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hua

音乐迷

两三百年的差距、依附与被依附、弑神

获奖小说《狼厅》的主角是克伦威尔。黄仁宇说,有个历史学家,年轻时出一本书,称其为独裁者,罗列其倒行逆施的罪行。但几十年后,他所写的书完全驳倒他以前的观点,称克伦威尔很伟大。

  因为当英国更加繁荣以后,自省这一切从哪里开始,哪些是立国之根基,才发现哪些选择是正确的。

  他们所走的路是渐变的改革。而在我们眼前呈现的是“最后完成态”。以为照着图描就能得到同样效果,这是现代人轻率的想法。

  就好象被剧透的观众,看侦探电影时着急凶手逃脱了。怪别的观众太笨。

  秦晖说,中国与欧美之竞争,乃是18世纪资本主义与21世纪资本主义之争。(15世纪末期起,由于英国毛纺织业的发展,羊毛的需求日益增加,市场上的羊毛价格开始猛涨,养羊成为一个有利可图之业。于是,英国的乡绅、贵族纷纷把自己的土地和村社的公共土地用篱笆圈起来,变成私有的大牧场、大农场,有的还用暴力手段将农民的土地圈为己有,用来放牧羊群。美国的城市复兴运动开始于上世纪50年代。很多大城市在清理地块时,将目标专门集中于有色种族。)

  尤其是穷人和女人。穷人想要富起来,女人想要跟男人有同等的权利。

  我们现在处于卡夫卡小说中那个时代。卡夫卡的主角被周围所有人视为异类。因为他们认为幸福乃是天赐或命定之物,而不是人可以作主的。若一个人能过上奢侈、有爱情的日子,必须有很好的运气,或者是偶然,或者是被强按在那个位置上,而不可能是凭自身意志努力的结果。

  所以我们的学校有点象监狱,老师勒令你不准得抑郁症。如果在公司上班,上司也会警告你“离婚算个啥,别怠慢工作”。如果是服务行业,会强令你即使心碎也要对客人微笑。在学校和工作场所都得不到支持,回到家也一样没有。因为父母比天大。即使有配偶,对方也会很委屈:又不见你安慰我,也不给我带礼物,也不陪我做这做那。

  大家都有一颗机械的心脏。麻木的心脏。

  学校觉得只要赚钱就好,一切例行公事,按部就班。公司也是。父母也是。配偶也是。它们无形中都把自己当作“裁判”,被迫作出一个个决定,它们也不理解这些决定,但如果改变这些便要承担失败的责任。它们更不想接受这一风险。

  有时候,依附者是很残酷的。他们不把被依附的人当作会失败的普通的人类,而把强者视为神。他们不聪明没勇气也不仁慈,最重要的是,他们毫无自信,他们觉得自己一出手就会做错事情。所以把重要事物都交给强者来决定。如果强者错了,那也不是他们的错,他们只要再换个神来拜就行了。

  当然被依附的强者也很残酷,把民众当炮灰的帝王在历史上不少。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