弓長先生

專職奶爸 / 數位宅男 / 曾經音樂人

停課防疫 Day18

發布於

去年中,新進人員想跟我一起打烊,於是要求九點打烊完才收玩具。

我:「恩,那就一起打烊。我相信你會做得到你的承諾」

接著開開心心下樓,上樓後新進人員隨即開始哀哀叫!


「不想那麼早睡覺」「太早了」「太多了!我沒辦法收」「我還想要玩」

我放好我的背包和電腦,坐在正在地板打滾的新進人員旁邊,他也一直往我身上蹭。


我:「我知道你現在有些情緒,我會陪你。」「等你準備好,你再開始收玩具吧!」

新:「我沒辦法一個人收!!而且太早了!我還想玩」


我:「沒辦法!我知道你覺得太早,但現在九點了。我會等你準備好,你再開始收玩具」

新進人員持續在我身上蹭


我:「因為我還有些工作需要處理,我不是離開你,我在旁邊。有什麼需要你再跟我說;但,我沒辦法幫你收玩具!我會陪著你,等你準備好再開始收。這樣子說,你可以接受嗎?」


新進人員持續哀嚎:「太多了!我沒辦法一個人收!」

我:「我知道你做得到,我在旁邊陪你!等你準備好,你再開始收吧!」


就這樣他一邊哀哀叫一邊緩慢的把玩具收拾乾淨。

晚上九點五十分,當他放下最後一個玩具,開心的跟我說:「阿爸我收完了!」


我:「嗯嗯!我知道你做得到!雖然比我預期的時間晚了五十分鐘,但你還是很負責任的做到你的承諾」「我很欣賞你願意為自己負責任!」「走吧!去上廁所、刷牙了」


和新進人員很開心的去完成了睡前儀式....留下一臉困惑的老闆。

========

如實地接納,才能不以達到目標為導向的說話。

另外,還有一種情況是大人跟孩子明示或暗示:「我現在『很平靜』地跟你說話....」說出來是一回事,臉部表情和肢體動作又是另一回事。

這兩個要素,往往影響了一句話有沒有力道,當然最明顯的就是孩子或對方聽不聽的進去或相不相信。

========

過年前幾天,聽見新進人員一邊哀哀叫一邊跟老闆拉鋸,要晚半小時收玩具。


老闆:「好,我會等你!媽媽答應讓你晚半小時。同時,我也相信你做得到你的承諾」

新進人員點點頭。我也笑了一下,心裡想著:「我在做,她有在看」

不過,老闆話才一說完,我在老闆身邊輕輕的說了一句:「你怎麼會有這樣的不當期待呢?」


事後有跟一些朋友包括老闆討論到這部分,共同的回應都是:「這句話不是很正向嗎?」

我:「是沒錯!但,時間到倘若對方沒有說到做到,我們會不會生氣!」

「如果會,『我會等你』的這句話,力道就非常弱。之後再次說出來孩子不會相信!」因為是為了達到目標所說出來的話,而不是真的願意「等」。

有朋友問「難道我不可以生氣嗎?」這又是另個蠻大的課題。「當然可以生氣啊!任何人都擁有情緒的權利,只是需要為自己的情緒負責任!」

「媽媽答應讓你晚半小時。同時,我也相信你做得到你的承諾」這感覺有點用條件交換愛。

且這個「我會等你」「我相信」看似正向的背後有好大的期待籠罩著!所以沒那麼不真實。

因為這一切不穩定,從老闆當時說話的「語態」,全部感受得到。所以我才在身邊輕輕的這麼說。

事實結果,確實如此。因為時間到,新進人員開始哀哀叫.....


#42y生活日常 #居家防疫543

#如實接納 #不抱期待

#疫情期間持續體內消毒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