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田油条

向日葵的爱https://tieba.baidu.com/home/main?un=%E5%90%91%E6%97%A5%E8%91%B5%E7%9A%84%E7%88%B1&fr=pb&ie=utf-8&id=tb.1.1cd9ae0f.nzrRWDC8MqXgN29zPMwuCA

26层最高养猪大楼

记者 | 吕雅萱
编辑 | 任雪松

湖北境内,沿着106国道从黄石市铁山区开往鄂州市鄂城区碧石渡镇,托运山石、水泥、钢材的大卡车呼啸而过。百米开外,就可看到一栋红灰相间的巨型高楼矗立在国道旁。最近这栋26层的养猪高楼因“国内最高、单体面积最大的养猪大楼”的称号而被热议。

出租车司机经常在这片较为偏僻的国道附近跑单,他告诉界面新闻记者,这栋26层大楼在2020年开始建设,起初他以为盖的是办公写字楼,“做得这么高大”,得知是养猪高楼后他很惊讶,“猪住得比人还好。”

这栋大楼的归属公司是成立于2020年4月的中新开维现代牧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新开维”)。公司官方渠道称,大楼投资20亿,用于现代化楼房养猪,年出栏量预计60万头。

天眼查显示,中新开维主营业务为牲畜饲养、种畜禽生产等,占股57%的是湖北世纪新峰雷山水泥有限公司。两家公司的董事长均为诸葛文达。

离养猪高楼不远的山脚下,水泥熟料生产线正在运作。诸葛文达在他撰写的《廉颇老矣,尚能饭否?水泥的忧思和猪业的未来》一文中说:“多元追风救不了水泥行业......现代化养猪迎来发展良机”,第二栋相同规模的养猪大楼正在水泥园区拔地而起。


“一栋建起来常规来说要20亿,我们用了十几亿,水泥施工全是自家的,钱花在了安装环保处理系统和能源回收设施上。”诸葛文达说。

带着两栋26层超级大楼和一套自设计的环保养猪体系,诸葛文达从水泥基建跨界到生猪养殖。26层养猪大楼究竟如何运转?水泥企业为何跨界养猪?10月底,界面新闻记者实地探访这栋超级养猪大楼。

实探全国最高养猪大楼

https://twitter.com/ChinaDaily/status/1587630578622341120




9月31日到10月4日,17辆恒温全密闭卡车运载着3700头法加系二元种猪,从广东韶关一路开往800多公里外的湖北鄂州。下高速后,车辆和人员经过3层洗消被引至卸猪区,种猪分批次坐上载重10吨的货梯,住进中新开维养猪大楼的3到7层。

30岁的孙开能是这栋养猪大楼的一线技术员,2014年从动物医学专业毕业后,他进入湖北襄阳一家猪场做到了场长一职。去年5月,他应聘到中新开维,进入这栋“全国最大单体养猪大楼”养猪,一个月工资能拿两万。

“猪场里有很多刚毕业的00后大学生,兽医、动物医学、机械、自动化专业的都有”,他说:“中专毕业工资基本过万,生产一线的有一万二到一万五,负责人级别有两万左右。” 据《鄂州统计年鉴》提供的数据,2021年鄂州市职工平均月工资为5155元。

回忆第一批种猪坐电梯上楼的情景,孙开能描述道,大楼里安装了6台载重10吨的超大货梯,每个货梯19平米,相当于一间卧室大小。每一梯乘坐60多头猪,15分钟一车猪就运上楼了。

每栋养猪大楼规划的60万头年出栏量是吸引孙开能来应聘的原因。“高楼养猪从成本上来说比传统养猪有优势,传统猪场比较分散,人员管理、生物安全的成本分摊下来更高,之前当厂长时,最需要考量的就是出栏成本和利润,如果成本不下来,就赚不到钱。”

中新开维董事长诸葛文达将其高楼养猪理念描述为用规模效应养猪。“一个小门,人只能一个一个地走出去,但如果把门做大10倍,流通量就不止扩大了10倍,一些系统越大才越稳定、越好跑通。”他说:“我们这栋楼看似造价高,但运行起来的分摊成本实际要比平房养猪低。”

预防非洲猪瘟、蓝耳病等猪疾病是所有楼房养猪项目中最重要的一环,它近乎决定着一家猪场的生死。我国大部分养猪场实行封闭式管理,驻场员工一到两个月才能出场调休一次,依据季节气候和环境猪瘟检测的不同,有时还会更久。在上一份工作中,孙开能最久在猪场里封闭待了5个月。这栋26层养猪大楼也为员工安装了跑步机、乒乓球、台球等休闲娱乐设施。

公司在26层养猪大楼内为员工安装了跑步机、乒乓球、台球等休闲设施。 图源:受访者

想进入大楼并非易事,中新开维生物安全管理手册说明了这一步骤:进场员工需提前一天洗澡、猪瘟病毒采样、当天在洗消中心洗澡、进65°干烘房待半小时、二次洗澡后才能进入猪场宿舍,次日进入生产区前还得洗一次,且每个环节受到严格监管。

孙开能说,进去洗澡前头上会被挤上洗发水,这样每个员工就不得不全身洗。

在洗消、采样、隔离的基础上,中新开维自研了一套高温干烘消毒系统,用连续不间断的物理方式对人体进行消毒,相当于为阻隔猪瘟病毒加上双保险。11月开始,为了提升养猪员工幸福感,公司尝试让员工每周从猪场出来一次。

孙开能每天的常规工作是巡栏监测猪群状态,空气质量,温湿度等指标,此外便是调试大楼的DCS中央控制系统。

“这套系统是大楼的控制大脑”,诸葛文达说:“养猪大楼所有的设备操作和参数都被聚合到一楼中央控制室55寸的显示屏上,一个屏幕上的数据量等于一个钢铁厂的数据量。”

中国传统的生猪养殖企业规模小,装备自动化程度低,普遍采用的是现场开关操作式,运行效率低,人均年出栏生猪头数普遍为200-300头,低于世界先进水平的1000-1500头。

“老板一直强调的理念是工业化养猪,他要求每个人都要懂这套DCS系统。”孙开能说。这套系统成本在2000多万,显示终端直接接到诸葛文达的办公室。
诸葛文达(右一)带来访者参观DCS中央控制系统

水泥厂转型养猪

诸葛文达的另一家公司是成立于2003年的湖北世纪新峰水泥厂,水泥年产曾超过500万吨,跨入全国水泥行业前50强。10月24日,江西万年青水泥公司管理层一行三人来到养猪大楼前,调研水泥同行的企业转型经验。

世纪新峰水泥厂位于湖北鄂州市和大冶市的交界地,此地多矿山,石料质量好。1907年,张之洞在洋务运动中通过官督商办的形式,在大冶创办了中国近代最早的水泥厂之一——大冶湖北水泥厂。1950年代以来,大冶成为我国中部地区重要的石灰石开采和供应地,依山而建的水泥企业众多。

世纪新峰水泥厂的前身是鄂城水泥厂,2003年诸葛文达将其收购,从国企转为私营,期间分得房地产发展红利,一位在水泥厂干了18年的老员工说,厂子效益好的时候,一车车水泥不间断地托上园区门口的106国道。

下游产业需求下降引发水泥产量下滑。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22年上半年,全国累计水泥产量9.77亿吨,同比下降15.0%,创近11年来新低。此行的江西万年青水泥公司投资发展部人员说:“从2021年开始水泥行情确实不行,一个是受疫情影响,另外是房地产的低迷,市场需求不足”。

水泥、建材等行业高增长的时代落幕,环保政策趋紧。2020年,世纪新峰水泥厂拆掉了一条熟料水泥生产线,楼房养猪是诸葛文达投身的二次创业。

为什么进军生猪养殖?诸葛文达认为,国人饮食结构以猪肉为主,目前我国猪肉生产满足了国民对数量的需求,但还没满足对猪肉质量的需求,“真正好吃的猪肉不多。”

更为重要的是,现阶段我国养猪企业存在产能落后与环保问题。“生猪养殖是一个污染性行业,这里面留给我的机会是落后产能会被淘汰,先进养猪企业会享受产能和环保升级的红利。”

增进产能、创新环保养猪近似是诸葛文达跨界养猪的筹码。在10月30日东莞的一场养猪产业峰会上,诸葛文达讲解养猪大楼的生物安全升级、空气过滤、源头除臭等各个环节的创新设计。

天眼查上的专利信息显示,今年1-3月,中新开维提交了10项专利申请,集中在养殖废水回收处理、饲料运输、畜牧养殖通风等领域。

”这栋楼常规来建要20亿,我们用了十几亿。水泥施工全是自家的,钱主要花在了安装环保处理系统和能源回收设施上。“诸葛文达说。

一位世纪新峰水泥业务负责人点出诸葛文达对环保技术的执念。商量为一栋新建的员工宿舍安装空调还是更环保的水空调时,诸葛文达敲定水空调。“水空调安下来其实还贵一些”,这位负责人笑着说:“老板就是怎么先进怎么来。”

产量逐年下降的水泥厂也被纳入环保养猪体系中,实现工业和农业系统的能源循环利用。世纪新峰水泥厂每烧800吨煤炭,其中300多吨以余热的形式体现。为了回收能量,水泥厂会把余热转化为蒸汽用来发电,但蒸汽的发电效率通常只有20%,剩下80%的蒸汽转变为热水进入冷却塔,以蒸发的形式挥散掉。

养猪生意二次利用起这笔在水泥生产系统中被浪费的热能。蒸汽变为热水后不再进入冷却塔,而是通入养猪大楼给猪提供热量,让猪喝热水、洗热水澡,用做楼内地暖。

诸葛文达算了一笔能源回收账,一头猪在冬天喝的水从10度升温到40度,按照它的每日饮水量,能为猪多提供150-180大卡热量,换算到饲料的热量,“一年能给120万头猪节约2亿饲料钱。”

”猪肉市场是一个竞争性市场,猪价我们很难去控制,制约竞争的是成本控制能力。“诸葛文达说。


水泥厂余热发电系统窑头锅炉

长期主义对抗猪周期?

作为猪肉消费大国,中国生猪出栏约占全球总量的50%-60%,上万亿的猪肉市场规模关系到国计民生,也牵动着其他农副产品价格。

11月1日,国家发展改革委称,将投放今年第7批中央猪肉储备,并督促指导各地加大力度投放地方政府猪肉储备,形成调控合力。

生猪养殖是一个有明显周期性的行业。“明年猪价预计不算很乐观”,诸葛文达说:“从小猪和母猪价格来预测,今年猪价涨幅超出大家预料,后面可能会下落。”

在诸葛文达写的一篇文章和中新开维的企业文化中,“长期主义”一词都被提及。他解释说:”长期主义养猪“就是不要在意猪周期的波动,在平时把猪养好。企业失败往往是,一头猪赚两千块钱的时候只有1万头猪,等到(一头猪)亏5百块时已经有10万头了,而且可能还不止,因为企业在亏这5千万时,还在建设新的猪场。

”我做这个生意不考虑行情,我知道(猪价)有时高有时低,高的时候我不冒进,低的时候适当扩大,我是具备这样能力的人。在建筑、房地产行业高峰时,我提醒很多朋友刹点儿车,但没有人听。”

回忆做水泥生意,他认为在一些时间点上并未把握好行业的市场周期。从上市公司出来做水泥创业时,诸葛文达只有几万块钱,一些业务在市场热度高的时候才能融到资,但建好之后就是低谷,公司必须要扛过一个亏损周期才能盈利。

”现在我通过这么多年的积累有了一点钱,终于可以不考虑行业周期,就按照自己的节奏去养猪,它的效率会更高。目前建这两栋养猪大楼我们没有贷款,所以不慌不忙按照我们的节奏去建。现在好几个银行找我,后面进饲料借点流动资金就可以了。”

目前,规模化养猪占中国生猪养殖量的20%-30%,散户养猪仍占大多数,这是造成猪肉价格波动的原因之一。在政策和市场的双重刺激下,近年来中国生猪养殖结构发生变化,正在由以散户养猪为主向以规模化养猪为主转变。

天邦食品董事长张邦辉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认为,随着规模化养猪的不断扩大,猪周期会越拉越长,等到国内70%-80%的猪由规模化养猪企业提供时,猪价就会稳定下来,不再有猪周期。

有没有算过一笔账,什么时候回本和盈利?诸葛文达说:”养殖不需要考虑销售,市场永远需要你的产品,只是性价比问题。只要这个产品是社会需要的,同时我比同行有比较优势,今天明天不赚钱没事,迟早要赚钱,任何行业只有不算这笔帐才能坚持下去。”

养猪大楼与虹桥村

养猪大楼所在的水泥园区位于碧石渡镇虹桥村,界面新闻记者在村里走访发现,大部分村民都知道楼里将养猪,一些村民对散发猪臭味表示忧虑:“离我们这么近,肯定会有臭味啊,这一片都会有影响。”

上世纪90年代末,碧石渡镇大力发展矿产开发,高峰时期,镇上的水泥厂、采石场等工业企业有130多家,为当地带来近亿财政收入的同时,也创造了一大批本地就业岗位,一位村民说:“村里每家至少有一到两个人在附近的厂里上班。”

村镇企业的快速发展也伴随着对村居环境的污染。界面新闻记者在虹桥村附近看到,一些山体遭到不同程度的开采并被遗弃;由于水泥厂带来的粉尘污染过重,厂子旁边的一个村落历经过整体搬迁。多位村民说,水泥厂每年会给村里每个湾发两万元的环境污染费。

据中新开维官方公众号上的一篇文章,公司在9月邀请村民理事会来公司参观工业化环保养猪体系,一张优先招录村民进场养猪的公告也被贴在村头,一个月工资有7千多。

碧石渡镇党委书记皮宝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将大力支持镇辖区企业实施技术改造,推动传统产业向高端化、智能化、绿色化迈进。

今年年底,中新开维计划引进种猪过万头。中新开维的野心不止于养猪,距离大楼两公里之外,一座占地380亩的食品加工产业园正在建设施工,公司计划以生猪为主要原料,进军食品深加工市场,在5年内打造集生猪料、养、宰、商的现代化食品加工全产业链。

诸葛文达的超级养猪生意已经启动,能否成功有待时间和市场的进一步考验。紧挨着一号养猪大楼,第二栋相同规模的养猪大楼正拔地而起。
村民在养猪大楼和水泥厂旁边的农田里种菜。图源:记者吕雅萱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