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田油条
沙田油条

向日葵的爱https://tieba.baidu.com/home/main?un=%E5%90%91%E6%97%A5%E8%91%B5%E7%9A%84%E7%88%B1&fr=pb&ie=utf-8&id=tb.1.1cd9ae0f.nzrRWDC8MqXgN29zPMwuCA

你好

事先声明,在这事之前我对世界上任何一个种族或民族都没有偏见。

不单是家里有几套房子的310或者在上海的条件好的家庭的外地人,就是偏远农村出来的,没多大技能的年轻人都越来越对公司领导不买账了,310年轻人说的是: 这点工资干不干无所谓的。 而农村盘盘责双手叉腰说: 大不了回家种地。

可能他离开了你这里,可以去送外卖,做快递或者回农村老家创业开网店。

有些人总是觉得要和所有人都关系好。当然,给自己留一条后路是对的。但有时候过于考虑和自己利益不相关的人的感受会让自己丧失很多机会。

我觉得,对自己没有利益的人,平时客客气气就可以了,关键时候不必换位思考。

因为我在国外学习生活过多年,接触过不同文化的人,所以我深深懂得一个道理,对有些可能会侵犯到我利益的外地人不能明着和他们对着来,而是表面上客客气气的,让他们对我丧失警惕,让他们感觉: 我真不像上海人。通过一段时间的了解摸清对方的底细再确定该如何应对。毕竟现在上海外地人那么多,公开的排外不现实,也不明智。象我这样的上海人是越来越多了。

西方国家很多本地白皮这样教育孩子的: 对有色人种,你表面上要客客气气的,但心里永远不能当他们是朋友。

因为整体上南方比北方发展要快,而南方在传统上又不完全是越共的地盘,尤其是最近二十多年,一些在1975年逃离南越的和70年代后期被河内当局驱逐的资本家和中产以及他们的后代中有一部分人回到了南方,他们的回归和发展对越共带来了一定的威胁。因此,这次越南中央政府以疫苗供应不足为借口故意让南方疫情严重,延缓当地经济的发展。

主要有以下几点原因:

1. 中国和越南古代的藩属关系还有三四十年前的中越战争让越南人对中国多少怀有敌意,

2. 这二十多年来中国人和中资企业在越南大肆赚钱,耀武扬威并随意睡越南女人让有些越南人对中国人咬牙切齿却无可奈何,

3. 最近在越南爆发的新冠疫情和由此造成的一系列连锁发应,包括有一些外贸订单回流中国让有些越南普通老百姓苦不堪言并嫉恨中国。

因此,他们迫切希望通过一种方式可以让中国人尝到被越南人打败的滋味来安抚自己破碎的心灵。

试想,富国阿曼的国家足球队或者新加坡国家队这种同样以前比中国队稍弱的球队需要通过战胜中国队来获得无上的喜悦吗?

说到底就是穷人心态。

有没有发现,从没来过上海的外地人或者曾经在上海生活过的外地人即便是球迷也不会在乎申花和隔壁的矛盾。

而在上海工作的精英的确有不少是隔壁的球迷,我如果说喜欢上港,那就使得我在生活中和他们会越走越近,时间长了难免会有矛盾和冲突。

为了和他们保持一定的距离(除了工作和业务上的),我始终说上海只有申花,而事实我也这么做。

在合同或者协议签署后,由于自身或者外在因素的变化,觉得按合同的规定或附加条款支付违约金比将合同执行完的损失小或者更划算。

于是最终支付了违约金的全部,甚至额外给了一些好处。

当然,发生这种情况以后想再次合作的可能性不大,但也算是做到位了吧?

估计会有很多外国人因为中国疫情管控严格来中国,上海又是首选。

就算房价不涨的话上海一些地段的房租上涨没问题,因而或许会带动上海大部分地区的房租上涨。

册那,不宰白不宰。

当然,310在上海或者在附近的江浙一些城市做事担心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装装门面要腔调,死要面子是正确的。

但是,如果到了远离上海的省市甚至国外,又是可以打一枪换一炮,出了事马上可以脚底抹油的形势,这时候有腔调就真的是模子了。

有些肤浅,处世不深的yp总说有些上海人小气,斤斤计较。

对此,我觉得他们说的这些上海人至少是实在,不虚伪的人。

他们应该幸运自己没有碰到310中间那些表面大方,假装兄弟义气,内心想放长线钓大鱼,用小恩小惠诱他们上钩当枪用的,或者让他们犯大错的人。当然,一旦他们明白过来,又要说上海人最坏了。

港币样子永远是港币样子。

周围没有别人,你是直接打120叫救护车还是问了他国籍后打该国驻中国使领馆的电话让他们处理?

说一句实在话,如果一看就是一个不怎么样的外国人,还是打电话找他们使领馆,或者电话拨通后让他自己说,至于是否叫救护车或者如何处理让使领馆的人决定,别到时候你自己叫了120,结果车费和护理费还要自己出。

安保人员么就没必要用言语侮辱他的职业了;那个老外: 看他的穿着和那腔调,估计也就是教语言那种档次的;

至于那个说安保崇洋媚外的中国人,如果他是有一定层次和社会地位的,应该对这个安保和老外一句话不说,甚至看都不看一眼,脸上可以流露出傲慢的神情,因为这两个人不配高层次的人和他们说话。

有些外地女人都35+了,学历挺高的,不少还是硕士毕业,在上海工作多年,收入挺高,不知道是不是受限制于无上海户口未婚不能买房,就想找一个在上海有房的男人,哪怕是和父母一起住的上海男人也可以。

早知如此,以前不限购的时候为什么不咬牙贷款买一套在远郊的户型,非要追求自不量力的,本来就不属于她们的生活品质。

阿拉嘎子婆比我大三个月,310,硕士学历,她本人和父母名下两套商品房,还有一套老房子未动迁。


当初介绍我和他相亲的时候,我觉得她年纪大,长得也一般,不是很满意。但我父母说这个女孩如何好,有帮夫命。


但她似乎对我很满意,当然我本身条件也不差,早年在国外工作多年,婚前在上海也买了两套。


我考虑了一段时间,觉得既然她自己说很喜欢我,而且她在某些领域多少也有一些人脉,那么或许将来在

阿拉嘎子婆比我大半岁,310,医学硕士学历,家里几套房子,还有一套老房子未动迁。

当初介绍我和他相亲的时候,我觉得她年纪大,长得也一般,不是很满意。但我父母说这个女孩如何好,有帮夫命。

但她似乎对我很满意,当然我本身条件也不差,早年在国外工作多年,婚前在上海也买了两套,还有两套动迁房。

我考虑了一段时间,觉得既然她自己说很喜欢我,而且她在某些领域多少也有一些人脉,那么或许将来在能在很多方面助我一臂之力,就和她结婚了。


婚后,虽然我偶尔会在外面5z,但只要经常回家交公粮,她也就无所谓了,毕竟我比她小,她对我很珍惜的。另外她的确在很多方面对我进行了帮衬。


我现在在考虑是否要怂恿她生二胎,生了二胎之后她就被我牢牢把控了。


所以说,父母看好的为了儿媳和女婿多半不会错的。

一般来说,刚进公司的外地年轻人,尤其是家庭条件比较差的,往往有着强烈的出人头地的愿望,而且大多数会不择手段。

对此,我对他们的闯劲,进取心表面采取鼓励,赞美的态度,授予一定的自主权,让他们大胆,放手去干,关键的时候,给予实质性的小恩小惠。同时在同事中孤立他们。


缺乏社会经验又立功心切的小硬盘自然主动冲锋陷阵,努力工作,但同时不可能不犯错误。

到时候,自然功劳是我的,责任一大半是他的。而且这种人孤军冒进,居功自傲,自然得罪很多同事,出事的时候自然也很少有人为他说话。

即便他去找竞争对手我也不怕,我本人不对绩效负责。我们公司本身就有官方背景,和有些竞争对手本来就有暗中勾结。

对那些情商智商双高的yp,我是一开始就将他们扼杀在襁褓中,本人就是不是靠真才实学爬上去的。

表弟今年22岁,310,本市985本科今年毕业,家里条件不错,父亲开公司,房子也好几套。


两年前毕业后回上海工作后和一个在上海的原籍江苏的女孩交往上了。这女孩和他同岁,在上海读的本科,听说家境也不错,她刚大一的时候父母就为她全款在上海买了房子,当时应该还没限购

本人上海人(身份证310开头),之前在长沙住过大半年。

长沙的女孩(有一些原籍是湖南其他地方的)一听说我是上海人,未婚,就特别热情,主动和我搭讪。这可能是一种刻板印象,总觉得上海男人普遍顾家,疼老婆。

我在中南大学,湖南大学和湖南师大那一片认识了不少女孩子,还有黄兴路一带的酒吧。

我其实在上海就是个普通人,当时加上父母的也就三套房子。

首先,3个都是310,包括她们的父母也是。

第一个,大我半年左右,211硕士,收入一般,但她的工作环境让她拥有广阔的人脉,可以介绍给我,赚钱后一起花。

第二个,小我三岁,据说因身体状况就考了个普通的大专。父亲是几家工厂的大股东,她在她父亲自己全资控股的一家贸易公司做负责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大家谈得不错,一开始感觉她还像是一个知书达礼的富二代,但在星巴克,她当着我的面打电话把她公司的一个员工臭骂一顿,旁边的人看看她,她却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挂了电话后,她诡秘一笑对我说: 对这种瘪三太客气了会爬到你头上去的。我突然感觉她好像是在说我一样。过一会儿吃饭的时候了,她因为觉得菜太咸就把服务员叫来训斥一顿。 我觉得这种女孩除非是找门当户对或者比她斤条件更好的人家,不然我这种普通人家的还真吃不住她。后来一想,这种条件好的独生女家庭无非是想招个女婿为他们免费打工而已,一旦离婚了女婿可能什么都得不到,毫无保障。

第三个,比我小十岁,相亲的时候她大三在读,她说的一句话让我打了退堂鼓。她言道: 嘿嘿 你大我十岁,如果我们结婚这辈子你要照顾我了。 册那,我这个人向来是千做万做亏本生意不能做的。

最终我还是选了第一个女的做我的嘎子婆。虽然她家室没有第二个优越,没有第三个年轻,但我和她结婚能够稳步共同发展,而且她比较珍惜我,就算我偶尔外面5z被她知道了她也睁一眼闭一眼。

也欢迎外地朋友评论我的帖子,只是希望不要用你们老家的思维和价值观来评判上海人


我大一暑假那年去欧洲旅游。一天,亲戚开车带我出去兜风,记得是红灯的时候,一个皮肤黝黑的,看上去是南亚人长相的小伙子走了过来,满脸堆笑得看着我,手里捧着一束花,他说话的声音很轻,不知道是什么语言,意思应该是: “先生,您要买花吗?”

我摇了摇头,脸上不由自主流露出了一种厌恶的神情,突然觉得这种人太卑微了。

自此以后,我在有些人种面前就有一种优越感和高人一等的感觉。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