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朱古力

現居倫敦的香港人。

伊藤計劃〈harmony/〉:真正的和諧與更新

日本科幻小說作家伊藤計劃,二零零九年逝世時才三十四歲。英年早逝的他留下了兩部半成名作品──《虐殺器官》、《和諧》及《屍者的帝國》,三部小說先後被製作成動畫劇場版,而接下來我會討論《和諧》的動畫版。


作品原來的名字是〈harmony/〉,你能看出這個名字的特點嗎?眼睛銳利的你可能已經發現,〈harmony/〉是模仿HTML碼的結束標籤;這個名字並非為了食字或噱頭,而是跟整部作品的主旨和內容相關,下文我將逐步說明。

有人形容〈harmony/〉是一套頂級傑作,我也認為這套動畫很值得推介(除了內容深刻外,它的畫面和音樂也非常賞心悅目)── 不過先在此聲明,動畫內有不少「十八禁」的元素,例如自殺、殺人、GL等,觀看的時候要從多角度去批判思考啊。說了這麼多,你預備好窺探〈harmony/〉的世界了嗎?預備好,我便要進入戲肉了!


虛偽的天國,程式化的和諧

女主角霧慧敦出生在近未來的日本,於在學時認識了一位女同學御冷彌迦,深受其思想影響。那時候,日本和世界各國的市民一出生就被植入一個監控系統WatchMe,這套系統不是極權主義或獨裁政府的產物,而是當時主導世界的意識形態「生命主義」(Lifeism)的產物,目標是建立一個身體及精神健康的世界,延長人的壽命。WatchMe視人的生命為公共資源,追求人與人之間沒有仇恨和紛爭,只有關懷、互愛、平等才是大家要一同守護的價值。雖然強烈的監控凝造了一個和平的社會,但很多人都忽略了一項重要的數據:自從WatchMe實行以來,兒童的自殺率一直上升。彌迦及敦都是企圖自殺的兒童,只是敦沒有自殺成功。她們企圖自殺後,彌迦的屍首不知去了何方,而敦長大後就當上了螺旋監察官。簡單來說,螺旋監察官就是幫政府打工,有武器,有特權的上級監察官。敦周旋在「生命主義」與戰亂世界之間,面對兩者的矛盾和衝突,在狹縫裡生存;後來,敦被調派回日本,此時就發生了奇怪的事情,敦便展開了追查。

為甚麼當初彌迦和敦要自殺?敦是受彌迦影響,而彌迦是因為不满WatchMe全面監控底下的「虛偽的天國」,認為只有透過剥奪自己的生命才得以保存自己的意識──後來便會發現那是一種憎恨的意識。但為甚麼彌迦的自我意識中,憎恨這種感覺是如此強烈,以至她產生強烈的自殺慾望,並有具體執行自殺計劃的意志?

動畫尾聲,彌迦的神密面紗揭開,她把身世娓娓道來,而此時她亦有了另一番覺悟;敦因為仍然深愛著她作出了最後的抉擇。兩人的選擇引發WatchMe啟動從前一直隱藏了的「和諧程式」,「生命主義」把人類的意識全面關閉,將人類意識中的慾望、意志連同仇恨、恐懼、憂鬱和消沉一一抺掉,以「和諧」結束了一場屠殺和自殺的危機,人的意識被程式語言取代。〈harmony/〉表現的,正是以程式化的和諧作為人類意識的終結。


世界的真相,真正的和諧

我們可以看到,作品的基本信息就是對〈harmony/〉的抵抗,提出「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下,被迫抺掉仇恨意識,硬要人關懷、互愛,這樣的和諧是一種虛偽的表現」。電視節目都有「跟住矛盾去旅行」;矛盾、衝突和混亂,其實是這個世界的真相,人如何在這些矛盾裡自處、選擇,構成了人之為人。這套作品向我們今天的世界發出批判,它問我們:為甚麼不可以恨?為甚麼要掩蓋痛苦的事實,強逼所有人只可以愛?這是一個警告,警告我們不可以利用強權或意識形態的灌輸,使人放下仇恨,關愛鄰舍;但這並不代表我們不再相信關愛、和諧與互助這些價值,而是我們應該反省:是甚麼給予人真正的選擇和自由?

人心裡的仇恨意識,究竟是從甚麼經驗而來呢?

別人真的有給予我壓力,要求我成為一個只有愛,沒有恨的虛偽的人嗎?

我有能力、勇氣和方法去拒絕自己成為一個虛偽的人嗎?

人心裡的互愛意識,又是從甚麼經驗而來呢?

恨和愛的感受背後,我是否知道自己重視甚麼、想得到甚麼結果,並能自由地選擇愛或恨呢?

「基督的愛引導我去愛」是一種虛偽的表現,還是我在恨和愛之中掙扎良久後有意識地作出的選擇?

真誠地面對自己,接納自己內心的矛盾,聆聽自己的意向,作出當刻最適合自己的選擇,承擔選擇的後果,甚至在選擇之後感到後悔,並重新調整自己的價值觀、世界觀、信仰觀── 我相信,真正的和諧與更新仍然是可以發生的。

Darling in the Franxx:機械人愛情大戰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