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川

韋浩川 StanMiracle。 小說人、自由寫作人、電影編劇。 無可救藥的雙魚座。 出版過廿來部小說。 電影《廉政風雲-煙幕》(2019)編劇。 相信「不被祝福,始終走到最後」! 盼能一直以文字奏樂!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34 少女

發布於
男人沒說話。對於這新接任還不到兩年的女拍擋,男人一直以來也不太喜歡。公關手段,這女人或許有過人能力,但他們的工作,從來不止於表面能夠看見的一切。在黑暗裡工作,公關技巧幾乎一點也派不上用場。「可以早些動手嗎?一定要等到發佈會嗎?老闆早已等得不耐煩。」女聲見男人沒說話,逕自說。「姐姐自有分數。」少女不屑。明顯,少女跟男人一樣,對這女人沒太多好感。「老闆還在休息,妳別自把自為。」男人冷冷地說…

沐浴於黑暗中,少女盡情高歌。

「啦啦……啦啦……」

她沒有譜詞的歌聲向四方擴散,身型比她還大的雪橇犬,受傷一樣的發出嗚嗚哀鳴。

一曲唱畢,雪橇犬躺臥下來,一動不動。

「這樣的警告,足夠了。」一把男聲在少女耳畔響起。

少女沒再歌唱,也沒有說話,只是微微點頭,溫馴得像寵物般退後。

「對不起了,摩西。」男聲說:「你的主人,會明白我們不得不這樣做。」

「這種程度的警告,足以令肇飛服從?」少女身後響起一把女聲。

「他最重視的人,會讓他服從。」男聲說話中,帶有笑意。

「只要魔音仍受控制,犧牲一頭狗算不上甚麼。」女聲帶笑,卻毫無抑揚頓挫,令人聯想到她無論任何時間,也只會掛著一個機械式的笑容。

少女聽見魔音這名字時,眉頭輕輕蹙起。

「妳跟妳的姐姐,很快可以完全取代魔音樂團。只要妳乖乖聽話……」男聲說。

「接下來,應該是那多事得煩死人的嘍囉偵探了。」女聲沒等男人說完。

男人沒說話。

對於這新接任還不到兩年的女拍擋,男人一直以來也不太喜歡。公關手段,這女人或許有過人能力,但他們的工作,從來不止於表面能夠看見的一切。在黑暗裡工作,公關技巧幾乎一點也派不上用場。

「可以早些動手嗎?一定要等到發佈會嗎?老闆早已等得不耐煩。」女聲見男人沒說話,逕自說。

「姐姐自有分數。」少女不屑。

明顯,少女跟男人一樣,對這女人沒太多好感。

「老闆還在休息,妳別自把自為。」男人冷冷地說。

「真不明白,老闆為何要裝病。索性把當日的公佈內容改成他心目中的樣子,不就可以了嗎?」女聲說:「有他主持大局,一定不會像現在這般沉悶。」

「如果妳能明白老闆的心意,妳便不用為老闆工作了。」男人失笑,不置可否。

「那頭狗,還沒死。」少女兩眼放光。

「怎可能?」女人驚訝。

「那頭狗,有魔力。」少女平靜地說。

「怎可能?」女人不相信。

「不可能的事,妳還見得少?」男人沒好氣「妳想再來一次嗎?」

「不想。」少女說:「那是摩的愛犬,或許我潛意識中不希望殺死牠。」

「嗯。」男人沒有任何不滿。

女人卻狠狠的說:「這是妳的任務,別把私人感情牽涉在內!」

「妳還沒搞清楚狀況。我們之間,是合作關係。」男人回頭對少女笑說:「妳說對嗎?。」

少女順從的點了點頭。

女人滿肚怨憤,卻抑制住不發作。

「我與他們交往十多年,跟他們的關係當然比妳好。」男人轉身,帶頭離開。

女人跟在男人身後,心中不暢快,卻又無可奈何。

少女,回過頭來,望向那所村屋,淡淡一笑。


不停在靜璇那部手帳式電話上按按按,丁東看過一堆又一堆相片和資料。可是,他只覺愈看便愈不明白。

思考了幾小時,丁東的頭彷彿脹大一倍。

躺在床上的靜璇,鼻息均勻,酣睡正甜。

如果不是曾聽見她的夢囈,更輕喚他的名字,丁東一定會以為,靜璇被下毒引至昏迷。這兩天,這小妮子因為他的事,也實在夠勞累,現在就由她多睡一會好了。

視線回到手帳電話的屏幕上,丁東繼續似乎沒有盡期的思考。

相片檔案中,以蕭邦造前往郭清流物業那幾張最有看頭。然而,那有甚麼意思?丁東一時之間想不通透。既然蕭邦造工作的雜誌社,是郭清流幕後經營的,那麼這兩人見面,絕對平常不過了。

「但凌沁又為何會跟蕭邦造一起?」丁東對自己說。

「她跟他有關,純粹因為樂團?」丁東以另一把聲音說。

「一個是現任成員,一個是八年前的團長……」丁東清一清喉嚨,繼續自言自語:「跟郭清流,在那地方,是純粹開會?唱片公司內,理應有負責樂團事務的人吧。還是,蕭邦造兼職做媒人,是這女孩賺外快的經理人?」

「你想得真夠污穢。」

靜璇有點模糊的聲音響起。

「終於醒來了。」丁東放下電話,上前扶起靜璇。

「怎麼我會睡著?」靜璇的意識有點迷糊。

「我的假設是,歌聲令我從鎮定劑藥效中甦醒,卻令妳昏睡過去。」丁東苦笑。

這樣的設想,連他自己也將信將疑。

「如果能夠記起之前一晚,我究竟發生甚麼事的話,大概可以證明我所想。」丁東接著說。

「你看了?」靜璇瞄了瞄自己的手提電話。

「沒想到郭清流的生意還真廣泛。」丁東點頭。

這是丁東從靜璇查得的資料中,除相片之外,得出來的結論。

「雜誌社和唱片公司……」靜璇笑說:「他沒有申報利益,而且所經營業務又與職權有利益衝突,這些資料公開的話,他鐵定丟官。」

「『那份勞什子報告不用公佈,時間再拖久一點,只等那日子來臨之後,一切便沒問題。雜誌社仍然是有用的工具,你們要好好看緊摩,別要讓他搞垮我們的計劃。』」回想起郭清流的說話,丁東像突然看清了事情的脈絡,一口氣說出他的推測:「假設凌沁的歌聲,真的擁有神奇力量。郭清流便是利用凌沁,來讓他根本沒有的心臟病突然病發,為他提供足夠的理由不用即時公佈財務報告。為甚麼要冒這個險?只不過是一份報告而已。」

「政府的各項報告,直接影響官員的民望。」靜璇說出標準答案,但卻苦惱起來,「郭清流怎麼知道他所謂報喜不報憂的報告,會影響他的民望?就算他想做英雄,也太冒險了,是不是?」

「英雄和懦夫只是一線之差。」丁東彈跳起來,說:「他根本不是要當英雄。他只是想拖延公佈報告的時間,直到他所說的計劃順利進行為止。」

「甚麼計劃?」靜璇更加不明白。

「一定是跟傳媒和娛樂事業有關的計劃。」丁東重新坐下,習慣性地取出香煙含於口中,說:「他冒丟官的風險,也要經營唱片公司和雜誌社,他想要得到的東西,一定比現在的官位價值更高。在那計劃順利進行前,他要保持民望,透過傳媒,他絕對可以辦到。只要把他不願意報喜不喜憂的事著力美化便可以。」

「你是說,郭清流的計劃,是爭取更高的官位?」靜璇失笑。

「高度的民望,營造愛民如子的形象。他是野心家。」丁東肯定地說。

「野心家?」靜璇翻了翻白眼。

「野心家總愛自稱革命家。搞革命轉個方式說,便是政變。在民主制度下,政變最容易成功的方式,就是選舉。」丁東說:「郭清流的計劃,一定跟選舉有關。」

靜璇憋不住大笑起來。

「別笑。」丁東嘆了口氣說:「雖然我自己也覺可笑。」

「你的陰謀論又發作了。」靜璇笑得一發不可收拾。

「如果郭清流真是一名野心家……」丁東陷入沉思。

丁東突然抿嘴噤聲,靜璇問:「怎麼了?」

「通常,野心家知道有人追查自己的時候,會作何種反應?」丁東神經質的四周張望。

「除之而後快。」靜璇笑說:「如果稍為有良心的話,大概會預先給予警告吧。」

「我們已收到警告。」丁東倒抽一口涼氣。

「砰!」

病房門被轟開,丁東迅速把靜璇拉到身邊。

五名黑衣男人,突然出現眼前。

「看扮相,像不像警隊的政治部?」丁東擺開架勢,準備迎擊。

「政治部的裝備沒那麼簡陋。」配合丁東似的,靜璇裝起談笑自若的模樣。

「想不留痕跡,自然不會亂用裝備了。」丁東不斷從記憶中搜索,卻怎也想不起與眼前五人吻合的臉孔。

五個男人逐步迫近,分散站定,截斷了所有逃走路線。


未完待續

繼續閱讀《魔音》
魔音MagicVoice
MagicVoice Saga
Track 01《無法告訴你這約誓
不一樣的《魔音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魔音樂土

浩川

《魔音 MagicVoice》10周年,擴充重啟! 重啟:曾出版並已絕版之全系列9冊小說作品將修訂後重啟連載。(不少於222期); 擴充:後半年開始同系新長篇《絕對歌姬 Absolute Diva》連載。(不少於1666期)。 同時亦為魔音宇宙,尋求周邊擴充發展,包括但不限於影視、動漫、歌曲、手遊…等等的可能性。好希望您們都能投入魔音的樂土,亦希望您們都能參與其中…

5167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魔音。人物】蕭邦造

【魔音。人物】澄音

【魔音。人物】凌沁

1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