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德哥爾摩症候群實驗體

使用方法:監察、分析、加工、利用。 數據? 人?

小圈子

當小圈子變成大圈子,圈外人變成被圈養

我們把做哪一行的,便叫作吃哪一行飯。無論實際細分是哪一行也好,自問是一個只懂硬技能的人,也只想學好硬技能,啃硬飯;軟飯嘛,就留給軟技能很重要、軟技能很利害那些人吃吧。(我覺得,現在所謂的硬技能與軟技能之分有點誤導,我這裏把人際技巧也視為硬技能,軟技能指權力利害關係。類似的誤導或混為一談還有在不同事情上,被用以使人不知不覺正當化、常態化一些本來明顯有問題的事情。)


本來埋首於自我提升,找份不會覺得自己在做黑工,讓整行生態惡化的工作而營營役役,應該沒甚麼時間寫文章才對,可是在這個做人要分上中下等、甚麼都會被偷、平和被看成可欺、強硬被指為不好相處、善意分享被當作愚蠢、裝模作樣、顧好自己又變成自私自利,只有小圈子甚麼都對、甚麼都合理的年頭,似乎老實、謙讓還不夠,非要避你不明言卻又明顯地接受作為下等人的身份,接受搾壓之餘還要感恩戴德、去跪、去舔才行。這樣的環境下,想要啃碗硬飯也要因為不會舔被刁難,看來一股腦想去從事生產也沒用,不如上網寫寫文,也看看文,整理一下經歷、吸收一下別人的分享。


小圈子這叫法讓人自然地聯想到少量人的,但我想說小圈子並不一定​「小」,它自然可以是公司裏的一部份人,但也可以是城市裏的一部份人,甚至是世界上的一部份人,有甚麼讓我們認為世界各地的具影響力的人不會跨國合作嗎?尤其在全球化下、在科技進步下,無論通訊或實體旅遊都讓地球另一端的國家不再顯得那麼遙遠。如果全球性的經濟已成事實,有甚麼讓我們要認為全球化的管治還遠嗎?即使在看似很自由、資訊流動不受限制的互聯網上,主流資訊也是很集中的。


而這可以代表人類社會文明的前景非常晦暗。我是希望這是我的杞人之憂,但我還是覺得,如果總是想著「不會這麼誇張吧」、「不會去到那程度的」,當我們認清事實時、一切可能已經太遲了──前題是,如果現在還未太遲的話。


誇張一點的舉例,鏡頭前兩個企業巨頭表示商談不愉快,在沒有鏡頭時,他們在同一張床上我們又會知道嗎?前題是,如果鏡頭還是揭露真相,而非讓人們以為自己還對現況有所了解。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