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hioubonn
lishioubonn

劇場工作者,著迷於身體。 instagram: lishioubonn

2021:嘲諷起頭的新年

(edited)

2020 年生日開始了從 1993 年的音樂回顧,一年就過去了。寫字很耗心神也耗時,需經歷反覆修改與查核事實,甚至還會自我校對,沒辦法快速產出。另外也因為琢磨很久的字,經常發布前臨陣退縮,明明知道沒有太多人期待。

當年底看到 IG Story 刷一排的 Spotify 年度回顧分享,想起「啊!好久沒有寫音樂回顧了!」。於是擱置一下排版強迫症,先不寫 2010 年,來寫自己 2021 年的音樂小軼事。


1.

早在好幾年前,就對新年不抱任何期望。不寫新年新希望、不喜歡祝福新年快樂(或所有的祝福,都不喜歡加上「快樂」)。只記得 2021 年最想達成的願望,是在 27 歲結束生命。

事實上,自己也花了一年用各類巧合般的文本,預告(和篤定)自己的決定。例如《コントが始まる》第二集提到 27 歲是主角之一瞬太預計活的年歲;李琴峰《獨舞》也這麼寫著主角的計畫:

「第七天,她終於決心一死,這決心並非來自絕望的衝動,而是來自諦觀與理性的選擇,二十八歲,已經比邱妙津多活了兩歲,這也夠了。」

然後在生日那天形同慘敗,甚而聽到「你二十八歲了,所以你的計畫失敗了」淡淡的一句明明聽似安慰,但彷彿是對我唯一努力的諷刺,愈加討厭起《獨舞》極致真實的結局。

12 月 20 日午夜過到 12 月 21 日 0 時 01 分時,瞬地,想起研究消費市場的 livehouse 變遷,在眾多報導裡發現的鈴木実貴子ズ——一個用主唱姓名當作樂團的名字,並希望「當樂團解散時,只剩下鈴木実貴子的名字」,進而從團名帶入了自己對死後想留點什麼的想法。腦內更迴盪「うたなんて」唱的:

歌なんてくだらないけど
最高に無敵な瞬間がある

這個糟糕透的失敗雖然垃圾,還可以是最棒的瞬間嗎?

可能還需要時間的驗證才會知道。


2.

韓國獨立雙人團 dosii (音似都市)最常單曲循環的是〈lovememore〉,不過〈Swan〉一出隨即取代了〈lovememore〉在我心裡的地位。dosii 主唱的聲線,搭上 I love you Orchestra 的前衛龐克,完美地詮釋表面美好卻暗潮洶湧的情感關係。

可能 2021 年的投射與縮影是「關係」,喜歡的歌如〈 Swan 〉和另一首 Boodahki 的〈 i'd rather be alone 〉,皆笑對「成為我們」這虛幻泡影抱有希望的人是傻子。

療癒系影集裡向來是兩個受傷的人相遇,並彼此治癒,或是一群人在偉大的航道;弔詭的是現代詩集如果做個內容分析並統計的話,類似「不能成為我們的我們」可能佔榜前十。不是不相信前者的存在,而是現實我們通常遇見後者。

想拯救一個人的想法往往,可怕地成為將對方推入地獄的加速器,也是活到二十歲後半,放棄在地獄裡掙扎後,才意識到這件事。像是一起身受重傷,最後只能眼睜睜看著痊癒的人離開,嘴上還要說,沒關係你走吧。

為了收視率肯定是再次相聚皆大歡喜,而忘了生活是悲劇。


3.

曾作為總讓樂迷飄在海裡、 Bye Bye Badman 主唱 Luli Lee(當然還有活躍在各種樂團、雙人組合),solo 歌曲〈 HOWL 〉好像才真的讓 Luli 鮮明起來,其合成器帶起的節奏有著病態的平靜感,歌詞簡單又富有體感。

某日聽著這首歌,思忖如果刷浴室時有霍金的譯讀機器就好了。

原意是要刷發霉的牙刷架,結果因為蹲坐距離髒污太近了,持續發現更多更多的黑點,浴缸、牆面、馬桶、地板,用一支和浴室不成比例的牙刷,盡全力想要讓它乾淨。可是很難,霉點沿著磁磚溝縫無限延伸擴張,似過去一件對某人來說極不重要的小事,成為我再也看不見他的好的起始,

成為讓我痛苦不堪、焦慮萬分的霉點。

而刷毛慢慢地外翹,握住刷柄的手指破皮流血,決定休息站起來,看看自己刷了一個小時整個成果。果然遠看還是、不知為何的髒,果然發霉的地方其實是自己吧,所以才永遠刷不乾淨,無法回到全新無暇的自己。

此刻〈 HOWL 〉 MV 中,狹室跳舞的短髮男子、奔跑女學生,跟爭吵打架的情侶,如投影一樣映入眼簾,為過於安靜的自己帶來替代性滿足。

「好想跳舞。」


同場加點一首

2020 年底開始回顧音樂同時也持續挖寶,笑琴則是我挖到遲遲不願意分享,想要私藏的寶藏,因為聽笑琴的音樂會讓人忘記集體的陳痾迂腐。

一直以來不覺得人類渴於社交就必須展現在連結之上,雖然有部分是對於埋在連結的骨脈中,各式權力運作的敵意。從笑琴的組合模式到音樂本身,既彈性又多變,重要的是音樂把身體囊括在內,讓人聽了身體會躁動、同時刺激本能與思考。

於是分享一下他們新專輯:


其他想記住的 2021 年

  1. 2021 年會想推薦給別人的動畫有《86-Eighty Six-》、《王様ランキング》、《奧術》與《不滅のあなたへ》,而其中最喜歡的兩首歌是 SawanoHiroyuki[nZk] 〈Avid〉,以及宇多田 光的〈Pink Blood〉。
  2. 2021 年閱聽兩次以上的文本,諸如《李智雅姊姊,現在終於能說了(2020,崔眞英)》、《偶然與想像(2021,濱口龍介)》和《五月的青春(2021,宋閔燁)》。
  3. 卻沒有看到好看、真正打到自己的舞作,是我忘記它帶來的感動了嗎?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2008:純屬虛構 α

2009:純屬虛構 β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