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朱古力

現居倫敦的香港人。

《心靈判官》:磨練判斷是非的能力

筆者曾經介紹虛淵玄的動畫,今次介紹他另一套作品《心靈判官》(PSYCHO-PASS),此劇本首先在2012年以動畫推出,再延展至漫畫、小說和遊戲。

喜歡虛淵玄的讀者或許被他設計的厚重世界觀所吸引,之前提過《魔法少女小圓》(2011)和《翠星上的加爾岡緹亞》(2013)都是他傑出的作品。《心靈判官》的總導演木廣克行就是因為欣賞《魔法少女小圓》而提出與他合作。

《心靈判官》是一套反烏托邦故事,近未來的社會發展到由一種近乎完美的制度「希貝兒先知系統」管治,青年被分配到各種工作,女主角常守朱掙扎於個人的選擇和系統的安排,後來卻發現系統只提供了表面的和平,現實社會裡卻仍然充滿罪惡而且抑壓人性美善的一面。同類體裁的例子有今年上映的電影《分歧者》(Divergent)和《未來叛變》(The Giver)。


不同的反烏托邦故事會有不同的背景設定,而《心靈判官》的另一特色是它是一套群像劇,除了描寫常守朱這位萬中無一,成為識破偽烏托邦的被揀選者外,亦花相當多的篇幅描寫其他角色在這個系統下的經歷和對常守朱的影響。

安全局刑事科裡,常守朱監視官的工作是對付被「希貝兒先知系統」判定為潛在犯的人,她手下有四名執行官,都是被「希貝兒先知系統」判定為有犯罪傾向的潛在犯,但由於他們擁有與其他潛在犯相近的犯罪思路,因此被收納為刑事科的獵犬,憑直覺破案。男主角狡嚙慎也就是其中一個。

狡嚙慎也與常守朱的平衡描寫使作者對烏托邦的批判更見深刻。狡嚙慎也本身也是一名監視官,對「希貝兒先知系統」抱有正面的態度,但因著手下遭遇虐殺而變得對系統不信任。為了破案,他寧願延遲治療,保持自己有獵犬一般的嗅覺。常守朱的醒覺與狡嚙慎也的堅持互相交纏,一起在制度下掙扎。


在新編第一集,常守朱為了保護一個受驚嚇而犯罪指數飆升的市民,向狡嚙慎也開槍發射麻醉針,制止了他的行動。他清醒過來之後,常守朱向他道歉,他卻說她沒有做錯,直言自己在系統下亦變得麻木了。他說出了故事的主題──許多人就是倚賴了系統的判決,自己不再反省,漸漸失去判斷是非的能力。

希貝兒先知系統(Sibyl system)的Sibyl源自希臘語,解作女先知。先知在聖經裡的功能是向列國的統治者和人民發出呼籲,叫犯罪的人回轉歸向神。但若我們把先知約化為一種功能,發展成一套系統,依賴超級人工智能或一大堆的數據演算來預測人類的行為,判定人類的罪惡,偽烏托邦顯然會成為人類發展的障礙。

然而聖經讓我們看到,先知並不是一種功能,而是活生生的人,是神的使者,神也關心以利亞的肉體和心靈需要,神為人類的失敗提供出路。先知不是裁判官,他只是神的代言人。

創世記記述阿當吃了分辨善惡樹的果子開始,人能像神一樣知道善惡。《心靈判官》給這個時代的提醒,是人類應該對系統化的判罪制度保持戒心,磨練自己判斷是非的能力,其基礎是因為人類已從神的形象裡被賦予了人格,有分辨善惡的能力。但同時,我們應該謹記人類與上帝的關係,最終能無錯誤地判罪的只有上帝。

(本文原刊登於《時代論壇》)

Darling in the Franxx:機械人愛情大戰

東京喰種,我們回去吧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