蹲點

一個以左翼視角觀照社會的內容平台。我們關心當下香港、大陸及海外社會走向,反思已經滲透在社會生活各方面的新自由主義和民粹主義價值觀;分享對政治、經濟、社會運動、文化等議題的思考。 TG Channel : https://t.me/squatting2047 網站:squatting2047.com Facebook:@squatting2047

【蹲點短評】農家女被頂替上大學,扯掉了中國特色階級社會最後一塊遮羞布

高考還可以讓底層人民「逆天改命」嗎?(網路圖片)

文 / 胡楊

這幾天,山東農家女16年前被冒名頂替上大學的新聞看得人火冒三丈。 

事情的經過很簡單:山東冠縣的陳春秀沒上過大學,日前想報名成人高考,結果發現自己已經「大學畢業」。仔細一查,發現原來自己16年前被山東理工大學錄取,但她沒有收到錄取通知書,反而被一個叫陳雙雙的考生冒名頂替入學。

官方調查顯示,陳春秀當年的高考分數,比陳雙雙高出200多分。大學畢業後,陳雙雙回到家鄉當地街道的審計部門工作。而陳春秀則外出打工,曾經在拉麵館當服務員,加班到凌晨;也試過在電子廠加工鍍膜鏡片,每天都要接觸刺激性化學藥水。

另外,據媒體調查,陳雙雙的父親是公務員,舅舅是當地審計局領導。按照她家人的說法,頂替入學這事,是當年她舅媽花了2000元找中介辦妥的。來自貧寒農家的女學霸陳春秀,雖然已經考取了山東理工大學,卻不幸地成為「軟柿子」。陳春秀的父親得知真相後,這位老實巴交的農民,只說自己是個「老農民」、「慫人」。如果自己有能力,孩子也不會受委屈。

這件事之所以會讓大家火冒三丈,首先是因為在絕大多數人——尤其是底層人民看來,高考制度是能夠「逆天改命」的唯一途徑。但冒名頂替入學這種操作,直接把這唯一的路都堵死了,人民群眾怎麼可能不憤怒呢?陳春秀出身貧寒農家,又是女孩,可以想像她的優異成績是多麼來之不易;而她和她的家人,對一紙大學錄取通知書又是多麼期盼。然而,像陳雙雙這樣「有背景」的人,卻可以一頓操作,說頂替就頂替。這甚至不是唯一一樁高考冒名頂替案——光2018到2019年,山東省就有242人冒名頂替上大學,山東濟寧甚至出現了同一考生兩次高考都被頂替上大學的新聞。每出現一次冒名頂替案,彷彿都在扇高考制度的耳光,扇「公平公正」的耳光,扇「逆天改命」的耳光。

大家火冒三丈的第二個原因,也是最根本的原因,在於堵死寒門子弟這條路的不是別人,正是那些擁有各種資源和特權的既得利益者。他們不僅能打點利益鏈條中的各個關節,而且他們最清楚誰最好欺負:那些和陳春秀父親一樣的「沒有能力」的底層「慫人」,那些和陳春秀一樣的來自底層家庭的女孩。一方面,作為貧寒農家子弟,陳春秀能享有的教育資源和人脈,本來就比生長在城市公務員家庭的陳雙雙少得多。另一方面,縱觀近年來的冒名頂替上大學新聞,底層女孩被頂替入學的比例更大。顯然,在既得利益者和利益鏈條看來,底層女孩更沒有存在感,她們的前途更無關緊要,捏這樣的「軟柿子」風險更小。不得不說,既得利益者簡直太清楚自己佔據怎樣的優勢地位,而且太清楚怎麼利用這種階級和性別上的嚴重不平等,來侵吞本不屬於自己的資源。結果就是陳春秀這樣的農家女學霸付出了比陳雙雙這樣的城鎮學渣多幾倍的努力,卻得不到應有的回報。

實話說,高考制度走到今天,已經更像是中國特色階級社會的遮羞布了。即使沒有發生頂替上大學的事情,教育不公平已經體現在了這片土地的每一個角落,高考制度對此根本無力回天。這次的頂替入學案,只是將遮羞布扯下來了而已。然而,這樣的新聞會是啟發人民群眾覺悟的最佳教員。因為億萬底層人民終將明白,高考不會帶來真正的公平,只有發聲和反抗才能討回屬於陳春秀們的公道。高考頂替入學是如此,合村並居是如此,鮑毓明案也是如此!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