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

爱猫 谐星 诗人

黄金时代


达达乐队重新回到了公众的视线,在乐队的夏天,一首《南方》,干净的彭坦,归来仍是少年。音乐响起,想起了很多人,很多事。

记得是七年前刚来德国的时候,我天天都要听着这首歌入睡。作为一个南方小城长大的男孩,在18岁的时候,第一次来到异国他乡,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一种格格不入的疏离感,在对南方家乡的怀念中被不断放大。那时候听《南方》,总会给自己渲染出少年游子离家游学的乡愁情绪,就像是“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现在回想起我的18岁,那是属于我的黄金时代,单纯而热烈,没有受过伤,充满了对未来的向往,对一切新鲜的事物充满了好奇。多年以后,在我经历了学业,工作,感情和生活中大大小小的挫折后再听南方,感受到的不仅仅是对南方潮湿故乡的思念,更是对那个已经消失的充满少年感的自己的怀念。

《黄金时代》是达达严格意义上最后一张专辑,也是作家王小波最著名的一部小说。18岁读这本书的时候,是把这本书当言情小说来看的,试问哪个男孩不想遇到陈清扬这样可爱的女孩,和她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呢。“我把这事说了出来,以为陈清扬一定不记得。可是她说,记得记得!那会儿我醒了。你在我肚脐上亲了一下吧?好危险,差一点爱上你。”后来,我也遇到过很多女孩,有真心喜欢的,有逢场作戏的,可悲的是最后一个都没有留下来。

“那一天我二十一岁,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我有好多奢望。我想爱,想吃,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后来我才知道,生活就是个缓慢受锤的过程,人一天天老下去,奢望也一天天消失,最后变得像挨了锤的牛一样。” ——《黄金时代》王小波

“面对这黑夜支撑著天空

我开始变得安静了/从前会去呐喊的

从前会去愤怒的/对着眼前黑色支撑的天空

我突然只有沉默了/我驾着最后一班船离开

才发现所有的灯塔都消失了

这是如此触目惊心的

因为失去了方向我已停止了”——《黄金时代》彭坦

无论是彭坦还是王小波,他们想表达的情绪内核似乎相同,在这个物质的飞速发展的时代,我们都累了,再也找不到年轻时候简单的热爱,逐渐麻木,失去棱角,随波逐流。活着只是为了赚更多的钱,过上更好的生活。可是这是我们真的想要的生活吗,当“996是当代年轻人的福报”这种话都能被奉为圣经广为传颂,我真的不知道是我病了还是这个时代病了。

他们说现在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我只希望属于我自己的黄金时代永远不要结束,属于你的也是。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