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川

韋浩川 StanMiracle。 小說人、自由寫作人、電影編劇。 無可救藥的雙魚座。 出版過廿來部小說。 電影《廉政風雲-煙幕》(2019)編劇。 相信「不被祝福,始終走到最後」! 盼能一直以文字奏樂!

《1314》#43 電郵

我看著屏幕上亂得不可再亂的光線條,對鳴林的話絕對有同感。對方不能從我加密的郵箱中拿掉電郵,索性送了這份病毒大禮給我。可恨是我已銷毀了存檔的那份原體。「也不是他神通廣大,只是我疏忽沒留意剛才在公司仍有其他人而已。」我苦笑的想著這不幸之中的大幸,說:「要是他可以隨意在電腦間和網絡裡知道我們的通訊,不用我看第一遍時,便早毀屍滅跡了。」
特別鳴謝讓我漫畫化的好友,成就了這《1314》專屬封面圖

屠沁回頭看著我,難以置信的用充滿疑問的雙眼望著我。

「在橋的電郵。」我把螢光幕轉過一點,讓她跟我一起看,「我真笨,那天明明看見他打了封電郵…」

說出了口我才想起,那只是我在腦海中閃掠過的一個片段。

「沒什麼…」我連忙說。



Jean,

我知道你一定有在股災中應變的良法,所以在這方面上我不多說了。只不過我希望你要小心身邊的人,雖然我知道你很信任這班手足,可是他們當中我敢肯定地說,至少有兩名跟我一樣是想破壞『宏圖』和『達見』關係的連貫城,安插在『宏圖』的人。

你跟鳴林調查的方向一點也沒錯,連貫城為了奪回當年失去的,已處心積慮足足十年。我不能說太多,因為他比我們想像中更有辦法。

只是我希望能夠讓你真確地知道,我這義父幾年來真正做了些什麼。

念晴,我們最疼愛的妹妹,是他當日希望用來要脅章叔叔的一只棋子。可惜他的人錯手害死了她。雪靈當日跟念晴在一起,他目睹整個過程……



看到這裡,屠沁不知所措地用恐懼的眼神看著我。我只好暫時關起了視窗,把這封可能告知我所有事實的電郵轉送回家中的帳號去。

「不是真的。」屠沁一直這樣說著。

「沁,聽我說。」我走到屠沁身後,輕輕擁著她肩膀,盡量令她冷靜下來。

「我那天還把在橋交到他爸爸手上。」屠沁仍是驚惶地說:「找人槍擊你們的是他嗎?他不是你們的世叔伯嗎?」

知道屠沁只是想到自己差點把在橋給害了,並沒有把他出賣『宏圖』和『達見』一事放在心上,我倒放心了一半。

看來我真不應跟她一起看,只不過看見她想念在橋的樣子,一看到在橋的消息時,我實在忍不住讓她立即知道。

「你不會相信他真的出賣公司吧。」屠沁漸漸冷靜下來,想了想後她說:「『宏圖投資』的70%資金給調配,用來向『連城零售』發動收購戰,那真是在橋計劃的?」

「不能否認。」我只好坦然的回應。

「沒可能,那時我們跟他一起在倫敦呀。」屠沁不肯定的說著:「還有鳴林,飄緣,遊子…全部都在呀。」

「屠沁,我們先走吧。」我笑說:「我很餓了,妳知道的,剛才的例會足足開了兩小時。」

屠沁失笑的瞪著我,像在說「這時候還說無聊話!」

「沒什麼事比醫治五臟廟更重要。」我撒著野。

屠沁拿我沒辦法,只好答應跟我一起離開公司。

關上電腦前我想起在橋電郵剛剛提過的話,連忙把已轉送回家中電子郵箱的郵件記錄從電腦中銷毀。


「什麼時候了?」一見面,鳴林便怨聲載道的說:「雖然有接有送,但我不一定要答應吧。」

「你到底上不上車?」我沒好氣的扭動車匙,準備開動車子。

鳴林立即二話不說地滾上車來,看到了屠沁剛剛遺下的外套說:「沁姐的?她好點沒有?」

我開動車子,帶著鳴林繞過山道向這區域的另一端的進發。晚上的山路一點也不好走,光源跟光源之間相隔頗遠,所以顯得這裡有點陰森森的。

「到底什麼事了?」看見我凝重的表情,鳴林也收起他的胡鬧笑臉了。

我把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訴他,我為什麼到今天才看到那電郵,為什麼看到中段便要停下來,屠沁是如何的激動,還有遊子的作品…盡量一點不漏的在這短短車程中告訴嗚林。

「照在橋的說法,問題比我們猜想的還要複雜了。」鳴林吁了口氣,然後笑了笑說:「依你看,『宏圖投資』中有那一位是有可疑的?」

「我希望沒猜中。」我嘆氣說:「文奇可能是其中一個。當日是文奇告訴我公司出事了,但他應該不會到那一刻才知道的。」

「但文奇會嗎?一點也看不出來。」鳴林一點也不相信。

當然我也不想相信,文奇雖然是娘娘腔,做事也沒大沒小的,可是這幾年來他一直很用心的協助我。雖然有點難為情,但他的確把我也照顧得很好。

然而我再想起了那天,他竟然早上七時還沒到便打來公司?所為何事?是要看看我是否又留在公司沒回家?或者回公司沒有?

我真不想繼續推敲下去。

回到家中,祖母和祖父正在偏廳跟章叔叔談天說地。一看到鳴林和我一起回來,章叔叔便笑逐顏開的向我們打招呼。

可以見到我們,他真的很開心。這欣慰樂極的表情,沒可能是裝出來的。

從章叔叔身上,我想起念晴…小時候總是羞怯怯的那個小女孩…我不禁心內抽痛。

「章叔叔回來,真是只想為探望蘇爺爺嗎?」回到我的房間時,鳴林難以置信的說:「如果要探訪,這幾來便不會一點也不跟我們聯絡吧。」

「章叔叔在加拿大是跟韋叔叔左右為鄰的,只是沒刻意找遠隔了個大洋的我們而已。」我說。

我打開了電腦,接上了我的私人電郵信箱。

「在橋說得沒錯,連伯伯真的很有辦法。」鳴林瞧著螢光幕,拍了拍額頭,苦笑說。

我看著屏幕上亂得不可再亂的光線條,對鳴林的話絕對有同感。對方不能從我加密的郵箱中拿掉電郵,索性送了這份病毒大禮給我。可恨是我已銷毀了存檔的那份原體。

「也不是他神通廣大,只是我疏忽沒留意剛才在公司仍有其他人而已。」我苦笑的想著這不幸之中的大幸,說:「要是他可以隨意在電腦間和網絡裡知道我們的通訊,不用我看第一遍時,便早毀屍滅跡了。」

「你的伺服器中還有其他重要東西嗎?」鳴林不斷拍打著鍵盤,同時把我的電腦內所有解毒程式都快要試完了,可是螢幕仍是光線四飛。

如果不是這個時間,還要在這個情況下出現的話,說真的,這影像倒也好看呢。

「你猜猜看。」我苦笑的回應著。

「遊子的作品?」鳴林一猜即中。

我點了點頭,沉吟不語。

當然,除了她的作品外,還有那唯一一封她給我的信…


未完待續
#1314


MVAD《魔音》出版10周年重啟擴充計劃
魔音樂土】 (原版)
魔音 MagicVoice》命運輪轉連載中
魔音》(MVP重啟版)搖滾熾熱連載中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聲明

《1314》#00 峽谷彩虹

《1314》#00 洛城初雪

《1314》#01 1314

1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