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18 articlesIn total 26967 words

2021:嘲諷起頭的新年

lishioubonn

2020 年生日開始了從 1993 年的音樂回顧,一年就過去了。寫字很耗心神也耗時,需經歷反覆修改與查核事實,甚至還會自我校對,沒辦法快速產出。另外也因為琢磨很久的字,經常發布前臨陣退縮,明明知道沒有太多人期待。當年底看到 IG Story 刷一排的 Spotify 年度回顧分享,想起「啊!

2009:純屬虛構 β

lishioubonn

事實上,人好像終其一生都不會是臻至完美無須除錯的樣貌,不會是數碼寶貝的究極進化體。而倘若作為一輩子的測試版,那麼將發現鼓吹努力向上的社會價值,並沒有在盡頭設下合格的終點,她們只會耗損生命的熱情直至消亡,也不會成為更好的人(但往往不夠聰明,沒能看穿)。

2008:純屬虛構 α

lishioubonn

人們會稱這一切徒是潮起潮落,可她希望未來在突然覺得可以活下來的那一個瞬間,便再也不要有新的開始、不要再陷入永恆的循環。

2007:社交焦慮

lishioubonn

尚未成為汲汲營營於生活的人之前,偶爾會在對社會及歷史豐沛熱情的縫隙間,嚐到苦不堪言的無能為力。年歲增長,最怕是對生活以至在他方發生的悲劇,逐漸麻木的樣子......

2006:橘色時空

lishioubonn

「每個少女年輕時都是可以穿越時空的。」

2005:老少女

lishioubonn

可不得不說,同時因真相揭露的衝擊,才會努力在自我責怪中堅定自己的意向——即使緩慢笨拙,也想回應並陪伴記憶中那個手握已絕版的《童女之舞》的青春少女,耳機播著模糊身份界線的〈Loves Me Not〉,一同對社會失望,感受非關愛情的心碎初戀,然後再好好長大。

2004:模樣的現實

lishioubonn

他曾說過:「世界上根本沒有酷的事情,我寫的歌只是描述活著、死去、成癮、愛,這些並不酷,就是現實,而且大多數的人都無法成為一個『夠酷』的人。」這些話留在心裡不斷地提醒自己,要自己持續記錄與創作。

2003:<comment>不愛</comment>

lishioubonn

我都忍不住好奇,在社群媒體上被塑造出來的生活風格、夢想目標,真的是我們想要的嗎?所努力的一切,事實上是否也非真正熱愛呢?

2002:在宇宙裡藏微不足道的小秘密

lishioubonn

有些團或許是這樣:從來沒有成為真正的歌迷,竟幾乎每首歌,連同他們的歷史,都好好聽過。

2001:辯證

lishioubonn

2000:只捕捉想要捕捉的、有用的東西

lishioubonn

進入2000年,對臺灣音樂來說堪為最為光輝的年代。無論是所謂天王天后輩出,或是樂團風氣的興起,皆從這個時間點前後,積蓄能量並開始風行,也是向外拓展的高峰...別人的回憶好像不是我的回憶,反倒日本流行音樂及歐美音樂,比起中文歌貼近自己一點點...

1999:所愛忌日

lishioubonn

我常在想,隨著年紀越來越大,會不會終有一天,我的行事曆會佈滿愛人的忌日。在此之前,我可否早一步成為他們行事曆上的一個提醒事項,如此便不會太痛。1.2020年末看到宇多田光的〈First Love〉將被改編為Netflix原創劇集的新聞,不怎麼看愛情劇的我竟有點期待,許是因為正值會懷念過往的年紀區間。

1998:入戲

lishioubonn

2021年初居然已收到兩封親近友人的紅色炸彈!突然意識到周遭同年紀的朋友們,似乎準備好要邁往人生的下一個階段,我卻依舊像一個長不大的孩子般,又或者說自己宛若蟄眠了多年,中間錯過了太多大事,包括自己的成長。這段時期發生了好多細小的轉變,包括Facebook正流失大批使用者、只因世...

1997:無效的否定

lishioubonn

我不愛你了。1.The Verve經歷了三次解散,1997年的《Urban Hymns》是他們第一次解散後復歸的專輯,也是他們最為人所知的作品。這張專輯每一首歌,總是讓我想起每日服藥後的身心狀況,而〈The Drugs Don’t Work〉無疑是療程裡挫敗的人際互動。

1996:-ism

lishioubonn

作為還算稱職的學生,好像大學四年及後來沒念完的研究所,永遠都有消化不完思想體系,甚至消化不良,畢竟沒讀懂的經典多過讀懂的,也不善言辭、好好去辯駁批判,被調侃只會寫一些連詩都稱不上的廢句子。不過,倒是明白了這些思想體系扎扎實實成為分類人類的標籤、成為自我介紹的起手式。

1995:仰慕是必須抬頭向上看、不切實際的幻想

lishioubonn

選1995年歌單時,剛好重看《銀魂》,決定學動畫用一句很長的句子當作標題(然後搭上經典配樂熱血開場)。過去自己寫作也很喜歡用不逗號的長句,甚而寫了很多現在來看,都會不禁好奇當初怎有辦法寫出那樣的文章。但是我卻喜歡以前自己文字的樣子,像在杳無人跡的島嶼上,兀自生長著特有種植物。

1994:終將有盡頭

lishioubonn

1994年被記起來的歌並不多,在被記住的歌裡,或多或少是關於嚮往自由靈魂的背後,那把誅殺他人靈魂的武器。首圖是兩年前投稿用的拙劣短詩,記得那個企劃是要用詩寫謊話,而那時候我聽過最為自我催眠的謊話,是「歲月靜好」。因為我們所見證的歲月靜好,是建立在活得自私一點的前提下,才得以成立。

1993:執著物語

lishioubonn

生命史好像是這樣子的,相較於宏觀的歷史,很難真的鉅細彌遺地記住什麼時間,只會記得自己逐漸老去,記得自己原來還有過稜角。譬如快27歲,猛然發現自己開始把歌曲當作背景音樂——以前幾乎不會如此,都有點想笑這個天真爛漫的年少堅持。還有,很偶爾會懷念起小時候為了聽歌,坐在電視機前等電視臺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