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星點燈

還在嘗試以文字和聲音分享生活的大齡初心者

社區活動_海外生存指南 / 語言不通怎麼辦?

發布於
我雖然是三腳貓英文,但據說泰國人更嚴重,也許我應該換個語言。因為工廠有華裔泰國人,平常都可以和我們以中文溝通,第二次我嘗試使用中文...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直排輪溜冰鞋貿易公司當RD(說好聽一點是研發)。說是貿易公司,其實也有自營工廠在泰國,也因此,在這個公司兩年半的期間內,我去了曼谷九次。如此頻繁的出差頻率,導致『機災』發生後(離職那年掉了很多台飛機),我毅然決然地就離職了😳

想起那九次飛曼谷的出差行,也有些有趣的經驗,想來也是苦樂參半。


(1) 水土不服

二十幾年前湄南河的水質,據說是非常的不好,當時我曾經陪同國外客戶搭船遊河,氣味確實不佳。不過,飲用水都是過濾後煮過的吧?出國前我完全沒意識到,這個水質問題會對我造成甚麼影響。

然而,前三次到曼谷,總是從第一天開始就腸胃不適,多半會延續兩三天,有一次甚至還發起燒來。仔細研究了一下,發現罪魁禍首可能來自啤酒裡的冰塊。我並不喜歡冰飲,其實幾乎沒甚麼喝啤酒,但實在沒水喝的時候,難免會喝個幾口。就這樣而已,腸胃虛弱的我,每次都中標!發現問題就解決問題,從此我都儘可能要求餐廳倒溫水或熱水給我了。


(2) 飲食差易

其實這個差易不是泰國和台灣的,而是德國客戶和我的😆
前一段有提到,我後來在餐廳都會要求服務人員提供溫水或熱水,每次都引起德國工程師縐眉頭。多住兩天比較熟了以後,他總算非常疑惑的問我為什麼要喝熱水?

妳知道,在我們國家,熱水是拿來洗澡、洗碗、洗碟子的,不是拿來喝的耶!

當時我心裡想的是:難怪你們的體型都這麼大隻😶

不過,對客戶要保持尊重,所以我下一杯改要了『熱巧克力』,大夥雖然不滿意,但也勉強接受。結果那一杯巧克力,小杯、無糖,還難喝得要命!我的舌頭可是公認沒味覺的,還是喝最愛的巧克力,它肯定是真的很難喝!😣

怎麼辦?我還能點甚麼?

無奈之下,我只好再請教對我的飲食習慣有意見的德國客戶們。

試試看檸檬水?妳會喜歡的!

聽起來不錯,我再次呼喚服務人員到桌邊來,非常非常緩慢而仔細的說明,請他提供一杯『沒有冰的』檸檬水。然而,五分鐘後,我拿到一杯滿滿碎冰的檸檬水(遠目...

德國客戶看在眼裡,下一餐以後對我點熱水再也沒有意見🤣🤣


(3) 海關難過

現在這個問題改善了沒有我不清楚,但二十幾年前,想要帶點樣品到泰國,過海關的時候確實非常困難。尤其當時公司的規定,是一定要搭乘晚上七點的航班,所以我們必須先拉著行李到辦公室,工作到下午以後,再拉著行李搭客運到機場。

泰國的時間與台北有一小時的時差,抵達機場大約是台北時間十點半,曼谷已經十一點半。然而,真正的磨難才剛開始,過海關時,只要有帶樣品,沒有一次不被攔下。因為同行都是女子,時間又晚,我們早就被告知直接給錢即可,可報公帳。

但塞錢也是藝術,一定要先跟海關們據理力爭,或者裝作語言不通,彼此僵持。直到海關明示或暗示費用以後,也還要討價還價一番,否則海關大人們還會獅子大開口,發展出新一輪的連續劇。說語言不通也是真的,海關多半英文也不流利,這一點不太需要裝,我是真的聽不太懂口音重又不知所云的英文,還好塞錢這個重責大任,都由業務大人們親自處理。


(4) 真正的語言不通

當時的我雖然英文能力普通,但基本溝通還行,從來也沒想過有一天會發生極度雞同鴨講的事情。

我們製鞋打版的大師傅姓郭,大家都稱呼他為郭師傅,熟悉一點或想裝熟的,則會以閩南語稱他為『貴塞』(就是郭師傅的意思)。有一次我在廠房內和業務與客戶們開會,講一講突然有個技術問題需要請教郭師傅,我這個年紀最小的雜工,當然立馬承下這個任務。

本來以為就是跑到廠房叫一聲而已,沒想到第一間廠房生產線都收掉了,沒人。第二間廠房總算找到郭師傅在泰國收的徒弟,這下我安心一點,我知道他聽得懂『貴塞』,雖然沒說過話但應該可以溝通吧?

Do You know where is 貴塞?

對方一臉茫然,也是!我雖然是三腳貓英文,但據說泰國人更嚴重,也許我應該換個語言。因為工廠有華裔泰國人,平常都可以和我們以中文溝通,第二次我嘗試使用中文:

你知道貴塞在哪裡嗎?

對方的茫然度再次增加50%,中文也不行嗎?😣
想到貴塞平常都講閩南語,可能要用閩南語溝通?

貴塞底堆?(郭師傅在哪裡?)

這次我清楚看到小男生的頭上浮出非常多尷尬又疑惑的問號了,沒轍,只好再找別人。(昏倒

最後還是跑到辦公室,請華裔泰國籍的同事幫忙和其他廠房裡的人溝通,才順利找到人。有誰能告訴我,找人的肢體語言要怎麼比嗎?(扶額


說到這個語言不通的過往,有個美國客戶也是感同身受。我們在飯店大廳偶遇,他一看到跟我同行的業務,像看到親人一樣馬上靠過來聊天。美國人一向熱情,所以也非常客氣的和我寒暄幾句。

我的英文能力只有一點點喔!

我趕緊先自我澄清,沒辦法向業務一樣跟他侃侃而談。他一聽就大笑,非常開心的回答我:

每個台灣人都跟他說只會一點點,但這個一點點都超大點的!(誇張的把手攤開)
然而當泰國人跟他說會講一點點英文的時候,這一個一點點就真的,一點點了(仍然非常誇張的用手指頭比出一咪咪的動作)

好吧!我被安慰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社區活動提案 | 海外生存指南

4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