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聽樹聽

写够五万字先。

日记I带着一堆表情纹入土为安

August 14th

今天在很情绪化的情况下面写字,情绪化到要打出以下的这段话:“深呼吸!一....二....三....好像又好了一些,扶朕起来,朕还能写!“。

8月有立秋。有人说秋是秋后算帐的秋,有人说秋是知道愁滋味之后才明白的事情。但不管怎么样,秋天将要例行公事的来了。白日光很长的日子越来越短,从今天开始,到下一个夏至,夜晚的时间越来越长。温暖渐渐离开北半球,温暖在全球范围内流行。

August 13th 

今天和Grace 出去吃了一顿扎实的肉。Grace 的想法一直很有趣,当她想起一个伤心的念头,她会下意识的笑笑,然后找一些能够让自己再次开心起来的话去讲。人与人真是不同,我总是做不到这件事情。我还在“如何控制自己的情绪”这个课题里面认真的工作。

但是同时,Happiness is overrated(我认为)。我们不缺少制造快乐的方法,快乐唾手可得。快乐变成了一门学问,广告商们太清楚,3秒的特写比4秒的更快乐(我乱说的)。

今天上声乐课,发现一个很重要的事情,但凡是往上跳音程。都是把气沉下来上音高而不是把嗓子吊上去。音乐老师又说,不管是在高音的地方还是在低音的地方都要开腔体,头腔胸腔腹腔都要开。

哈哈 老师 我明白你在说什么: 任何时候都要沉的住气。祝我早日成为舞台上的diva,早日用自己songbird般的嗓音填满整个lecture hall.

August 12th

今天模考了SAT,又是原来的分数。哎,人类的本质是复读机,不知长进的那种。越练习唱歌就越发现以前真的完全不会唱歌,与其说以前是在唱歌,不如说是在瞎说话。

另外,最近搬回了家里面之后一直都睡不着,今晚也是,然后看了泡沫之夏,黄晓明那一版(哈哈哈哈哈不准吐槽!)。我发现呀,夏沫这个角色有一个很核心的驱动力。对成功的渴望,对亲密关系的渴望,为了表演美人鱼这个角色,她宁愿伤害自己。这个剧本身没没有什么”营养”,但是我可以看到大s有揣摩过这个角色,或者说这个角色很贴合她本人。

好像写绕开了。我想说的话是,我很同意大s的演法,如果我揣摩一个角色,我也会想他在乎什么,这样让他变得更丰满,更像一个人。我身边也有很多人是这样: 然后我发现,我在抑郁症之后,已经散开了。我没有

如果放在一个剧本里,观众会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个?为什么要做那个?我不知道….或许是我在抑郁症的时候我从来没有想过我自己能够活到19岁的如今。我没有憧憬过要发生什么,那时的我,包括现在的一部分的我也是。

大文书的二稿,什么时候才能发给Yves呢?嗯,我早以为我现在已经成为了一缕烟。

August 11 th

今天只觉得累,昨天的两个event加上晚上的声乐课要累死我了。休息了一下(大半天),继续上声乐课。

August 10th 

今天到1200听了一个插画师的故事分享。很喜欢她,在生活中能够慢慢前进,boat against the current。她画的是满满的绿色,她说,这种绿色漂亮而且有生命。

生命。对我来讲,生命已经不是凯撒大帝的 Veni,Vidi, Vici。我只是存在着。经过了各种各样的事情之后,我只能存在着。能够每天带着画具泡咖啡厅的状态令人羡慕,但是可遇不可求。那我等待走过足够多的路之后,鸟屎会砸到我的头上。

 另外还去了GLACA,看到了那些在大环境里仍然一起说说“不管怎样”的人。不管怎样,生活还是要继续。太阳照常升起。海明威can’t get his shit together, 希望我比他行一点。

August 8th

今天妈妈生日,在妈妈生日之前,把智齿的伤口拆线了!终于止痛药跟疼痛感的轮番作战可以告一段落了!每天终于不是水蛋水蛋水蛋

还担心了好久伤口会感染,所以一直在喝液体还有吃抗生素。拆完线之后去看了正畸科的医生。他说我的牙凸出来是因为骨性的原因,必须做正颌手术。为了改善口呼吸,又要切掉经常发炎的扁桃体。

总之最后我会丢掉一点骨头和扁桃体,不过不是现在。

在吃完蛋糕的时候发脾气了,因为妈妈开始讲领中国身份证的事情。Well,我不想领PRC的身份证,如果可以,我什么证都不想领。不过这不是最主要的原因,是我不喜欢别人提醒我的日程表有多满这件事情。是我的错,一是这是她的生日,我不应该这样反应,二是我没有控制好情绪。我希望我不要在生气的时候说很过分的话伤到别人,this is wong. So very wrong. 就像在东京旅游的时候我爸踢我和向我泼水一样。

Happy Birthday Mom, 生日快乐。

August 5th

Ellen:

世界并没有变好 ,似乎也不会发生更多的坏事。“生活排山倒海的扑来 不如永远留在17岁”

你说是吧?不如永远留在at17。生活排山倒海的扑来,不如永远留在17岁,这句话是在17岁忧郁症的时候写的。

“亲爱的老师同仁,全国网友,各级领导”:

今天看到一条推送的开头是这样写的—“亲爱的老师同仁,全国网友,各级领导”。看到这几个短句的时候我突然对它们很陌生。一般这样的句式 ,后面会跟一些让人觉得 生活还很平稳 还会继续的事情。

比如:“新年好”/“展信佳”/“大家好,今天…”/“晚上好”

然后我才知道,我明白我和写这封信的她用着同一门语言。

我明白你要走了,我明白你希望你不曾来过。

August 2nd

今天把智齿拔掉了,一下子三颗。拔智齿的麻醉针,真的让我体会到如果我老了决定要打肉毒之类的东西,脸到底有多僵!老之将至不可避免,让我表情生猛的老去,带着一堆表情纹入土为安。

真的笑不起来。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