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朱古力

現居倫敦的香港人。

【食之療癒】人生第一次做蛋撻

居住在異地,想念起家鄉的食物,人稱思鄉。「思鄉」一詞於我卻有點距離感,略嫌沉重了一些。又加上香港近年的急劇變化,懷鄉從「懷念我的家鄉」變成了「懷疑我的家鄉在哪裡」,nostalgia幾本上是一種fantasy。人們需要一個美化了的家鄉去懷念她。

夏天的倫敦很美,日照長,樹影飄飄,草地悠悠。當然香港的夏天也很美,而且有海,有灘,有兩個小時內能出走的離島或近郊。但倫敦除了兩個星期的熱浪,其餘時間都較涼快,現在8月下旬,感覺像秋天,有些樹葉已開始發黃。

住過北京,住過倫敦,生於香港;不同人生階段,不同歷史時期;每個城市都有她的優點和缺點,每個人生階段皆有特別的需求,若有能力選擇居住在哪裡,就是取捨。身外的自由是理想,心靈的自由是心法,人生是場旅程,在哪裡都是在,也不在。我的家鄉是天國,不論我在哪裡都可以懷的鄉。

想念香港的大牌檔和茶餐廳,也想念一起去飲啤酒的飯腳。以前不好煮食的我,今天竟也花心思去做蛋撻,都是疫症和思鄉下的人生產物。


社區活動提案:【食之療癒】我與食物的愛恨情仇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