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田油条

沪国难民https://tieba.baidu.com/home/main?un=%E5%90%91%E6%97%A5%E8%91%B5%E7%9A%84%E7%88%B1&fr=pb&ie=utf-8&id=tb.1.1cd9ae0f.nzrRWDC8MqXgN29zPMwuCA

上海人,你为什么不生气

文|费里尼



写这个题目,是想努力把自己从上海人的语境中抽离出来,思索一个问题——上海人,你为什么不生气。


当然,不是所有上海人都不会生气。前天晚上,因为突然收到“好消息”,很多上海人拖家带口冲上街头,几乎载歌载舞了,一些上海人就很生气。但是我要说,对好像不该如此开怀的上海人生气,算不上气得其所——如果的确怯懦,不敢对那什么生气,那首先气的也该是自己,不是和你脚碰脚的同侪。


要气自己只会抱怨“哦册那核酸的队伍怎么这么长啊,会不会耽误明天复工呢”。晓得伐,有什么样的市民就会有什么样的城市。你和你的城,就是一只“做坯”——做事一流的工具人,或许,仅此而已。开埠一百多年了,对这个特性,褒义点讲就是“职业经理人”,往贬了说就是“缺乏创新创业魄力”,根子里还是缺乏质疑精神——或许也不是缺乏,只是觉得往深里想实在太危险了,不如找一个安全模式做一个“做坯”安生。


这样想也没什么大错,但前提是,大环境尊重做坯。假如旁人都在摸鱼,那做坯就是一个最好的被统治样本——哪个南方农场主不想多几个日摘棉花几百斤毫无怨言而且空下来就自主钻研日益精进的做坯呢?


小区的业主大群,在之前几十天里非常活跃,几位女生牵头把小区“治理”得井井有条。听家主婆讲,这几位还真不是全职主妇,平日都在公司担任一定职务,有的还有好几个孩子。复工的冲锋号吹响,楼下大堂里所有志愿者的痕迹几乎瞬间清空,这几位妈妈们即刻退出“小区统治者”角色,复工去也。我对这几位啧啧称奇。上海之所以成为上海,她们功不可没。能够随时应对不同形势对人生姿势作出调整的人,或许没有时间“生气”。


但是,别人痛扁我,我真的得继续报之以“做坯”么?


很多历史故事表明,不少做坯们后来的故事并不很妙。摩萨德从阿根廷绑回去受审、绞死的那位就是个标准做坯。别人知道你只晓得埋头拉车不怎么抬头看路的——或许不是不懂抬头看,只是怯于看——你作为一个做坯的优势会在一定时期内发挥到极致,但是。对吧。你懂。

你喜欢不如我喜欢


所以,你喜欢不如我喜欢,气他人不如气自己。气他伤身,气己自省。


当然,我理解,目前很多上海人的生气模式是出于某种自我防护——你看,我也是个活生生的人,我气了呀,这个检测效率也太低了呀!


酱紫的做坯,不欺负他一下,真的天理难容。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习主席讲话】

我在杭州东,花了一个小时出站

台海戰爭,會一觸即發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