蹲點

一個以左翼視角觀照社會的內容平台。我們關心當下香港、大陸及海外社會走向,反思已經滲透在社會生活各方面的新自由主義和民粹主義價值觀;分享對政治、經濟、社會運動、文化等議題的思考。 TG Channel : https://t.me/squatting2047 網站:squatting2047.com Facebook:@squatting2047

被國家囚禁的除了你,還有疫苗

(大國研發出疫苗以後,會給它一本禁止出境的護照。圖片來源:gettyimages)

/或許在不久的將來,會出現令人恐懼的一幕:在苦難的第三世界,困苦的底層公民踡縮在角落裡咳嗽呻吟,而一本正經全副武裝的「國際組織」工作人員告訴他們,疫苗已經出來了,大洋彼岸的人們已經打完了。可是為什麼我們還沒有呢?因為疫苗還在酒桌上,在「領導人們」厚顏無恥的苦苦央求下,在所謂「國家利益」的糾纏之中。/

文/是但啦

編/剪刀手

目前COVID-19的全球確診個案已經佔近500萬宗,導致超過30萬人死亡。疫情曠日持久,各國政府紛紛爭取復工復產。疫情最先爆發的中國最早控制疫情更早復工;歐洲則慢慢開始醞釀;美國緊隨其後。

但隨著各地區逐漸解除封鎖和復工,隱形的社區傳播鏈可能會造成第二波疫情的爆發,這種情況在香港已經發生。衛生專家警告,COVID-19可能不會隨時間消失,反而會變成另一種像愛滋病一樣的傳染病,長期與人類共存。

而唯一有可能讓疫情結束的,則是疫苗。可令人唏噓的是,這種關乎全人類共同利益的事業似乎並不像我們想象的那樣單純和有合作性——自年初美國和德國爭奪藥企CureVac的風波以來,各國在疫苗上的競賽逐漸升級,之前潛藏在各國間的政治和經濟分歧亦逐漸浮上水面,擾動著疫苗開發的進程。

三月時,華爾街日報曾報導特朗普政府人員正在和德國的生物製藥公司CureVac談判,希望說服CureVac公司搬遷至美國。而德國官方則全力阻止美國達成壟斷,因為一旦協議達成該公司搬至美國,德國將對公司沒有管轄權,便無權徵用其正在研究的針對新冠肺炎病毒的疫苗,更無可能將其國有化。雖然特朗普聲稱會將方案與全人類共享,但在其治下的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的前任首腦Scott Gottlieb就曾經指出,豬流感一役已然證明,各國在滿足國內需求前向外國提供疫苗援助是不切實際的「烏托邦想法」。他引述歷史證明在發生公共衛生危機時,各國都會「國有化」他們的疫苗,這是正常且有必要的,因此美國亦應確保本國的製造商可以首先製造供美國本土應用的疫苗。

隨著疫情在全世界的蔓延,各大國間研發疫苗的競爭也愈演愈烈。據金融時報的報導,WHO指現時進入臨床評估階段的八種疫苗中,四種來自中國,也有由德、中、美的藥廠合作研發的疫苗。即使某一方率先開發出有效可靠的疫苗,也需要大量資金、資源的投入才能夠進行批量生產,廣發社區、繼而惠及廣大市民。而上述過程中的每個環節都不可避免地需要依賴国家机器的資源調配。可回歸到全球資本化的現實語境中,一方面,寄希望於化作资本力量的藥廠大量生產並以低價出售給平民疫苗幾乎是天方夜譚,他們決然不會放過這次大賺一筆的機會;另一方面,本應處理公用物品市場失靈的各國政府則正打著民族利益的旗號,為貪得狹隘的族群利益、野蠻競爭中的優勢地位而放棄全球協作。在這個問題上,中美政府及其民間的冷戰思維顯露無疑,將疫苗戰變成了一場軍備競賽。

上月,為支持研發和分發疫苗,歐盟委員會舉行了一個籌款會議,最終籌得了74億歐羅,其中包括用於讓貧困國家可以公平地獲取疫苗。可諷刺的是,美、俄等具有研發優勢的大國都拒絕出席,中國亦只是派出了駐歐盟大使與其他國家的元首共同商論;特朗普還明言會暫停資助WHO,未來有可能全面退出。這種斷裂似乎表明了多邊主義、人道主義已經在國際舞台上徹底失聲,讓這種種大國所趨之若鶩的「領導地位」,絕非是其隱含的「帶領」國際對抗疫情的責任,而更像是為了讓單邊力量崛起、從而主導國際利益分配秩序的拳拳野心。

在這種險要關頭,各家新聞媒體在分析不同生物製藥公司疫苗開放進度的報導之後都會加上一句類似的話:希望現今的利益相關國能夠認清楚形勢的嚴峻,為了全人類共同的生命利益而非一家之私而努力。但現實是殘酷的。目前很可能只有中美有單獨開發疫苗的能力,而這兩國從高層到民間所展現出來的民族主義、單邊主義和貿易保護主義,很可能會將其成果國有化、孤立化,讓其他國家無從獲得疫苗。這個疫苗研發的「成功」將不會是國際社會或「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成功,反而更可能成為加劇各國間發展的極度不平等的武器工具,進一步將經濟、社會層面的利益不平衡擴展到生命健康層面。發達國家的人,很可能會在這個意義上掌握弱勢國家人民的生殺予奪,讓資本政治的殘酷剝削最終成為生命的準繩。

或許在不久的將來,會出現令人恐懼的一幕:在苦難的第三世界,困苦的底層公民踡縮在角落裡咳嗽呻吟,而一本正經全副武裝的「國際組織」工作人員告訴他們,疫苗已經出來了,大洋彼岸的人們已經打完了。可是為什麼我們還沒有呢?因為疫苗還在酒桌上,在「領導人們」厚顏無恥的苦苦央求下,在所謂「國家利益」的糾纏之中。

可是在這個層層等級制的全球剝削、不平等的勞動鏈條下,是誰傳播了病毒?不是持有美國護照或者中國護照的人,而是在全球互聯互通的資本主義生產鏈條中繼續消費活動的人。能夠進行這樣跨國交流的,往往是占有社會經濟資源的發達地區的「富有」的人。當需要廉價的工業品的時候,他們想起了亞非拉的勞動力,當病毒因為這樣的聯系在全球廣泛散播開來的時候,他們關起來自己門,通過在世界各地搜刮起來的財富而研究出來的疫苗變成了某個民族國家的私有財產。其他人想要,就連跪下來都不一定拿得到。

我們的網站:http://squatting2047.com/

我們的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squatting2047

twitter:https://twitter.com/squatting2020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