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田油条

向日葵的爱https://tieba.baidu.com/home/main?un=%E5%90%91%E6%97%A5%E8%91%B5%E7%9A%84%E7%88%B1&fr=pb&ie=utf-8&id=tb.1.1cd9ae0f.nzrRWDC8MqXgN29zPMwuCA

蝗汉思想的来历(2)严复与“亡国灭种”


上篇帖子谈到,中日甲午战争的失败,导致中国知识分子传统世界观崩塌,开始睁开眼睛看世界,吸收当时流行的哲学思想和社会理论。其中影响非常大的是达尔文的进化论,以及将之应用于人类社会的社会达尔文主义。后者与人种论一唱一和,在欧洲被广泛用于证明白人最优秀。


最先将社会达尔文主义推广到中国的是严复。严复在1877-1879年在英国留学,他发现结合进化论的生物学理论用来说明社会现象,特别适合解释中国的现实。1895年严复在天津的杂志《直报》上发表了一篇名为《原富》的文章。在这篇文章里,严肃介绍了达尔文的进化论以及斯宾塞的社会达尔文主义。他表示,生物界里生存竞争适者生存,同样适用于人种。他说:“若无民生、 民智、民德、国威不振。“他认为只有“爱国保种”之民,才会在优胜劣汰的社会法则中生存。如果不放弃缠足和鸦片等恶习,“种将弱,国将贫,兵将弱化”。

严复所谓的“种”是指世界上的“黄白赭黑”四大人种,其中黑色最下等。严复把“满蒙汉”都算作黄种里,强调中国帝国都是黄种,具有同一性,大家都是强种,都是中国子民,但无民智和民德就会造成种族之间的争斗,会导致不团结,从而濒临“亡国灭种”。


亡国灭种这个词是严复首创,在中国知识分子中不断发扬光大。但如何解释“种”,不同流派有不同的解读。

1898年严复翻译了《天演论》,即赫胥黎的“Evolution and Ethnics and other Essays”。在序言里,严复强调读此书要“自强保种之事,反复三致意焉。”值得注意的是,尽管严复是中国翻译西学的先行者之一,并以“信达雅”的翻译准则而著名,他的《天演论》却并不是对赫胥黎的原著的忠实翻译,而是夹带了私货。

严复首先介绍了赫胥黎的观点,人类不能坐视弱者被蹂躏,应该保护弱者。严复的观点是,黄种应该与进化法则对抗,即保护黄种的生存,与列强对抗。另一方面,严复又介绍了斯宾塞的观点,即应该遵循自然法则,优胜劣汰。在这个角度上,严复又强调说黄种已经是在文化发展中胜出的强种。这两种理论其实是有矛盾之处的,但严复就把这两者硬扭在一起。这种硬拗的表述在后来孙中山,毛泽东以及当代中国民族主义论述中都可以看到。

要强调的是:严复并没有区分满汉,他认为清朝所有臣民都是整体的黄种,这之间没有优劣差异,大家应该团结,反对分裂对抗。他认为中国亡种的危机并不是由于内部之间的争斗,而是来自于与白种的对抗。


严复强调整体黄种、忽略民族区分,而以梁启超为代表的立宪派则是强调多种族共存的统一国家,到了激进的革命派,就开始宣扬汉民族国家了。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汉支巴子思想的来历(1)清朝时期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