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hioubonn
lishioubonn

劇場工作者,著迷於身體。 instagram: lishioubonn

2002:在宇宙裡藏微不足道的小秘密

(edited)
有些團或許是這樣:從來沒有成為真正的歌迷,竟幾乎每首歌,連同他們的歷史,都好好聽過。

說一個秘密,從你的手和我的手之間看出去,我的宇宙是三角形的。


1.

有些團或許是這樣:從來沒有成為真正的歌迷,竟幾乎每首歌,連同他們的歷史,都好好聽過,Coldplay對我來說正是這樣的感覺。

2002年的〈The Scientist〉初聽是首充滿懊悔的情歌,但Coldplay與〈The Scientist〉卻為自己部份宇宙觀的起點,又或者純粹是自己主觀地,從單曲封面Will Champion那顆3D掃描的頭,看見自己嚮往的宇宙——規律工整裡藏一點隨性不經意,或在大量的隨機巧合中深埋定律,如倒敘的MV,偶爾可以把它再倒轉看一次,發現Chris倒著唱歌的錯覺其實是費時練習發音律動的結果。

要說改變不令人感到不適應的,應該也還是Coldplay。莫約《Viva La Vida》這張專輯起,從Coldplay式情歌逐漸變成電搖,爸爸們寫的歌從抑鬱情愛有了更寬廣的關懷,甚至反思專輯出版式微後的產業生態,當全球音樂產業的行銷手段將重心轉移到具規模的演唱會,2019年末,Coldplay反其道而行,因害怕巡迴演唱會對全球環境構成傷害,宣布暫停所有巡迴演唱會的計畫。

能成為美談佳話並非沒有理由,即便從來沒有成為真正的歌迷,也盼他們能持續為這個宇宙帶來更好的影響,也希望自己還記得,聽〈The Scientist〉後的所有決定。


2.

暱稱バンプ(Bump)、棒棒雞的BUMP OF CHICKEN,不失為一個獨鍾宇宙,把宇宙觀發揮地淋漓盡致的樂團。特別是2001年發行的單曲〈天体観測〉,至今我依舊會在夜晚星空特別耀眼的時候,回顧這首歌。

注意到BUMP OF CHICKEN有著莫名可愛的原因:他們跟我一樣,經常偏頭痛或是演出中暈眩,而且是整團一起。不過多病的他們,堅持活動到現在,成為日本樂團的長青組!

有人說他們沒有太明確的風格,但我卻覺得他們各種風格都駕馭得很好,聲線以及歌曲營造出的「畫面感」,讓他們時常有演唱影視動畫片頭曲的機會。乍看團名好笑有趣,可實際上他們的歌詞善於描寫、反映社會現象,大部分是帶著疼痛的感受聽完歌曲的。

堅持不上電視,營造出神秘形象的他們,喜歡在專輯暗藏玄機。例如2001年發行的單曲〈天体観測〉(後收錄在2002年專輯《Jupiter》),CD總長是20分01秒,借指2001年發行的意思。我還喜歡另一張專輯《Orbital Period》,用音軌數28軌,暗喻當時他們的公轉週期來到了28歲。受此影響,後來我便熱衷在舞蹈作品裡,斂藏一些從未被解讀出來的細節。

宛若暗夜中群星才顯得明亮,因バンプ與世界的溝通模式內斂安靜,其歌和世界觀才閃爍著光芒,經常使獨自一人時,聽著他們的歌,確信自己存在的意義。似若〈天体観測〉的歌詞,即使知音不在、即使獨自一人,尋覓生命的樣貌是至死都重要的事。


3.

〈Hurts〉為1994年Nine Inch Nails《The Downward Spiral》專輯中的經典歌曲。會選在2002系列,則因為自己想紀念收錄在Johnny Cash《American IV: The Man Comes Around》翻唱的版本,也就是他過世前最後一張專輯。

入選過搖滾名人堂、鄉村音樂名人堂的Johnny Cash,總一襲黑色裝束示於眾人。他發跡於電臺,在那個鄉村民謠盛行的年代,一生銷售了無數專輯,被稱作能與貓王平起平坐的歌王。在遲暮之年、繁華落盡之際,由這個走過經濟大蕭條、走過人生低潮,及即將走過完整的一生的人,帶來僅用簡單吉他點綴,但蘊含時間感的〈Hurts〉。

對自己而言,像歌詞一樣,傷害身體這件事,全由於一直以來感覺不到疼痛。易言之,是確認自己是否還像個人的手段。迄今已在身上創造多種傷口,具現自己無法被說出來的感受(而可怕的是有了這些傷口仍然難以感覺到痛)。而進一步地,創作出讓舞者們瘀青、流血的作品。

少數觀眾給了我們一點建議——為了我們的舞蹈生涯好——希望我們可以好好愛惜、珍惜自己的身體,正如每當看見我的傷口的父母、友人一貫的說詞:「為了我好」。不過時間證明掌聲之後,伴隨著遺忘;不過時間證明,疤痕留著了,

那些人都不在了。


同場加點一首

許多現在二十歲後半,以至三、四十歲的人,聽K-Pop的契機是BoA。而且途徑相似,是在迷嵐(Arashi)、安室奈美惠等J-Pop偶像同時,挖到日進時期、寶藏般的BoA。也是由BoA為起點,開始一步步地走進K-Pop的世界。

BoA的成就與地位不需贅述也毋庸置疑,作為2000年代韓國流行音樂日進的拓荒者,無論是在當時,或後設地看,日韓共同栽培的BoA在地化的策略相當成功,讓2002年甫出第一張正規專輯《Listen to my Heart》,銷售就突破百萬張、唱進紅白,小時候還曾誤以為BoA是日本人。

與《Listen to my Heart》同年發行的韓語專輯《No.1》,即是我聽的第一張韓語專輯。從這張專輯起,跟著整個音樂歷史,見證自己從一個時刻關注J-Pop動態的人,逐漸轉為K-Pop的粉絲,連自己都不可置信。(想當初J-Pop和K-Pop的兩方粉絲群還容易吵架,認為追J-Pop就不應該追K-Pop,或是因成長時期適逢臺灣流行音樂產業的巔峰,便私以為聽K-Pop沒有「品味」。)

-

21.04.12, Taipei.
Bonn.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2001:辯證

2000:只捕捉想要捕捉的、有用的東西

Loading...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