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朱古力

現居倫敦的香港人。

《犬屋敷》離地的單純,貼地的反省

你有沒有認識某些人,他活生生地站在你面前,會吃會睡會拉,但你卻感覺不到他活著?這個人是年老或年輕的?是男的女的?美的醜的?貧的富的?他日常怎樣生活?他有甚麼人生目標?他有沒有能力追求人生目標?


「活著」是一種怎樣的感覺?犬屋敷一郎是漫畫《犬屋敷》的第一男主角,他透過幫助別人來證明自己活著,饒有正能量;第二男主角獅子神皓是他的相反,他透過摧毀別人來證明自己活著,完全是負能量的。一正一邪,構成故事世界裡二元對立的格局,催迫讀者選擇支持哪一方,為哪一個打氣。單憑這個牌面,大多數人都會選擇做正義使者,為世界帶來正能量,戲劇其中一種功能是淨化情緒,觀眾透過邪不能勝正的故事消解現實裡遭遇的種種不公平的感受,獲取做好人的力量。《犬屋敷》連載至今,犬屋敷一郎愈幫助別人愈人見人愛,獅子神皓愈摧毀別人愈神憎鬼厭,此乃漫畫單純的地方。


《犬屋敷》的單純卻不腳踏實地,它是科幻和超現實的,它發生的現實背景一點也不單純。犬屋敷(日文:いぬやしき)可解作狗窩,是失敗者的家。犬屋敷一郎本來是一個早衰的中老年人,女兒才是高中生,他的外貌卻像一個退休的老伯。他不富有,膽小怕事,太太要在超市工作賺錢,女兒和兒子都看不起他。因為在家裡幾乎透明,他買了一隻柴犬作伴,柴犬不是鬥狗,是可愛和善的狗,但家裡的人都不歡迎牠,老人與狗,兩個都沒有太多能力,兩個都被家人厭惡。犬屋敷一郎驗出有癌症之後,連開口告訴家人都欠缺力量,就在他絶望的時候,一個意外令他變成了機械人,而且是軍備機械,因為保存了善良的意志,他利用內置於身體裡的軍備幫助和拯救弱小的人。《犬屋敷》的單純建立在超高科技的幻想上,反照現實世界裡,人不會欣賞沒有能力的善心,但善心若加上能力,便會立即「車見車載」。

產生對照作用的獅子神皓在同一場意外中變成了機械人,雖然他年青、靚仔、孝順、對朋友好,但他對非親非故冷血無情,殺人不留手。他父母離異,本來與母親住在簡陋的單位,意外後他利用能力在銀行提取數之不盡的金錢,與母親搬進豪宅,進出貴價餐廳。他對社會毫無期望,不祈求社會提供他美好的生活,同時也不打算貢獻社會。他不是隱青,安堂才是,安堂是他的朋友,在學校被欺凌後休學,他為保護安堂,把那群惡霸全殺了。未獲得能力之前的獅子神皓只不過是一名普通的高中生,甚至是受歡迎的,可是當他成為了軍備機械人便同時帶來了無窮的殺傷力。


現實世界充斥不公義的事情,善良但沒有能力的人顯得懦弱,選擇抽離反而保存了人的平凡。做個普通人,有甚麼不好?科幻故事藉著想像賦予人無窮的力量而催逼人反省自己要選擇做一個怎樣的人,想怎樣活著。在使徒行傳,耶穌應許門徒藉聖靈得著能力,今天教會讀經釋經的時候,有沒有反省自己想怎樣活著,怎樣做基督的見證?若今天教會仍然選擇抽離,會否是因為與現實社會太過同化,而沒有認真地相信過耶穌應許會賜下聖靈的能力?

(原稿刊載於《時代論壇》第1504期)


《寄生獸》:人類才是地球的病毒(二)

Darling in the Franxx:機械人愛情大戰

漫畫《寄生獸》:人類才是地球的病毒(一)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