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川

韋浩川 StanMiracle。 小說人、自由寫作人、電影編劇。 無可救藥的雙魚座。 出版過廿來部小說。 電影《廉政風雲-煙幕》(2019)編劇。 相信「不被祝福,始終走到最後」! 盼能一直以文字奏樂!

《1314》#13 再見是…

醒來時,茵已走了。她可能會到一個完美的國度去,默默守護著我,然後到一天我們會在那裡再見。又或者有一天當我再心灰意冷,情緒失落時她便會再如昨晚一樣出現,喚回可能給我忘掉了的「積極」。終於,站在姚家大宅的陽台上,鳴林開始告訴我那段我不在香港的日子以來,這裡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特別鳴謝讓我漫畫化的好友,成就了這《1314》專屬封面圖

醒來時,茵已走了。

她可能會到一個完美的國度去,默默守護著我,然後到一天我們會在那裡再見。

又或者有一天當我再心灰意冷,情緒失落時她便會再如昨晚一樣出現,喚回可能給我忘掉了的「積極」。


終於,站在姚家大宅的陽台上,鳴林開始告訴我那段我不在香港的日子以來,這裡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你走後不久,遊子考完高考之後,校際賽亦到了決賽階段。」鳴林拿來了兩罐啤酒,把其中一罐的罐環拉開交了給我,然後繼續說:「在四強的最後一場賽事中,于華擔當中堅的位置,個人包辦了三個入球。

「之後,對方守門員意外犯規,使于華的右腿肌肉給拉傷了。他不甘心,在下半場時再入場參賽,結果被對方後衛踏了一腳重重的,右腳重傷離場。那後衛只被口頭警告。」

「那是友誼賽的重演!」我驚訝的說。

「是的。」鳴林喝了口罐中啤酒,然後苦笑說:「那是遊子為你做的事。」

「什麼?」這個真相令我張開了口說不出話來。

『那遊子玲怎樣?她愛您,她正在為您做著一些事情。』

『什麼?她為我做什麼?茵,告訴我吧。』

『…對不起,我只能透露這麼多。你關心她已是很好的開始了…』

我記起了在飛往美國的班機上時跟茵的這段對話。

「對方是赤柱一所名校的球隊,是遊子的弟弟所就讀的那所學校。那後衛就是遊子杰,遊子的胞弟。」鳴林看著我說:「遊子其實早已和我們查出了當日友誼賽時,對方是收了錢才會冒險犯規使你校際不能出賽。」

「原因?」我難以置信的望著鳴林。

于華不是一直也是我們尊敬的隊長嗎?怎麼會是他?

「屠沁愛上你。」鳴林嘆了口氣說:「這個我早告訴過你了。」

我無言以對,就為了這麼一件不知真假的事,我竟然被尊敬的學長出賣了。

「從來沒有人可以搶走于華手上的一切,包括屠沁,還有他在球隊的地位。」

「我從沒想過替代他!」我忿恨的說。

「但由你加入球隊開始,隊員便都傾向你,就連屠沁也是一樣。在場上你的拚命,那神采是于華怎樣也及不上的,這是每個人也心裡有數的。」

我苦笑,這樣的仇視在我來說只可算是笑話,但竟然真的針對著我發生了。

「後來于華查出了一切,找人教訓了遊子杰一頓,又運用他的影響力迫遊子退學了。」鳴林拍著我的肩膀,冷靜著我的情緒,然後告訴了我最想知道的事情。

我終於明白為何茵放心由遊子來取代她,遊子為我做的實在太多了。而我…我根本不值得。

「那現在遊子人呢?」我知道自己面上一定已佈滿了因緊張而暴現的青筋。

「這個我們也不明白,你意外昏迷給送回來後她一直也在你身旁照顧你,但你告訴我已經沒事,約我出來的前一天,遊子告訴屠沁她要走了。」鳴林抓著頭的說:「還有那天前她來找過飄緣。」

走了…遊子已經離開香港了…

「聽說是舉家移民的…」

鳴林之後說的我已聽不到了,只知道我舉起了手中酒罐一骨碌碌的把啤酒灌進肚內去。


傳呼機平地一聲雷的響了起來,那是它第一次鳴響。為茵而出的傳呼號碼,原本茵的內定加上我的認同下,將會由遊子來以此傳呼我的,現在卻由鳴林這小子享用了那特權。

『遊子杰仍在香港,有興趣找他喝茶嗎?』

我失笑的看著傳呼機第一次出現的口訊。這麼重要的訊息竟給鳴林說得像去玩似的。


眼前來了的男孩,長著一雙倔強而堅定的眼睛,定定的瞪著我。他手一揚把一封淺藍色的信擲了給我。

「這是姐給你的。」他惡狠狠的說。

「可以把她的地址給我嗎?」我把信收好,帶點請求的語氣跟遊子杰說。

「不是為了你,姐不會哭了一次又一次。」遊子杰狠狠的說:「只是因為姐姐不容許,否則我那晚早打到你睡病床了。」

我心中浮現出當日在美國時的情景,我哭的同時感到了遊子也在哭。亦記起了第一次跟她見面時,她一直受人取笑卻始終開朗地笑著說著…如此堅強的她,為我竟然哭了一遍又一遍。

「這封信是姐跟你的終結,你給我記著!」遊子毫不客氣的說,然後一轉身便離去。

站在一旁的鳴林來到了我身邊,搭著我的肩膀笑說:「這小子很暴躁哦。」

「你不記得他?」我輕輕的說:「他應該的。」



最愛的:

你回來時,再見不到我大概可以安心吧。怎樣也好這是我任意替你所下的決定,你不會惱我吧。

跟你一起的時間並不多,卻是我一生中最快樂的日子。為了你失去什麼也是值得的。

然而我清楚知道我不會做到你的唯一,因為你的一生一世早已給了她。你心內根本放不下另一個人,更何況是我這醜小鴨?

但這是你的優點,當有一天你重新接受愛時,那個她一定會是世上最幸福的女人,可惜的是那個絕對不會是我。

也許我倆的緣份來錯了時間吧。

如果晚十年,我想結果不會是這樣的。

若十年後,我倆仍然有著緣與份,我們定會相見。但現在我只希望你重新生活,不要活在夢中。

就算只能是你的朋友,也不會希望你如此。

你的我
遊子



是如此的相似,遊子和茵根本就是同一類人。或者就只有如她倆般的女人才會如此這般愛我吧。

看完這封信時,淺淺的海藍色信紙已經沾滿了我的眼淚。濛濛的視線下我彷彿看到了曾經跟遊子一起相處的片段,原本以為很輕的思念一剎那間填滿了我的心扉。

我不知道我跟遊子是否真能再見,但我深信在我倆之間早已有著緣與份。能夠相信這個,一切已變得不重要吧。

只要我們仍能再見,無論是下一刻,抑或真的要十年時間,我依然會準備好自己然後耐心地等待。

我是這樣的告訴著自己。也是這樣的相信著。

這是1995年的初秋…


未完待續
#1314



若喜歡川的故事與文字,請務必繼續看:

川字房:傳送門
Matters上的川: 
#川說對話
#咫尺之間再戀上你 》
#咫尺之間的牽掛
方格子裡的川:
川說對話
咫尺之間再戀上你
咫尺之間的牽掛
Penana上的川:
川構思集
咫尺之間再戀上你
咫尺之間的牽掛

喜歡的話,希望不要吝惜,給川一點支持!
別忘了[收藏]、[喜歡]、 [拍掌]、[打賞]、[分享]、[留言]呢!
如想看更多,記得 [追蹤] 及 [訂閱] 魔音樂土 呀!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聲明

《1314》#00 峽谷彩虹

《1314》#00 洛城初雪

《1314》#01 1314

3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