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朱古力

現居倫敦的香港人。

古谷實《怪頭現象》:搞笑的超現實迷宮

古谷實的短篇新作《怪頭現象》比他過往的作品「玄妙」,不少粉絲解讀不了。漫畫的日文原名《ゲレクシス》也是謎一般,查字典都找不到解釋。作者放下了如《獨男》的寫實風格,改以超現實的方式創作《怪頭現象》,作品既有迷離的神祕感,亦有無厘頭的搞笑。


男主角大西辰巳是個中年阿叔,由十六歲開始經營父親的年輪蛋糕店,被稱為店長。除了有穩定的職業,和常常拿他來開玩笑的兼職女員工的陪伴,他一直無朋友、無戀愛、無見識,過著非常平淡的生活。四十歲生日當天,他決定向心儀的女人表白,他與這個女人素來不相識,只在公園偶然碰見。正當他接近這位美女,卻發現她原來不是普通人,她突然在他眼前變成了怪頭,接著連他自己都墮入了「怪頭現象」之中。本來打算鼓起勇氣,一頭栽進愛海的店長,卻不明不白地闖進了超現實迷宮。故事再沒有談情說愛,沒有描寫二人怎樣相惜相戀,而是這兩個脫離了現實的人,怎樣面對無緣無故的變化,在突變下積極求生,盼望逃離迷陣,回復往日的平淡生活。

「怪頭現象」是個超自然現象,作品裡沒有交代這現象的成因,一切都是「就如此發生了」,而讀者大抵可以解讀為他們愛情關係的象徵。當店長和女人一起消失在別人眼前,從社群中隱形,只剩下他們看得見對方,實在讓人聯想到被情人佔據了整個視線而逐漸離群的熱戀情侶。還有,他們雙雙變成怪頭後,雖看見彼此,卻感到更迷惘,像在愛情關係裡迷失身份的男女,不單問「眼前這個人是誰?」,也問「我變成了誰?」

店長的愛情故事不是發展出甜蜜浪漫,而是驚惶失措。他稱呼女人為「妄想」,正因為他是一個習慣了孤獨的人,一下子感覺不到愛情關係的真實。於他,愛情是一個陌生的世界。若愛情使人迷惘,奪走人生的平淡自如,是否孤身走我路還比較瀟灑?


之後,「怪頭現象」擴闊至社群關係,店長和女人遇到「正常」和純平,他們聚集成一個小社群,一同面對飲食問題和死亡威脅。他們沒有美味的食物,要吃泥土充飢,滿足基本的生存需要。他們要冒險尋找食物,因為被人類見到就會死。不必深究他們是甚麼生物,為何會死於人類的目光,亦能感受到他們活於恐懼、焦慮、死亡的威嚇和生之慾望中,這些都是深藏在人類潛意識裡的主題。

像夢境般,「怪頭現象」並非一個可以由科學解釋的社會或心理現象,而是一個神祕的、不合邏輯的、含糊的拼湊,也因此說,這部作品是超現實的。作者沒有以社會行為的角度去詮釋愛情和社群關係,反映他的立場:戀愛、結社都不是為了迎合社會規範,符合大眾的原則。反而,作品暗示這些行為都帶有隨機性,甚至宗教性。


樹木在《怪頭現象》裡佔重要角色,例如女人一直站在公園裡的一棵樹旁邊,不能離開,而店長就在那棵樹下遇見女人,展開了愛情關係。他們走進森林後,在裡面遇見「正常」,後來森林裡的樹木也向「正常」發預言,而最後決定店長生死的也是一棵樹。樹木是神明的象徵,它定下「怪頭現象」的遊戲規則。看似不明不白的超現實迷宮,也有神明的暗示在其中。

(原稿刊登於《時代論壇》2017年11月3日[焦點藝評])

讓我告訴你寂寞是怎麼一回事:古谷實的獨男浪漫

我的漫畫書單|我平常都看什麼書

我平常都看什麼書?漫畫書...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