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田油条

向日葵的爱https://tieba.baidu.com/home/main?un=%E5%90%91%E6%97%A5%E8%91%B5%E7%9A%84%E7%88%B1&fr=pb&ie=utf-8&id=tb.1.1cd9ae0f.nzrRWDC8MqXgN29zPMwuCA

“嫌疑人X”的流浪:一个方舱出舱者的24小时

文|费里尼


2022年4月20日下午两点,核酸检测两连阴的上海市民X如期走出方舱。


整整一天之后,本文写作(2022年4月21日下午)时,X的流浪已经超过24小时,却只能枯坐自己的BYD里,遥望百米之外的家。


BYD别生气,把流浪和你的品牌连在一起。真的是BYD,也真的是流浪。Build your dreams。


在过去的24小时里,家门咫尺而不得入的X成了一名“嫌疑人X”,虽绿码在机、解离(解除隔离)通知书在手,依然被一股莫名力量“狙击”。


快到不惑的X先生平日在浦东一家公司上班,但家在隔壁一个区。3月底浦东区域宣布静默后,X和公司其他约100名同事留守公司。四月头上,X和几名同事不同程度出现喉咙痛、发烧症状。4月5日,X抗原自测为两条杠。X随即自我隔离——离开公司办公楼,在停车场自己的BYD车上吃睡了几天。


4月10日。疾控派大巴接上X,送入航津路2200号方舱。方舱三层,看上去像是一座从未启用的厂房。X在第二层。挑高惊人,面积广袤,毛估估整层床位约6000张。


舱内伙食还不错。早餐有牛奶,午晚餐两荤两素,下午还发水果和酸奶。


4月20日上午9点,已经做过七八次核酸最近两次显示阴性的X接到通知:下午可以出舱回家。


当天下午两点,X被疾控中心大巴送至源深体育中心转运点。但他等不及班车运回所属街道。之前解除隔离的同事说,班车班次不多,来了也未必能挤得上去。在请示现场工作人员,得知可自行离开之后,步行至三公里外的公司。公司已经封控,不进不出。


X启动BYD,朝家所在方向驶去。一路畅行,约三点多到达小区大门口。路上在跨区交界处,警察拦下核验相关出舱证明和核酸报告后予以放行。


X系JX路某弄小区业主,大门第一道岗无人看守,自动抬杆后顺利进入。但在把守森严的第二道门,大白拦下了他的BYD。


X出示健康绿码和相关隔离解除书及核酸阴性报告,并说明情况。但被拒绝进入。车上还有抗原自测盒,X当即自测,一条杠,依然被拒。


一名和X年龄相仿自称小区所在居委干部的男子语气毫无缓和:我们是不会让你进去的。


X说:明文规定我出舱后就和正常人没什么区别,为什么不能回家,我还是业主。


居委会男子回答:我们没接到上边的通知,你不能进小区。


X有点冒火,但语气还是努力温和:我回家的行为合理合法,上海规定出舱之后还要居家隔离7天,你不让我回家,我怎么居家隔离?


男子不为所动:这个我不管的,不让你进就不让你进。


X于是退了一步:这样,我在对面小区还有一套房子,毛坯没装修,也是你们居委范围的,我去那里自我隔离,你派人把我房门封掉,这总可以吧?


不可以,你只有7天之后回来,我才放你进去。


X无语,将车子倒出,打算去对面小区碰碰运气。没有意外,把门的口径惊人一致:任何证明拿出来都没用,不能进。


一气之下,X拨打了110。警察到现场了解后表示无奈:居委不让进,我也没办法,人家遵守相关防疫规定。


X要求小区物业出示相关红头文件。对面的保安像看外星人一样看他。


X开回原来的小区门口,那个居委会男子还在。


X说:那这样,我现在有两个诉求。一是你现在帮我解决一下上厕所问题,方舱的厕所条件一般,我这个人在外面……向来不习惯,到今天已经5天没上过大号了,我能不能先进去找个厕所解决一下;而二居委会能否尽快帮我安排测一次核酸。


居委男子回答:核酸你自己去医院做。大号么,这附近草丛很多,你去钻啊。


几轮口舌大战,时间已经黄昏。居委男子给X指出了一条道路:你回单位住啊,很多人就是不回家住单位的。


天色暗下来,X已经看到不远处高层自家的灯光亮起来。因为想给妻子一个惊喜,他还没告知出舱喜讯。


大约6点多,明知单位已经封控,X还是驱车返回,开到门口,拿起手机拨打单位领导电话,想了想,还是在接通的前一瞬间挂了。


晚上八点多,往返80多公里的X再度回到自家小区门口。得知消息的妻子送来晚餐,两块大排加绿叶菜,吃得精光。


开始下雨了。和妻子远远地招招手后,X将车子停在小区对面的露天停车场。夜晚的郊外微微有点寒气,好在车上还有一床鸭绒薄毯。雨渐渐大了,X把副驾驶座放下,躺平。四周静谧,显得雨声愈加炸裂,犹如置身风雨中的铁皮屋。


一直到凌晨熬不住沉沉睡去,雨一直没停。


神奇的是,X一直没上大号。


4月21日晨。一夜混沌腰酸背痛的X吃过妻子送来的早餐后关照:午饭暂时不用送了,我这个只进不出,怕是有麻烦。


妻子不响,和居委男子一样指指不远处的草丛。X有点泄气:人是环境的动物,我……不行。


约莫十点多的时候,一个自称X所在地某镇领导的中年男人找到X告知:因为你被拉去方舱的时候,第一地址留的是单位,而且你出舱后没有闭环管理,自己开车回来了,所以小区不接受你是有依据的。


之后镇领导和X单位领导做过电话沟通,但未果。镇领导走之前告知X:你的名单在浦东疾控那里,没有同步给我们这里,所以按道理你的后续管理问题也应该是浦东负责。


临近中午的时候,居委男子联系X了:我可以帮你联系做一次核酸,还帮你联系了一家绿码酒店,需要自费,你先自己电话咨询一下。


中午,X接受居委的核酸检测。之后联系绿码酒店。电话接通。听完X的情况对方只讲了一句:啊,你的解除隔离书已经过期了,来了也没办法安排你入住。


2022年4月21日下午三点。一个离开方舱的普通上海男人已经在外流浪了24小时。


一股神奇的力量封印住他的单位、他的家,也顺便封印了他的身体的某个系统。


唯独流浪,畅行无阻。


【后记】

当晚6点,X来电告知:家所在地疾控部门已经致电他,并告知了隔离酒店的房号,等核酸结果出来即可办理入住。


X说:看起来事情在朝好的方向发展。


当晚九点,我接到X的微信:已入住隔离酒店,流浪生活结束。谢谢你。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