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星

九七年,香港回歸祖國時,在粉嶺一所村校當老師,開始教學生涯,在村校任教那九年,見證自然放鬆的校園氣氛,對活潑好動的小孩子來說,是理想的學習環境。 於是和幾位土同道合的好朋友,在2007年,創辧了香港鄉師自然學校(自校),為香港學生和家長,提供自然、人本和自主的教學實踐,創校至今十多年,畢業學生超過一百人,讓學生能找回童真的小學生活,現擔任校長。

請把憤怒慢慢縮小

發布於
有時,嚴正處理學生表面不當的行為固然重要,但沒有好好安頓情緒並不一定能保證學生會再犯同樣的問題。有界線之餘,也要教導學生管理好自己的情緒,協助學生找出安頓情緒的方法,才會長成一個身心靈都健康的孩子。
	學生急忙的跑到教員室,大叫有同學在班房亂發脾氣,推倒別人的桌椅,請我到班房處理。我步出教員室,問問是誰,學生說是小牛,心想近日他的脾氣很差,也是一個敏感的孩子,今次又是什麼事,引起他內在的不安和憤怒呢?

到達班房時,小牛正在氣憤中,班導師想辦法阻止,可是他的負能量也很大。判斷情況後,還是請他離開班房,暫時遠離同學比較好說話,便帶他到校務處,先安頓好孩子的情緒。

班導師先了解情況,原來是同學們取笑他,笑他曾被人抱過,說他還是一個小寶寶,所以才氣憤難當。我表示明白,便問他:「但是當你推倒別人的桌椅,打過人後,心裏是不是還在嬲?」他說是,再問:「同學是不是就不再取笑你?」他說沒有,我:「那麼生氣打人,有沒有用?」他說沒有,我讓對話稍停片刻,讓他思考剛才的對話。

隔一會,我問:「你的憤怒在身體的哪個地方?在心臟嗎?」他說是,我:「你的憤怒有多大?」他:「有拳頭那麼大!」我:「你的憤怒又是什麼顏色?」他:「是紅色的」,我:「唔!你真的憤怒呢!你要不要把憤怒送走?」他點頭表示想。

我把手放在他的心房,請他用力深呼吸,問他有沒有感到舒服一點?呼吸有沒有慢一點?他說是。我請他回想,有沒有和同學一起快樂的時光?他說有,我請他說出來,每說一個片段後,我便問他心裏的憤怒有沒有縮小了,他都說有。最後,問他憤怒還在嗎?他說還有小小,哪憤怒現在是什麼顏色?他說現在是藍色,我表示欣賞,憤怒的顏色變了,現在你已沒有很生氣了,心境也平靜多了。

有時,嚴正處理學生表面不當的行為固然重要,但沒有好好安頓情緒並不一定能保證學生會再犯同樣的問題。有界線之餘,也要教導學生管理好自己的情緒,協助學生找出安頓情緒的方法,才會長成一個身心靈都健康的孩子。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