蹲點

一個以左翼視角觀照社會的內容平台。我們關心當下香港、大陸及海外社會走向,反思已經滲透在社會生活各方面的新自由主義和民粹主義價值觀;分享對政治、經濟、社會運動、文化等議題的思考。 TG Channel : https://t.me/squatting2047 網站:squatting2047.com Facebook:@squatting2047

香港──白色恐怖新時代

在黃大仙有一把雨傘在燃燒。攝於2019年10月1日(圖片來源:Alex Yun/流傘)。
編按:港版國安法頒佈一個多星期後,已經有示威者因為相關罪名被捕。面對國家機器強力打壓,香港社會普遍寄望國際制裁和接下來9月的立法會選舉作為反擊。然而和內地的運動,以致世界各地的進步運動的連結依然鮮被提及。

轉自:流傘

香港政府對反抗聲音的打壓正處於國家軍事化和安全化席捲全球之浪潮。

英文原文見。詳情請聯絡流傘義務翻譯團隊。 

譯者:NN, J, CW

上週二,北京政府高層全票通過包括禁止分裂國家、顛覆國家政權、外部勢力干預和恐怖活動的「港區國安法」。政府宣傳國安法時,形容立法會讓香港恢復和平、重回正軌,以及重奪香港經濟龍頭的地位。但對於任何有留意新聞的人來說,條例不單打壓所有異見的聲音,也提早終結了香港的高度自治,打破了「一國兩制」的承諾。

為了推行「港區國安法」,繞過香港立法和司法機關,甚至有可能差派北京的執法機構來港,習近平很明顯已對香港的反建制運動失去耐性。香港立法會議員更在條例通過之前對內容細節一無所知(可是這並沒有阻止建制派議員支持國安法立法)。

這種對香港人抵抗極權空間的大幅收窄只會令中國共產黨在2047年之前更進一步地破壞香港的基本法。香港示威者一直堅持不懈,為基本法所承諾的民主而抗爭,現在連上街都面臨著更大的風險。雖然被逮捕的反對人士不會被引渡到中國,但他們會在本地被北京不透明的法律制度受審,最低刑期分為三、五、和十年幾個等級;最惡劣的情況之下,更會面臨終身監禁。

這套法律所引發的恐懼已經令香港人的網絡自由受到阻礙。香港大部分的推特用戶已經將個人帳戶私隱轉為私人。很多人更因為擔心會被政府秋後算帳,甚至選擇刪除帳戶及離開平台。留下來的用戶也不禁懷疑自己的網名會否聯繫到自己的真實身分;因為一舉一動都有可能被審查,每一步都充滿不確定性。

這種對香港人抵抗極權空間的大幅收窄只會令中國共產黨在2047年之前更進一步地破壞香港的基本法。

如果《國安法》的目標是要鎮壓反建制派的反抗聲音,那在運動中的一些著名人物之間,其影響就已經非常明顯。在《國安法》生效之前,2014年雨傘運動其中三位領導人黃之鋒、周庭、羅冠聰已辭退了他們在2016年建立的香港眾志政黨,而該黨成員亦隨即解散眾志。

此外,中國經濟崛起在社運和疫情中承受的重大損失對於北京是絕對不可接受的。因此,《國安法》是習近平以再次實現高利潤發展的維穩出路。

中國大陸的維權人士也是《國安法》的受害者。幾十年來(包括從孫中山時代),內地社會運動者、異見人士都把香港當作了避風塘;《國安法》通過之後,香港將會失去這個特色。實際上,香港具有支持內地的勞工或社會正義運動的悠久傳統。香港不僅是舉行最大規模的六四(天安門)事件燭光晚會之地點,很多組織更把這個城市當作了基地,倡導並孜孜不倦地記錄中國勞工運動歷程,讓香港成為中國勞工運動與其他國家的重要鏈環。

雖然我們還未知道國安法將如何影響這些組織,但條例的廣泛性很容易就可以將他們的工作定性為煽動,即時影響他們的運作。根據新法律,給予財政支持也能被視為煽動,甚至被視為恐怖活動。這一切的強制執行有可能會將中國大陸的工人鬥爭與世隔絕,而這些工人亦可說是世界上最大的工人群體,是全球資本主義下廉價勞動的引擎。

其實對中國內地的異見人士來說,來自中國共產黨的嚴重打壓不是未見之事。在沒有通知的情況下被拘留、未經法院聆訊而入獄,甚至遭受酷刑,中國大陸的勞工組織者和社會公義行動者多年來都一直面對這種打壓。我們所認識的香港在國安法通過後可能因此告終;然而,本地行動者和示威者不得不承認,他們現在的命運與內地的同伴息息相關。雖然現在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危險,但我們得到解放的關鍵就取決於香港人能否將中國大陸的反建制抗爭也視為自己的抗爭。

我們所認識的香港在國安法通過後可能因此告終;然而,本地行動者和示威者不得不承認,他們現在的命運與內地的同伴息息相關。

過去一年半載,抗議和起義席捲全球;香港對反抗聲音的打壓正處於因而引發國家軍事化和安全化的浪潮之中。中國的「人民反恐戰爭」和對維吾爾族人的大規模拘留和種族滅絕都是多虧美國的「反恐戰爭」提供藍圖參考。兩個帝國不單在全球「反恐」中合作,甚至互相交換安全設備,為確保商品交換和資本創造不受干擾。菲律賓新加坡巴基斯坦美國政府又利用持續的疫情,更在政府無視對黑人和拉丁裔人生命造成的系統性傷害而引起的正當民眾動亂時趁火打劫,乘機將鎮壓抗爭的法律強行立法。

無論是菲律賓的《反恐怖主義法案》抵抗運動、美國的「黑人生命攸關」運動、還是中國內地數十年的勞工行動主義,香港政治自由遭受的最新攻擊跟世界各地的反建制鬥爭確實血肉相連。現在香港人可能會感到孤單或甚至徒勞無功,可是當權者也意識到跨國合作是十分重要的。為此,其中一個關鍵就是要認識這些他山之石,讓我們可以跟適當的盟友建立聯盟。像最近香港人跟美國同志的交流,現在就是交換抗爭策略的好時機,也是在前線勞工陣線和基層組織建立集體力量的重要時刻,以團結抵抗來自各地國家機器之壓迫。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