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hioubonn

劇場工作者,著迷於身體。 instagram: lishioubonn

1998:入戲


2021年初居然已收到兩封親近友人的紅色炸彈!突然意識到周遭同年紀的朋友們,似乎準備好要邁往人生的下一個階段,我卻依舊像一個長不大的孩子般,又或者說自己宛若蟄眠了多年,中間錯過了太多大事,包括自己的成長。

這段時期發生了好多細小的轉變,包括Facebook正流失大批使用者、只因世界大戰停辦過的奧運因疫情延期、各國的總統左右派換一輪、大家開始拿環保飲料袋和吸管、旅遊過的古蹟付之一炬等。重要的是,大家都努力過生活,我卻像是被疾病偷走大把時間一樣,沒有辦法達成任何夢想、記不太得什麼美好回憶。

而1998年的這兩首選歌如同我的記憶,是睡夢中扎痛我的,

一片片輕細的碎玻璃。


1.

Goo Goo Dolls為1998年的電影《City of Angels》寫下〈Iris〉:一部少數Nicolas Cage演技精準內斂(而且還沒有崩壞)的老片、一首Goo Goo Dolls為人所知的好歌。

偏好驚悚推理小說、戰鬥漫畫的我,少女心這個東西,好像還沒培養起來就被殺死了,更別說《City of Angels》裡天使為了凡人放棄永生這種情節。但我卻格外喜歡沒有觸覺、嗅覺、痛覺的天使,獲得肉身、開始感受溫度、疼痛、情緒的劇情發展。而雖然〈Iris〉是首情歌,但歌詞卻貼合自己某部分創作的價值觀(幾近是人生觀)。

如果自己記得,演出彩排前都會將這首歌聽一遍。我覺得「身」而為人最幸運的,大概是擁有會消亡的軀體,是故永恆不存在,一切註定毀滅。既然如此,那麼不如選擇透過肉身真實地流血,去感受自己還活著的瞬間,使前來相遇的每個人知道我是誰,

並在最美的那一刻死去。


2.

身邊沒多少人聽Black Box Recorder,要把他們寫出來還有點猶豫,畢竟自己想私藏、獨佔他們的厭世、陰冷卻帶麻痺效果的聲音。

第一次認識他們是其2001年出的精選輯《The Worst of Black Box Recorder》。那時我心想:「太酷了,怎麼有人會出『糟』選輯?」但專輯內無論翻唱或重新改編都令人驚艷,遂把他們從出道以來,被樂評評為平庸、低俗無聊的歌,一首一首的聽過,遂找到了〈Child Psychology〉。

喜歡〈Child Psychology〉歌名與歌詞的對比諷刺,以及Sarah Nixey極度冷靜甚至趨近冷漠地,來詮釋一個兒童接受治療背後的殘忍。歌詞一句「Life is unfair. Kill yourself or get over it.」在過於保守,或至今都過於保守的社會,這首歌於焉被禁播。有趣的是雖在英國被禁播,卻因1999年的「科倫拜校園事件(Columbine High School Massacre)」後,受到美國大眾關注。

童話中不正常的角色不會有好的劇本,而現實中被定義為不正常的人生,彷彿如歌詞一樣,你只有兩種選擇,選擇死去(且會死都是你自己的問題),或者想辦法恢復成正常人,踏入他們設好標準的圈子之內,這個世界就會乾淨完美。

(於是,他們或我假裝)Live happily ever after.


同場加點

沈重的正文過後,還是要來慶祝摯友的婚事,選了兩首同是1998年的經典情歌。一首是曾作為英國皇室婚禮指定曲Sixpence None the Richer的〈Kiss Me〉,而另一首是搖滾名人堂的大叔們Aerosmith的〈I Don’t Want to Miss a Thing〉,願一切都好。

21.01.30, Taipei.
Bonn.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997:無效的否定

1996:-ism

1995:仰慕是必須抬頭向上看、不切實際的幻想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