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石生

Studio Epitaxy 《三石生》 Epitaxy: (n.) 磊生、磊晶、晶體衍生作用 建構於思想上的首飾創作。 https://studioepitaxy.waca.tw/ 這裡寫點製作理念。

是否停止挖掘?Y/N──談及〈Unearthed〉系列概念

發布於
修訂於
  是的,他會懷疑,一位哲學家究竟是否能擁有「最後和真正的」想法,在他這裡,莫非每個洞穴後面都是且必須是一個更深的洞穴──位於某塊地表之上更廣博、更陌生、更豐富的世界;莫非每個基礎之下都是且一定是深淵。每種哲學都是一個前景的理念──隱修士的判斷是:「他在這裡停下,回望,環顧,他在這裡放下鏟子,沒有再向深處挖,這種情形有些隨意之處,也有些可疑的地方。」每一種哲學都還隱藏著一種哲學;每篇意見也是一個藏匿的方法,每一番言詞都還是一張面具。
《善惡的彼岸》──尼采



005-Unearthed 棘款戒指


  過了18個月,我又重回這個洞穴,審視這個系列的最終結果是否為我最後的想法。

  Unearthed是目前少數沒有使用到半寶石的作品,距離至今也有一年半之久。現在回頭看,不論設計、製程規劃、技巧甚至概念本身都顯得有些稚拙、不甚完美。好聽一點的說法是那代表了成長;只不過腦中那根名為偏執的神經正瘋狂突突跳動,催促手指在哪個醉醺的半夜裡將整個系列的存在證明在電子海之中抹去,最好是連庫存頁面都找不到的那種。

  但不可否認地,因時間流逝而回頭檢視過往思想這件事情卻也符合此系列地的命題。象徵了在那時(2019/5)決定放下鏟子,讓論述停格於此處,並揭露給眾人的自己。

  用攝影的方式去譬喻這件事情──按下快門,銀鹽與光產生不可返逆的化學變化,時間如此虛幻的東西有如標本切片被賦予實體,存留在名為底片的載體上。攝影者決定了在此時、此刻、此地,用怎樣的光圈和快門按下那最後拍板定案的按鈕,供人細細品味。興許爾後某日他回頭細想,假若他晚一秒按下快門,那會是更為瑰麗的光景;或是拉長曝光,時間的流逝將更加鮮明。然而在那決定按下按鈕的、電光石火的一瞬間,攝影者的想法其實是:下一秒這個景象就會錯過,然後他將永永遠遠喪失這堪稱「完美」(當下覺得的完美)的瞬間,所以他選擇在該剎那讓一切成為定局。

  當然就現實層面來說,大師級攝影師可能對此沒有太大的糾結,但我只是個半吊子,有這種痛苦的心得也是極其正常的。

  總之Unearthed系列便是試圖闡述這種細小幽微的思緒(過程?)。金屬封於樹脂之中,待其硬化後打磨讓金屬露出表面──可能會磨得少、也可能會磨過頭──拋光決定停在那裏,作品的美便停在那裡,以那種面目「出土」給觀眾。棘款戒指在這點上尤為明顯,當時技巧還不純熟的關係,可能有一兩個刺棘隱沒在樹脂之中還未被刨挖而出;另外有幾只因同樣的緣故,不小心磨過了頭變成兩顆圈圈的模樣。理智上知道這就是此系列概念涵義的體現,可感性盯著那兩個圈圈,簡直想要回到前五分鐘,痛揍那個不知下手輕重的自己。諸如此類的質疑與琢磨造成每分每秒都是一場自我心理角力,評估是否該在當下瞬間收尾,還是應該要再打磨砥礪一番?我們並非拉普拉斯口中的惡魔,無法推估未來,不知再向下會有什麼在那裏等待,只能在無止盡的分解、下探、挖掘中永遠到不了停止的盡頭。

  而角力結果之於鑿賞人(或是過段時間回頭檢視自己作品的作者本人)又是另一回事了。寫到這裡才想到一個比較通俗一點的說詞,也許這一切如同在寫論文,世間凡事都縷縷牽繫只是遠近的差別,但總歸要訂出一個範圍並決定哪些文獻該看哪些就算了,要不然研究會沒完沒了。

  ──然後教授還會問,就像所有鑑賞人一樣提出作為一個觀者的疑惑。
  為什麼要延伸研究到這裡,意義是什麼。
  抑或是,怎麼只停在這麼粗淺的地方,隔靴搔癢碰不到核心。




005-Unearthed 葉款戒指&在對焦外的葉款耳環





P.S.雖然曾被尼采對於女性的想法氣得不輕,但大抵而言我還是滿喜歡探究他那些隻字片語中的光彩,就像是,是的,他把他的想法揭露在這個層面,而我作為一個觀者,看著那些,發出屬於我的主觀詢問。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一個創作者的自白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