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川

韋浩川 StanMiracle。 小說人、自由寫作人、電影編劇。 無可救藥的雙魚座。 出版過廿來部小說。 電影《廉政風雲-煙幕》(2019)編劇。 相信「不被祝福,始終走到最後」! 盼能一直以文字奏樂!

《咫尺之間的牽掛》#04 從來沒說是好人

 (編輯過)
貝盈看著這明顯在哄她的訊息,苦笑。她,早已不像當年。現在的她,不再是純真的小女孩,也不再是單身等待愛情來臨的女生。她要比那樣子的自己,複雜得多了。本來,她已是別人的太太,如今卻又一人獨居。當中的原因太荒謬,故事太長篇,那一切事真的可以向樂熙暢所欲言嗎?或許,她跟他一樣,實在不想破壞自己在對方心目中的印象。或許,她害怕失去這個老朋友,遠多於需要一個聆聽者……
特意為重新連載而製作的專屬封面圖

回到獨居家中,貝盈頓感失落。

居所不算大,兩小口子或一家三口居住的話,因為空間剛剛夠,正好可以營造溫馨和暖的家庭氣氛。然而,對單獨一人來說,多餘的空間,顯得有點空洞。

習慣性打開手提電腦和電視,再把一隻演唱會的藍光碟放唱播放盤,好讓屏幕上勁歌熱舞和喇叭中傳出的歌聲和熱鬧歡呼,填滿空間。

貝盈很喜歡看演唱會,感受音樂,感受氣氛。

無論有何不快,只要有音樂,她便會很快復原。

今天,增添了一個可助她揮掉不快的元素。

才剛分別沒多久,貝盈又能在手提電腦的屏幕上看見對方。

SKYPE名單上,代表樂熙的名字,本來已存在好些時日。但那網名的線上狀態,卻要到今天,貝盈才特別留意。

果然,真正的再見面,與網上維持聯絡,有很大的差異。

實在的、赤裸裸的,樂熙每一個表情,均盡收眼底。貝盈不禁失笑。

笑,因為樂熙看見她時的手足無措。也因為他那仍殘留的慚愧。

貝盈不是變態,沒意思折磨任何人,只是看見樂熙聽到她提起當年往事,自然而然流露出來的抱歉神色,她不禁感到貼心。為的,是他對她,仍然重視。

重視,因此難以忘記當年曾背棄她。

背棄這辭彙或許用得過重了。當年的樂熙,只不過是違諾而已。

小時候的承諾,有多少人真的放在心上?可他卻緊記心裡……

「因為怕我還在怪你,所以躲我。」

晚餐時,貝盈說這句話,其實只因那是他們共通的記憶之一,打從心裡沒有怪責對方的意思。然而,樂熙的回應,卻教她不得不稍稍動容。

「因為我知道,當年妳對我的印象十分美好,好到每次妳在書信中提起來,也叫我羞愧得無地自容。不想破壞自己在妳心目中的印象,自然不想妳看見現在的我了。」樂熙停止一切進食的動作,認真地回應貝盈的說話。「更何況,我背棄過妳呢。」

「太誇張了。」貝盈憋不住笑。「那時候,大概我們都太年青吧。」

「我才不認老。我現在還很年輕呀!」樂熙的嚴肅表情一掃而空,換上嬉皮笑臉的神態。

彷彿害怕貝盈繼續憶起當年的事,會影響原來的好心情一樣,樂熙的神情改變得也太過著跡了。

只是,看在貝盈眼裡,只覺窩心。

當年那件事,究竟是甚麼一回事?貝盈不是忘記了,而是就算記起來,也再沒有當時的感受,憶不起那年的那段時候,她的心情到底如何。

電腦屏幕上,不知不覺,樂熙已送來一大堆訊息。

「之前電郵中,妳不是說要訂婚了?何時結婚?找天介紹未婚夫給我認識,好嗎?他好像叫凌文彥?你們怎樣認識?他待妳好嗎?有沒有生小孩的計劃?我一定要當契爺,可以吧?記不記得那年介紹我們認識的朋友?有興趣一起出來聚舊嗎?妳在哪裡工作?為何我們吃過早餐和晚飯,也沒有說說彼此的狀況?妳怎麼不快樂?」

怎麼……不快樂?

貝盈本來一邊在看,一邊吃吃地笑,卻在看到最後時,臉上笑容不見了。

兩眼轉瞬盈滿淚水。

樂熙問及的未婚夫,在一年前已經不再是那個身分了……

她仍然記得,文彥幫她把行李送到這新居時,留下的說話。

「記得要好好照顧自己。妳知道,無論何事,用得著我的話,隨時也可以徵召我。」

「既然如此,我們幹嗎要這樣?」當時,貝盈滿懷不捨。

「因為,這樣對妳最好。」文彥溫柔地說。

「最好?怎麼好?你要我照顧自己,怎麼不是由你來照顧我?」

「知道嗎?我們在一起,很容易。就算依婚約結婚,也很容易。」文彥就似完人一樣,語氣由始至終保持溫和。

殘忍地溫柔。

「那為甚麼?」貝盈卻只感無力。

「我沒能力讓妳的心裡面,只有一個我。妳帶著懷疑成為我的太太,我害怕將來我也只會帶著懷疑去做妳的丈夫。」文彥輕輕把貝盈擁在懷內,柔聲軟語:「好好讓自己想清楚,我不要妳有任何後悔。」

「我已經在後悔,我幹嗎答應你搬出來?」貝盈氣憤不已。

然而,卻分不清,那是對文彥,抑或對自己的憤慨……

文彥口中的「懷疑」,貝盈當然清楚明白,可是卻連想也不希望再想起來了。

那一切一切,發生在一年前,已沒辦法逆轉。

來到今天,他們的關係,彷彿已經自然地變得像親人般的好友。

不是戀人,更不再是婚約者,縱然婚約始終未有被解除……

看著屏幕上,樂熙留下的一連串問題,貝盈實在不懂如何回答。

她只能以一貫隱惡揚善的方式,似是而非地鍵進訊息。

貝:我沒有不快樂。

熙:抱歉說穿了……但我實實在在感受到。

貝:才沒有。

熙:打開視頻,讓我看看妳。

貝:你怎麼變得這般可惡?

熙:我從來沒說自己是好人。

淚水止住了。

嘴角卻自然地牽起來。

貝盈不知道原來哭與笑之間,可以轉換得這麼頻密。

SKYPE通話沒有繼續下去,貝盈當然也沒有打開視頻。又哭又笑的醜模樣,她才不要讓樂熙看見。

可是,卻似乎擋不住樂熙的求知欲。電話,在下一秒便響起來。

貝盈沒有接聽,來電似乎也沒有要她非接聽不可。蔡依林的歌聲,只唱了兩句便停止了。

換來的,是訊息提示聲效。

「別嘆氣,也別哭。剛才沒有告訴妳,妳笑起來,仍像當年,絢麗而燦爛。」

貝盈看著這明顯在哄她的訊息,苦笑。

她,早已不像當年。

現在的她,不再是純真的小女孩,也不再是單身等待愛情來臨的女生。她要比那樣子的自己,複雜得多了。

本來,她已是別人的太太,如今卻又一人獨居。當中的原因太荒謬,故事太長篇,那一切事真的可以向樂熙暢所欲言嗎?

或許,她跟他一樣,實在不想破壞自己在對方心目中的印象。

或許,她害怕失去這個老朋友,遠多於需要一個聆聽者。縱然,她相信樂熙根本不會介懷,除了願意聆聽她的傾訴,她甚至有信心樂熙願意為她分憂。

「叮叮!」

就像知道貝盈在為某些事苦惱不休,訊息適時送來,暫緩她雜亂的思緒。

「我家有頭小狗,想跟妳打招呼。」

貝盈真的哭笑不得。

那個人的思想真夠跳躍,之前還在哄她,現在卻甚麼來著?

她回到電腦屏幕前,看到SKYPE上啟動視訊通話的邀請。

貝盈這一次沒有拒絕。

「早知妳不會這麼狠心。」鏡頭後的樂熙,笑嘻嘻的說話聲透過麥克風送來。「怎麼打開鏡頭,人卻不見了?」

「你的小狗呢?又騙我?」視訊啟動前,貝盈離開鏡頭,好把淚水拭乾。確定自己的臉上再看不見淚痕,她才回到鏡頭前。

「妳不是去抹臉吧?」樂熙在那頭,眉頭輕皺。

「韓樂熙,我不是開鏡頭來看你呀!我要看小狗。」貝盈索性跳過對方的問題不答。

樂熙半俯下身,抱起了一頭哥基犬。金黃配搭著雪白的長長毛髮下,兩隻短短的前腿,不待樂熙批准便往鏡頭亂抓。

「嘩!你的小狗很粗暴,一見到我就想給我毀容?」

「妳在說笑話?很冷喲。」樂熙哈哈大笑,把哥基犬緊抱懷中。

「牠叫甚麼?」

「昨天之前,我只叫牠『狗狗』。今天起,我決定叫牠『盈盈』。」樂熙惡作劇地擺出勝利的動作。

「那我養頭『樂樂』好了。」貝盈不甘示弱,卻還沒把話說完,便又忍不住笑起來。「原來我和你,是國寶。」

「對呀!樂樂和盈盈嘛。妳現在才知道嗎?」樂熙在鏡頭後脫下眼鏡,展現著他熊貓似的兩眼,笑說:「看,不是騙妳呢。」

「我才不要!」貝盈兩手亂揮,非刻意地關掉了視訊鏡頭。

貝盈平時不會這麼失常,此刻卻很樂意笑得像傻瓜一樣。

「為自己而呼吸,為自己而心跳,為自己而快樂和傷心──」

想到應該是樂熙打來抗議,貝盈笑著接聽來電。

「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

「是我。」

電話另一頭的聲音,使貝盈用不著刻意,也止住了笑聲。

「怎樣?」語調轉冷。貝盈再沒多餘的話,只待對方說出來意。

「只想看看妳怎樣……」

「我很好,有心。」

「不要這樣子。做不成情侶,也能做朋友。」對方似乎有點賴皮。

「別說得像我們有甚麼關係似的。我們從來都只是朋友,以後或許連朋友也不是。」貝盈狠狠地說:「你想知我怎麼樣,對嗎?託你的福,我本來很好,現在卻一團糟!」

「我只是想關心妳……」

「比你真正關心我的朋友,我有很多。」貝盈淡淡地說:「多到已經沒位置容納你。」

掛斷線。

對於電話另一頭的那個男人,貝盈不認為需要保持一丁點的禮貌。因為,他便是一切的罪魁禍首……   

貝盈整個人也在顫抖。在這一天,平常努力克制的憤恨,彷彿不受任何限制,盡情發洩出來。

才剛放下的手機,又再次響起來。


未完待續
#咫尺之間的牽掛



若你或妳喜歡川的文字,請務必繼續看:

川字房:傳送門
Matters上的川
: 
#川說對話》 ︳《 #咫尺之間再戀上你 》 |《#咫尺之間的牽掛
方格子裡的川

《川說對話
》 ︳《咫尺之間再戀上你》 |《咫尺之間的牽掛
Penana上的川

川構思集
 ︳《咫尺之間再戀上你》 | 《咫尺之間的牽掛

喜歡的話,希望不要吝惜,給川一點支持!
別忘了[收藏]、[拍掌]、[打賞]、[分享]、[留言]呢!
如想看更多,記得 [追蹤] 及 [訂閱] 魔音樂土 呀!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聲明

《咫尺之間的牽掛》#00 別離演習

《咫尺之間的牽掛》#01 突然好想你

《咫尺之間的牽掛》#02 失約

1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