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anged

螞蟻

最終還是沒有跟這個世界訣別的勇氣

發布於

我最終還是沒有跟這個世界訣別的勇氣。下周是媽媽生日,下下週是妹妹生日,怎麼能在這個時候讓她們承受這些,要讓她們下半輩子的生日都染上我的陰影,我怎麼也不會原諒自己。膽小鬼。鬧好明天一早的闹鐘衝去沒有屏蔽門的地鐵,成為被耽誤行程的上班族唾棄的一灘血。去人煙稀少的海濱一步步走向窒息,也不知道會不會被海水嗆得臨陣脫逃。臥室的窗子吹來自由的風,探出身子,直接跳下去,或是在浴室裡割腕,可又怎麼好意思給好心的房東惹這些晦氣。說來說去,還是一個膽小鬼。遺書要怎麼寫倒是一早就想好了,一點點積蓄全部給家人,告訴愛我的人,我也愛他們,解釋好我的死是我一心所求的解脫,我祝福他們,剩下的,對這個失望的世界也沒有什麼更多的願望了。同一個屋簷下一樣在哭泣的女友,很抱歉耽誤了她的人生,希望被我傷害的她不會再為我流更多的眼淚。在死去之前,自殺的人想到櫻桃的滋味,赴死的人想到豆腐的滋味,我的話,很脆弱地説,飽嘗了孤獨的滋味,就算此時提起水煮肉的滋味,炸雞的滋味,黑毛和牛的滋味,也留不住了。留住我的祇有不敢毀了媽媽和妹妹生日的顧慮,和給不相識的人添麻煩的抱歉。真是個膽小鬼啊。但我知道生活不會識相的,它就是這樣挨過一個又一個我充滿顧慮和抱歉的想死的夜晚,持續地輾軋著我,又助長著我的無力和孤獨。我也會想,如果可以出櫃會不會好一點呢,如果拒絕了上一份因為人情關係接下的棘手工作會不會好一點呢,如果沒有跟女友説出無法挽回的話,又沒有聽到她那番無法挽回的話,會不會好一點呢?不會的,我軟弱的熱情,愛,和義氣,給我自己絞上一個又一個死結,我就是一個該死的人。這麼該死,卻又這麼膽小,讓我愈發地痛恨和唾棄自己,而又愈發地想以死了結這個悲哀的循環。但我最終還是不能死的。為了一些愛的人,暫且活過今天。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