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吃胡萝卜

生的比较好吃

打互联网零工的人

七夕,我和同事从鲜花批发市场出来,碰到了一个滴滴拉货的地推小哥。

年纪比我小,00后,在门口晃悠了一个下午,见一个人拉一个人:“滴滴打货0.01元起。”——一个滴滴新上线的货拉拉竞品。

我说我们没货,只有人。他说没事儿,帮我下了订单,备注两人跟车、两个座位,还真打来了一辆面包车。还说每天首单只要五元,都可以用的。

第二天,又要出外勤,这次碰到了主人公师傅。

上了车先拍照,就是我手挎的大包包,当作货物传到平台上。

我问师傅是不是平台查得严啊,他说平台查到还好,就怕被市监(也可能是别的部门,记不大清了)的人查。然后很大方地解释:这是非法营运,就算拉货也是,都是没有资格的。

他对违规很坦然,那天目前为止,拉的五单全是拉人。完全当网约车用,但又挺瞧不上网约车的。

“前面那个、旁边那个,都是网约车。”他过去是开网约车的,指着一个个绿牌,“这些车都是买的,分期付款,套着你跑下去。现在也赚不了几个钱了,平台抽成那么高。”

的确是赚不了那么多了。滴滴产品里。和滴滴打货差不多时间上线的,还有花小猪。几乎每个车主的车里,都同时贴着滴滴出行的标志、挂着花小猪的牌子,算是打两份工。几天前我下楼晚了几分钟,司机电话里就不乐意,得知还要等人骂了一句“这样你打什么车”。因为是自动派单,他又用光了每天三次的取消额度,就让我取消了。

后来我才知道,之所以那么赶时间,是为了凑满一定时间段内的单数,拿到奖励金。即便有临时停车点,有的司机两分钟也“等不起”了。

我说这种拿奖励金的模式很像外卖,师傅马上又能接话:“我也做过外卖,就在最开始的时候。”

他回忆起那段日子,很有黑色电影里某个黄金时代的意思。外卖随便丢在车上,吃几口也没事。一单能拿十几块,差评爱给不给,反正没多大影响。没那么多单子,累了就歇着。

当然,最后又给出了和网约车一样的判断,同样是不屑的语气:“现在外卖不行了。”

不行在人太多,什么人都在做,“连大学毕业生都做外卖”,不屑的程度更重,“大学毕业来做外卖?我看读书没什么用。”我们不知道怎么接话,他又换了几个说法,“光知道读书有什么用”、“这不是读书读傻了吗,读成了书呆子”,最后还用上激将法,“你们白领也没多少钱吧,当年跑外卖赚得多多了。”

也许应该承认他是有点道理的。在杭州,这个本地人骄傲于阿里巴巴基地、互联网发展迅速、老人家也轻松使用各种软件的城市,他对互联网的反应要更快,总是能在一个app开始霸占市场时退出,在一个app刚出现时加入,赚的都是最丰厚的钱。

他很年轻。问起年龄大一些的人,回忆来杭打拼,总是在工地小工、业务员之间打转,然后成为一个出租车司机,或者别的看起来更体面的工作。他年轻得从一开始就进入了互联网的领域,所有的机会,都在这里寻找。

他保留着一股街头味,他的语气措辞和以前的人没有什么区别。你很难说出他的职业和公司,不会过太久,他又能投奔到新的岗位,做更划算的工作。他依然是打零工的人。

互联网改变了生活方式,改变了一些年轻人的专业和就业取向,对于另一些年轻人,也许改变了他们的打拼方向,又也许什么都没有改变。

过去了半个月,我已经不用滴滴打货了。因为首单已经不减免那么多了。同事告诉我,吉刻打车刚出来,有大额优惠。我打算试试,不知道杭州这个不算小的城市,会不会又遇到这位师傅?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