蹲點

一個以左翼視角觀照社會的內容平台。我們關心當下香港、大陸及海外社會走向,反思已經滲透在社會生活各方面的新自由主義和民粹主義價值觀;分享對政治、經濟、社會運動、文化等議題的思考。 TG Channel : https://t.me/squatting2047 網站:squatting2047.com Facebook:@squatting2047

【蹲點快評】「正能量」吃人,救救孩子!


(繆可馨被批改得「體無完膚」的作文,圖片來源:新浪微博)

文 / 邊逸 網站:squatting2047.com Facebook:蹲點 Squatting

昨天看常州缪可馨小朋友墮樓的新聞,我初初感到憤怒,繼而只覺得寒冷。

缪可馨是江蘇常州一個讀五年級的小姑娘,她寫了一篇關於<孫悟空三打白骨精>故事的讀後感。在文章的最末,她寫道:「這篇故事告訴我們:不要被表面的樣子,虛情假意偽善的一面所矇騙。在如今的社會裡,有人表面看著善良,可內心卻是陰暗的。他們會利用各種各樣卑鄙手段和陰謀詭計,來達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

寫得多好!可是她的語文老師要求她「傳遞正能量」,於是缪缪被要求當堂重寫作文。在兩節課的過程裡面,我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只知道兩節課後,缪缪從四樓跳了下去,這個這麼聰明,這麼小就已經知道「不要被表面的樣子,虛情假意偽善的一面所矇騙」的孩子,就沒有了。

魯迅說禮教是會吃人的,那現在「吃」了缪缪的是什麼?正能量。而什麼是「正能量」,又怎麼傳遞?

要描述清楚確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不如舉個例子。周小平,被習近平接見欽點的「正能量」傳播官,四川網絡作家協會的前會長,他有過些甚麼觀點呢?為顯示我們對「正能量」的公允,我們選他在《請不要辜負這個時代》當中的一段話。他寫:

中國,就像一個飽受指責但自強不息的農村孩子,他通過自己的努力一點一滴地改變著人們對他的印象。一開始人們嫌他土、髒、窮,他自己也因此自卑過、猶豫過、哭過、鬧過、憤怒過,但最後他安靜下來,埋頭做自己的事,不再關心別人說什麼。60年彈指一揮間,中國人的生活發生了巨大變化。有許多和我一樣的農村娃變成了城市新青年。這種巨變就已知的人類歷史而言,絕無僅有。如果這還不能證明我們的政治體制優秀,還不能證明我們的民族優秀,那請問還有什麼值得我們去信仰?

周官人當然看不到,絕大多數的「農村娃」進了城市,不是像他一樣成了「官人」,成了作協主席,絕大多數的「農村娃」進了城市,去了工地,去了工廠, 去打風鑽,去做螺絲釘,去端盤子,去看孩子,他更看不到這些「城市新青年」,也有人要不到工資去爬吊塔,也有人吸進毒氣得了絕症。

他要我們也像他一樣,他要國民「抬起頭來」,不要看到其他的「農村娃」,不要著眼於「一處骯髒」,要為「民族優秀」自豪,要承認國家「政治體制優秀」,這便是周官人認為「時代」賦予我們這代人的「使命」:要歌頌,不要批評,要接受,不要比較,要信仰,不要質疑,這便是「正能量」了。

如今老師要缪缪傳遞「正能量」,所以孩子不應當在周官人的「偉大時代」裏看到偽善的人,即使看到,也應當像那些大人一樣,明明看到國王沒有穿衣服,也能夠一臉真誠,由衷地誇獎國王的新衣「美輪美奐」、「前所未見」、「絕無僅有」。她只許看到正義戰勝了邪惡,懦弱的人自然有英雄來拯救,她的責任只是見證英雄的事蹟,至於這個「偉大、光明、正確」的國度為什麼竟然出現了「妖怪」,這不是一個正能量的孩子應該問出的問題。

師父說,那不過是個村姑,孫悟空非說是個妖怪,他活該被逐出師門。當孩子要思考,她就被「吃掉」。

網上有太多的討論,我猜想,缪缪的老師可能也不是因為缪缪沒有參加他辦的課外作文輔導班,收少了一份補習費而遷怒於缪缪;即使確實有這樣的成分,他更多地也是為了缪缪將來的學業著想,畢竟「負能量」的作文怎麼能夠在試場上得到正面的評價呢?你看,缪缪過世以後,家長們在家長群裡為老師點贊,豎起三次大拇指:老師,沒!有!錯!。我只覺得悲涼,失去的不過是「別人的孩子」。缪缪在她的微博簽名裏寫,「永遠當一個小朋友」,這個早慧的孩子是不是知道,很多孩子只是以另一種形式被吃掉了,長成了大人的樣子,他們充滿了「正能量」,受到空洞口號的徵召,他們想像出無處不在的敵人,揮舞起愛國主義的大旗,東征西討,卻始終拒絕見到身邊真實的苦難。

救救孩子,「正能量」別殺人了。你們的偽善,已經為小孩子雪亮的眼睛揭穿了。一個宣揚「正能量」的老師,在教育制度之外,天天忙於在課餘時間辦補習班賺錢,大搞市場經濟,而我們這個教育制度本就生產著擅長偽裝的「白骨精」,弔詭的是,它進一步要求這些「白骨精」散播「正能量」,也真是特色主義才幹得出來的事情。


小学生坠亡事件:以正能量杀人,是可忍,孰不可忍?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