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聽樹聽

先写够五万字。

On Uncertainty| 起风的时候请抱紧我

On uncertainty, 要写什么呢?

熵,说是宇宙的终极物理规则,在不施加外力的情况下,事物永远向着更混乱的状态发展。这用来解释为什么房间不收拾只会越来越乱,用来解释为什么吊灯终究会倾泻下来。

佛教里面说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说的是一切万物都是我们自以为的存在。我们伸出手,看到五根手指,以为“手”真的存在。但是把手部的皮肤剖出来,剩下肌肉组织,“手”又不存在了。如果再把肌肉也切除掉,剩下骨头。这个时候,”手“又变成“森森白骨”了。

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有趣吗,这句《般若波密多心经》里的话是我在三级片里面第一次看到的。

On uncertainty, on what?

当我想写不确定性的时候,我想要描出我经历不确定的时候的体验。

香港的炎热的潮湿的夏天,我在巴黎发着高烧。我停止不住看着手机,我的手机停止不住播放着无人沉默的街道。医生来酒店敲门,我擦干眼泪再去应门。

本来可以避免的人祸,我一天又一天,看着死亡人数上升。我一天又一天,看着无数的自媒体或者官媒,在为已经死去或者即将死去的医护人员用感叹号和滥情烧纸钱。我也看着这么多官员的遮羞布被扯下来的时候,还在顾左右而言他。

我前一天还看到雪莉在拍广告的时候的照片,后一天清晨就发现她已经选择离开这个世界。我明明只是遥远的敬佩着雪莉,可是在她离开的时候我是如此真实的难过。她的照片里面,总是细细长长的笑眼。我心疼着她经历的压力,又侥幸的想着她会撑过去的。是我们不值得无与伦比的美丽。

在雪莉离开那天我看到网上粉丝们在担心着其他得了抑郁症的明星。大家担心的人有好几个:泰妍,金希澈,具荷拉。 几周之后,荷拉也走了。

在荷拉离开之后的几天,高以翔也意外去世。我还记得看他在康熙被小s调戏我对着手机姨母笑的样子,我还记得想着他真的很帅。

去年十一月因为雪莉去世心理崩溃飞回国内调养了三周,我的虐待型父亲在我上飞机的那个早上再次打我。此前在六月份我选择原谅他,满心期待他两年之间的改变。而他正对着我的脸大吼,说我的抑郁症就是活该。

突然之间一百七十多人的客机在地球的另一边被一颗导弹炸下来。事故发生之后,伊朗的官员发推特说他宁愿死的是他。事故发生之后,我在宿舍里面读三联微信号的文章,里面记录了一个普通的父亲,在忍着泪说过世的女儿喜欢皇后乐队,他想在她的葬礼上播皇后乐队的歌。我想起有这样的父亲该多好,我想起我从来没有这样的父亲。

北京民航总医院的杨文医生突然被冲进来的病人刺了好多刀,抢救了好久无效。微博有cctv的录像带,我没看,我知道我还在创后应激障碍症之中。我明白当给杨文医生做了好久手术之后,他们的同时崩溃大哭。

科比布莱恩和他的二女儿在一场9人死亡的直升机失事里面丧生。调查队伍说,他们本来不该起飞。

他们说,那天的天气浓得像汤一样。

这些大大小小的地震组成了我过去的大半年的体验的很大一截。我花了很多时间流眼泪,过度倾诉,轻描淡写。如果有不相识的人问怎么了,我大概会讲一个无可指摘的理由给他听。朋友说我前几篇文章多了好多快乐的句子。你看,我也会自己描好面具戴上。

On uncertainty:蜜蜂能够理解零这个概念

死亡是:她不在了,他永远不会回来了,他们消失了、去世了。

我总是会回味一篇研究,说的是蜜蜂能够理解"零"这个概念。采蜜的蜜蜂们能用它们的跳舞(waggle dance)来告诉同伴哪里有花哪里有花蜜哪里有水。

实验报告里写,蜜蜂们可以理解数学上面的“多”与“少”的概念。最重要的是,它们能够理解”零“比“一”少。

零是: zero, none, nada, she is not here, does not exist (anymore)。 

我在想着这篇文章的时候,我也暗暗的知道,在这个意义上,我并没有比蜜蜂更加聪明。我用了很久才学会理解从存在变成不存在的瞬间,从一到零的瞬间。死亡便是从存在到不存在,香港的事情便是从存在到不存在。事实上,随着气候的变暖,蜜蜂的种群数量也受到威胁。建筑师们都提倡在城市里面多多种花,来提高授粉昆虫的数量。这也是从存在到不存在。

On uncertainty...我大概是被震到麻木了吧

科比去世是昨天。知道科比的死讯的时候,我的心脏狠狠的痛了一下。痛完之后,我又清醒的知道,他不是这几个月唯一一个让我心痛的意外。我是抑郁症病人,我要保持心情开朗。

麻木吗?还是我找到了应对的方式?我说不上来...我只是在想,如果我再活久一点,我会见证很多这样的事情。如果我不是两千年出生,我或许会在直升飞机撞入双子大楼的那一刻,正好看着电视屏幕发呆。如果我再老一点,和卡夫卡同年代生。或许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当天,我也有我的事情要做。

卡夫卡在他的日记里面写:“8月2日。德国向俄国宣战。——下午去游泳学校。”

我的意思是,有无数的意外每天都会发生。只是我正好站在历史的这个时刻,做了它们的见证。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是清醒,还是不愿意接受失去。不管怎样,莎士比亚已经说完了,我们命该遇到我们的时代。

On uncertainty...我想再引用我自己在雪莉离开的时候写的短诗 -- Sulli언니...

不忘记你的最好的方式是
我会记住你最好的样子
我会在秋天的麦田里想起你
你好好的走吧
去另外一个世界开心的做你自己吧
让我来知道离开是你想要的
让我来尊重你的决定
让你终于能够去自由嬉戏
让我单方面的宣布夏天的结束

我想相信有很多东西都是可以不发生的。特别是这一次的瘟疫。本来政府可以早早的预防;如果没有野生动物的交易,一切都不会发生;不会有医护人员再次白白的死去,在每一次灾难之后又被拿出来编成英雄的歌...不会有这么多、即将更多的人,死去。

可是我也知道很多注定的事情政府的无作为不是第一天,非法的野生动物贸易不是第一天,中国掩护非法野生动物贸易不是第一天,在灾难发生之后挽歌多于问责也不是第一天。

一切的可以避免的事情都无法避免的发生了。我,在什么没有选择任何主观选择的情况下,来到了这一天。

终有一天会出现能量缺口,地球上的能量不足以解决熵。一切就会发生逆转,仿佛细小的裂缝变成巨大的雪崩,秩序开始崩塌,世界走向混乱。

On uncertainty...小s红着眼眶说,还是要时不时想起他

在康熙来了的最后几期,有一期特别提到在康熙期间过世的艺人。我记得小S红着眼眶说,还是要时不时想起离开的人,这样他才知道,我们并没有忘记他。

我觉得说的是啊,让我把一个大得无边的悲伤写成小块慢慢的品尝。我只能做到这么多。接受意外的发生,接受必然的悲剧的发生,接受让人绝望的时刻...as a fact of life。我仍然无法避免一次又一次回到过去衷心祝福你。

死亡是我继续活下去的这期间必须领悟的功课。只是起风的时候,请你抱紧我,再抱紧我。


1.熵: https://matters.news/@uuxcld/未命名-zdpuAuxcSTQ3RSSAXZhWzTiXMHc2nqEHpHg5CoNFRLusqS5Gu

2.the air was thick like soup:https://www.cnn.com/us/live-news/kobe-bryant-dies-in-helicopter-crash/h_0653503fa6f7d3ffee808ca27bf5f99f

3.卡夫卡日记:https://new.qq.com/rain/a/20140629013587

4.我们命该遇到这样的时代:https://books.google.com/books?id=CiifDwAAQBAJ&pg=PT348&lpg=PT348&dq=我们命该遇到这样的的时代&source=bl&ots=kvLeiu1t05&sig=ACfU3U1OYUN0NIMh7pW1eY-4SkVa8X2Yrw&hl=en&sa=X&ved=2ahUKEwjX0POtlaTnAhW1lHIEHXy3AQsQ6AEwBHoECAkQAQ#v=onepage&q=我们命该遇到这样的的时代&f=false

5.小s红着眼眶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ANir-9QOVM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