使她英勇的力量。但在这里,不是激励(大概这个孩子并不是她热望的结果)。

  她就是英勇不起来。

  我记得从小时候起所有人都对我的要求木无表情,他们显得比我坚强,比我靠谱,比我自信,比我强大。但他们也只是盲目地依赖一些他们控制不了的东西而已。他们只是服从了既定的轨道。

  他们每个比我强大的人,都会有大肚产妇下跪时的脆弱时刻,只是我没能永远目睹。结果他们自豪于自己的明智,嘲笑我的愚蠢。一个时时很强大的人,和一个时时很不靠谱的我。但万一发生了不幸的事件,或许他们的安全网会让他们不,而我却得以幸存。依附者与被依附的人并不总是利益一致,不管他们的关系多么不在乎钱,追求的东西多么不在乎钱,难以驳斥和反抗的“美好希望与信念”才是最要命的。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