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哭

幼稚如小孩 是因为对一切好奇。

幽梦影 | 文人的微博合集 可以如此有趣

發布於
正是因为那些高深的,幽默的,讽刺的,无聊的话都是处于同一批人之手,这才反应出古时文人的真性情与可爱。

“文人”两字对大多数人来说总带着某种刻板印象,普通大众看文天祥之忠烈,陶渊明之超然,或李太白之潇洒,我们总有种在博物馆隔着橱窗瞻仰的疏远感。相反,读浮生六记或幽梦影之类的小品,才会感觉这些人曾实实在在生活在我们的身边。

作为一个天天没事刷微博的人来说,读到“幽梦影”后我惊呼,这不就是清朝由这个叫张潮的人写的一本“微博合集”嘛。

话说张潮字山来,号心斋居士,生于清初顺治七年,父亲张習孔曾任刑部尚书,生长在书香门第的他自然幼读诗书,还在翰林院当过个小官,他写书、刻书,还研究数学,不过最著名的成就还是“幽梦影”。

书中收入了二百一十九则笔记格言,短则数十字,长不过一两百字,涉及天地人物,花鸟鱼虫,琴棋书画,或格言,或警句,或箴言等等。书名取幽人梦境,似幻如影之意,别看书名充满了诗意,在高深外表下实则藏着有趣的灵魂。

先来看看这些——

少年读书,如隙中窥月;中年读书,如庭中望月;老年读书,如台上玩月。皆以阅历之浅深,为所得之浅深耳。

春听鸟声,夏听蝉声,秋听虫声,冬听雪声,白昼听棋声,月下听箫声,山中听松声,水际听欸乃声,方不虚生此耳。若恶少斥辱,悍妻诟谇,真不若耳聋也。

文人就爱赏花弄月,不过张潮总是有自己独特角度,将读书与月,季节与声音联系起来,并在最后画龙点睛。

我也钟爱那些短句,在寥寥数字间就能感受到作者宽阔胸怀与幽默。

胸藏邱壑,城市不异山林;兴寄烟霞,阎浮有如蓬岛。

涉猎虽曰无用,犹胜于不通古今;清高固然可嘉,莫流于不识时务。

庄周梦为蝴蝶,庄周之幸也;蝴蝶梦为庄周,蝴蝶之不幸也。

耻之一字,所以治君子;痛之一字,所以治小人。

当然,要了解书中精髓,还是要将作者之言与友人之评语一起看。

这些评语有时总结,

《水浒传》是一部怒书,《西游记》是一部悟书,《金瓶梅》是一部哀书。

江含征曰:不会看《金瓶梅》,而只学其淫,是爱东坡者,但爱吃东坡肉耳。

有时属戏谑,

春雨如恩诏,夏雨如赦书,秋雨如挽歌。

张谐石曰:我辈居恒苦饥,但愿夏雨如馒头耳。

对于我们这些苦人,下雨不如下馒头。

当然不能不提那些“吐槽型留言”,好好的一条“微博”,被吐槽后,画风也会一转。

比如——

为月忧云、为书忧蠹、为花忧风雨、为才子佳人忧薄命,真是菩萨心肠。

这时候余淡心冒出来说一句

洵如君言,亦安有乐时耶?

如果真像你说的,你还有开心的时候吗?

又——

才子遇才子,每有怜才之心;美人遇美人,必无惜美之意;我愿来世托生为绝代佳人,一反其局而后快。

美女之间没有“惜美”?我来生肯定不这么做。

而郑藩修凑过来——俟心齐来世为佳人时再识。

等你变成美女再说吧!

此条更是我的最爱

作者感叹:《水浒传》,武松诘蒋门神云:「为何不姓李?」此语殊妙。盖姓有佳有劣;如华、如柳、如云、如苏、如乔。皆极风韵。若夫毛也、赖也、焦也、牛也,则皆尘于目而棘于耳者也。

原本只是调侃一下姓氏,没想到先渭求来了一句:然则君为何不姓李耶?

那你咋不姓李呀。

不知道张潮看到这条留言,会不会和我一样喷饭?

我们常常觉得文人清高又迂腐,其实男人都是大猪蹄子,你看看他们怎么调侃丑女

媸颜陋质,不与镜为仇者,亦以镜为无知之死物耳,使镜而有知,必遭破矣。如果镜子知道面对的是丑女,肯定破碎。

说说心中的美女是什么样

所谓美人者:以花为貌,以鸟为声,以月为神,以柳为态,以玉为骨,以冰雪为肤,以秋水为姿,以诗词为心,吾无间然矣。

或感叹妻与妾的关系

求知己于朋友易,求知己于妻妾难,求知己于君臣则尤难之难。

王名友曰:求知己于妾易,求知己于妻难,求知己于有妾之妻尤难。

正是因为那些高深的,幽默的,讽刺的,无聊的话都是处于同一批人之手,这才反应出古时文人的真性情与可爱。

张潮也许不会想到,自己和朋友们的这本“戏作”成了文学史上的经典,并引来后世众多模仿。看看如今社交应用上冒出来越来越多的杠精粉红,我们对着那些留言已经不期望什么文学性,只希望他们能“好好说话”。语言会随着时代变化,当合书回望过去,如今的这个世界,我们与古人相比,可不单单只是说话方式的不同。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空城日记 | 八月二日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