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川

韋浩川 StanMiracle。 小說人、自由寫作人、電影編劇。 無可救藥的雙魚座。 出版過廿來部小說。 電影《廉政風雲-煙幕》(2019)編劇。 相信「不被祝福,始終走到最後」! 盼能一直以文字奏樂!

《1314》#21 失去後的鋒芒

發布於
「他們沽售一次,損蝕比我們多五倍。持股量愈少,他們愈擔心最終的收購價能不能蓋過所損蝕的。」我笑說:「何況如果在最低價時,我們一下子把他們沽出的都掃回來後,我們持股量剛好過了33%,可以以該價全面收購。買便宜貨,何樂而不為?」
特別鳴謝讓我漫畫化的好友,成就了這《1314》專屬封面圖

看見屠沁氣喘著跑過來,我知道平靜的日子可以暫時休假了。換上忙碌緊張的氣氛,要動腦筋的時候到了。

這一天是在橋假期完結前的五天,就是這一天奠定了在橋在『宏圖投資』內的地位。

「對方突然不再搶貨,還大手沽出。」屠沁仍是喘著氣的說:「股價下跌了20%,快到我們的警戒線了。」

我取起了大褸,慢條斯理的穿到身上去。看著面色慘白的屠沁,我於心不忍的說:「放輕鬆點,吸氣…呼氣…」

「你還有心情跟我開玩笑?」屠沁漂亮的臉容跟此刻完全繃緊的表情配襯起來,形成了強烈的對表,卻帶出了難以形容的美態,叫人想緊緊擁著她讓她安心下來似的。

「你看著我幹嗎?」屠沁察覺到我的目光,竟然把所有緊張神色都拋掉了,換上羞澀的表情有點不自然的看著我。

「不要想歪了,我只是看見妳那麼緊張,在想妳究竟是否適合做這工作罷了。」我習慣性的搔搔頭,然後跟她一起離開辦公室。

「你想到辦法了?」屠沁已沒剛才那麼擔心了。

「沒有呀。」我笑說:「順其自然吧。」

「要不要叫在橋回來?」屠沁取出了行動電話。

「你很看不起我呀。」我誇張的說。

「不是,怎麼會?只是…」屠沁連忙想找些什麼話來解釋,但卻沒有繼續下去。

「別傻,這些股票市場中的遊戲,在橋的確比我厲害多了呀。」取車後,我開動著引擎,仍是一派輕鬆自在的說:「前天希嵐跟我做訪問時,在橋不知從何處冒出來,把他的計劃放進我的電腦內去了。」

「他沒回來吧。」屠沁回想著,然後奇怪的說:「我沒見到他呀。」

「妳聽過一句說話嗎?是這樣的:『成功的人不用每事也懂得,只要懂得起用那些事的專才,那人便會成功。』」我說:「在橋絕對是投機市場上的專才。而我便是成功的那個人了。」

「自吹自擂。」屠沁沒好氣的說。

這麼給我說呀說呀,她的緊張已一掃而空了。

「他是真的盡情投入他的假期,但在最初時他便想到現在的情況了。」我收拾心情,在腦內作最後的思考如何準備一會後把在橋的構想實行起來。

「他也跟我說過,對方會逼我們作全面收購。」屠沁說。

「那如果是妳,妳會怎麼樣?」我把車子拐進交易所停車場,放開了控車盤,伸著懶腰問。

「我只會依計行事,在警戒線前止蝕離場。」屠沁一本正經的說。

「那妳還擔心什麼?」我把車子停定,望著屠沁說:「我下星期便會去巴黎,在橋星期三才回來,中間有三天只有妳一個呀。」

「你倆就只懂得把麻煩的東西留給我。」屠沁微嗔的說:「你去找遊子嗎?希望你一人去兩人回來吧。」

我點了點頭,我也這樣希望呢。

來到了交易所,我和屠沁都嚇了一跳。

「嗨!」穿著出市代表紅背心的在橋見到了我們,不好意思的打著招呼。

「不懂休息的怪人。」屠沁笑著說。

不知是什麼時候開始呢?我總覺得屠沁見到在橋的時候都比見到我時更要開心一點。

「比我預期中順利,」在橋笑逐顏開的說:「除了我們持有的24%外,另有兩間公司逐步增持著。」

「你回來幹嗎?」我拍了拍在橋的頭說:「不是說好這次讓我來嗎?」

「你倆究竟搞什麼鬼?」屠沁望著給編滿一桌的數據說:「怎麼未到警戒線便開始沽出?嗯?然後又買回…我明白了。」

我跟在橋相視對望,看著屠沁一副終於想通的表情,我倆幾乎沒捧腹大笑起來。

「知道我們寧願損蝕,他們唯有在低位重新吸納爭取原來的持股量。對嗎?」屠沁望著在橋,後者點了點頭。

「然後我們跟著買入,他們不知就裡唯有繼續增持。同樣做法你剛才做了多少次?」

「七次,每次帳面損蝕不多於原本的2%。」在橋笑說:「然後就只有等了。等對方借來同系公司加入反抗我們這假收購。」

「是因為你的假動作令他們以為我們只會在更低的價錢才會繼續進行收購?最低價是我們買入價的一半以下呀!你為何如此有信心?」屠沁不解。

「他們沽售一次,損蝕比我們多五倍。持股量愈少,他們愈擔心最終的收購價能不能蓋過所損蝕的。」我笑說:「何況如果在最低價時,我們一下子把他們沽出的都掃回來後,我們持股量剛好過了33%,可以以該價全面收購。買便宜貨,何樂而不為?」

屠沁看著螢光幕上一點一點上升的價位,面上不解的神色漸漸轉變為滿臉的笑容。

「但看來還有一陣子要跟他們玩捉迷藏遊戲了。」在橋苦著面說。

「懂得如何做,我可以代勞吧。」屠沁回過頭來,柔聲的說:「放假也跑回來,希嵐快找人燒掉公司了。」

在橋沒說話,只是一直掛著苦澀的笑容。

「希嵐下星期便去法國。轉職旅遊雜誌後,你倆會聚少離多呀,不要讓她認為你對她是愛理不理。」我認真的說:「希嵐是個很好很好的女孩,為她放少一點時間在工作上,絕對值得。」

在橋苦笑更甚,嘆了口氣說:「她根本沒告訴過我有關她轉職的事。」

我無言以對。希嵐真的打算把這段關係完結嗎?我忽然想起她說過的話。

『是有些人就算相愛也不能一起吧。愛得不夠和愛得太深是其中兩種典型吧。他對我是前者,我對他是後者。』

「希嵐是打算跟在橋分手了?」我聽見了屠沁很輕很輕的喃喃說。

在橋沒有聽見,只是有點心神彷彿的看著交易台上的顯示屏。

這一天在橋鋒芒畢露的展現出他的才幹,但同時失去了深愛的女人。


未完待續
#1314



若喜歡川的故事與文字,請務必繼續看:

MVAD《魔音》出版10周年重啟擴充計劃
魔音樂土】 (原版)
魔音 MagicVoice》命運輪轉連載中
魔音》(MVP重啟版)搖滾熾熱連載中

川字房:傳送門
Matters上的川: 
#川說對話
#咫尺之間再戀上你 》
#咫尺之間的牽掛
方格子裡的川:
川說對話
咫尺之間再戀上你
咫尺之間的牽掛
Penana上的川:
川構思集
咫尺之間再戀上你
咫尺之間的牽掛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聲明

《1314》#00 峽谷彩虹

《1314》#00 洛城初雪

《1314》#01 1314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