弓長先生

內觀者 / 數位宅男 / 曾經音樂人

情人節

當你放下的時候,你會變得更少嗎?這樣的損失會縮減你的本質嗎?

今年情人節,過得很精彩,也很燒腦。

一早突然發現部分重要工作資料遺失。

這十幾年累積下來的資料,就這麼消失了。雖然定時備份,就這麼剛好時光機同時進不去。

我知道自己蠻不舒服,雖然知道資料沒了從頭來過也不算壞事,不過沒用這來說服自己,「其實這樣也好」。因為沒有好好的哀悼,讓情緒淡化,並不是一件健康的事。

老闆數次看著我,關心的說:「看你都無精打采的。」

我:「我需要時間來健康的渡過傷痛」

雖然無精打采,但還是用了整天的時間,審視自己的電腦備份流程,調整備份的方式。


始終謹記著一段話「是否了解,有一天必須放下這些人事物,而這一天也許很快就會到來?你還需要多少時間才能準備好放下呢?當你放下的時候,你會變得更少嗎?這樣的損失會縮減你的本質嗎?」

儘管這些是十幾年的累積,不過就算失去了確實也無損我的本質。


而就在整理資料的情人節晚上,一位熟識多年的中年理工男,來和我談話。談到接近十點半。

隔天上午,一對突然到訪的中年夫妻,先生也是個理工男。

這兩位理工男同時面臨的狀態,都跟「渴望獲取某種東西來提升自我價值,因為才能獲得家人的肯定」有關。微妙的是,他們都是各自領域裡的佼佼者。


但在這時的他們,回到了跟孩子一樣的狀態,覺得

「我只要乖,就是值得被愛」

「我只要聽話,就是值得被愛」


慢慢長大了

「做了什麼,就能得到長輩的肯定」

「擁有什麼,就代表————」

「男生要堅強,努力工作功成名就,才可以光宗耀祖」


我:「你允許自己失敗嗎?」面對著熟識的理工男。

理工男:「不是這樣啦!畢竟@#!$##@!%%$@$&$#!!@@#,然後!@#!@$#!$,應該!@@#%#@︿#︿&」

我:「等等,這些是你的想法,我只是很單純的問:『你允許自己失敗嗎?』」

理工男:「我跟你講@!#@!@%#$」

我:「我知道,這是你的想法。這樣吧,重來一次。你會『擔心』你如果無法再往上,身邊的人會用什麼眼光看你嗎?」

理工男:「會啊!他們會覺得我很糟糕不上進」


我看著理工男的另一半:「會這樣嗎?」

對方搖搖頭的笑著說:「當然不會」


理工男:「那是你現在說不會,就算你不會!老人家勒!整天還是在那邊碎碎念!」


在對話中來回協助抽絲剝繭與核對的結果,對方自己發現這些渴望更精進的背後,全是一心想用滿足身邊人的期待,來證明自我價值,渴望「被肯定」。


也許他是被肯定的,只是可能是用「嘮叨」「碎念」「責備」「隱喻」「暗示」的其他形式。


我:「你願意謝謝你自己,這麼長的時間以來都那麼努力嗎?」

理工男點點頭。


儘管帶著口罩,但一觸碰到這長時間被壓抑一直不敢處碰到的感受,眉宇間象徵難過的馬蹄紋一閃而過,不經意洩露出了對方有著深深的悲傷。

也許這簡單的一句話,他很期待身邊的人告訴他。也許這句話,身邊的人不曾跟他說過。

但,至少他們自己可以很清楚的告訴自己!

甚至累了,找個地方好好休息。留一些空白,不需要時時刻刻填滿。

或來找我坐著或站著聊聊講些五四三的也行。


#42y生活日常

#自我覺察

#用心說

#好好說話

#隱性規條影響深遠而不容易發現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