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udhsu

见证过一些风浪,多年与理性为伍 如今居于路边茅屋,听听内心的声音

作为一个理科生,我是如何看待玄学的

钢琴曲《Energy Flow》,来自坂本龙一1999年的专辑《BTTB》(Back to the Basics)

最近缘分到了,过往的工作告一段落,打算开始看点占星塔罗和佛教经典之类的东西。中国人一般把这些纳入玄学的范围。由于还没特别系统的进行学习,所以这篇文章仅是一些过往经验的拼贴以及思想实验,理解不深的地方难免会有纰漏,欢迎懂行的予以指正,就当抛砖引玉吧。

玄学,是魏晋时期出现的的哲学思想与思潮,是对《老子》、《庄子》和《周易》的研究和解说。此处的“玄”字,起源于《老子》中的一句话“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汉代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四百多年后北方瘟疫流行,内忧外患,天下大乱。三国打了六十年,大家都疲了,开始避世躺平,就有了对老庄思想的推崇。南北朝时期,玄学更是被列为官方科目,考试要考的。到了唐朝的时候,高祖李渊一看老子也姓李,是个高人,就认他做祖宗。当然啦,实际情况里面肯定还是有不少政治因素的,我们按下不表。总之当时道家地位得到了空前的发展,唐朝整个对外也比较开放多元,整挺好。到了宋朝就推程朱理学和阳明心学了。明朝皇帝姓朱也推崇这套。我们现在学校里都不教这些了,新中国推崇的是马克思主义哲学嘛,其他的有兴趣自己大学报专业去学吧。

玄学对应的英文单词叫 metaphysics,用今天的翻译法得叫元物理,实际上 meta 表“…之后"之意,又有“超越”的意涵。亚里士多德觉得除了显性的物理之外,一定还有某种存在在主宰着这一切,metaphysics 就是研究这个的。当年传进来的时候,日本哲学家井上哲次郎取《易经·系辞》中“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的前半句来对,译作“形而上学”。晚清学者严复不买账,以”玄学“译之。我觉得其实可以翻译作”道学“,中国人一下子就能明白意思了。

东方讲阴阳五行,十大天干对应木火土金水相生相克,中医风水之类的学问也构建于这套体系之上。西方亚里士多德讲四元素:从中心往外按照运动的倾向性分为土、水、气(风)、火四种,以及“以太”这种第五元素。哈利波特的四个学院,西方占星的分类都是遵循这一套,和地心说相辅相成。《世界观》这本介绍科学哲学史的书里有更完整的阐述,感兴趣的可以去看看。

这其中研究命理的部分,东方有生辰八字和紫微斗数,两者同源于《周易》,前者大家比较熟悉了,后者属于帝王之术,当年得在宫里才有机会学到,后来随着国民党败走,带跑了一众贵族,倒使得这门学问在港台大发展。而西方古典占星学诞生于美索不达米亚平原,后来传入希腊被纳入亚里士多德的体系发展。17世纪随着哥白尼推翻地心说以及天王海王冥王星与小行星带的发现,使得原有的理论体系瓦解,催生了现代占星。

总之不管是中文所说的玄学,还是英文里的 metaphysics,都和神仙鬼怪没什么关系,也并非封建迷信。古人虽然技术手段有限,但克制不住灵魂对追求世界本源的渴望,于是按自己的思路发展出来一套似乎能说得过去的理论。其中一些在后来的过程中不断被继承发展,后人吸收了前人的智慧,又根据新的经验去更新原来的知识体系,有些想法能够很快被验证,有些需要时间沉淀,而有的可能到最后发现是错的。那也只好重新来过,社会就是这样螺旋发展的。

韦伯望远镜拍摄的船底座星云

我自己从小就对未知的事情挺感兴趣的,小时候的许多个暑假上午都是在Discovery 频道的陪伴下度过,对史前有哪些生物、分哪些断代、太阳系有几大行星每个行星什么特点有几颗卫星、恒星死亡后会有几种结局如数家珍。

上小学的时候参加过天文比赛,拿了个二等奖(虽然有一道关于白羊座位置的题目偷瞄了别人)。中学时代喜欢做做电脑动画,当过文艺委员和电脑课代表,偶尔在班会上演演小品,同时沉迷于阅读每月一期的科幻世界。

后来选修了物理,大学考了计算机专业,不过也没太认真学习,成天参加各种学生社团的活动。毕业后还是顺理成章的成了个程序员,工作中大部分时候都是和比较理性思维的人打交道。这大体是我的成长经验。

我自己总的来说也是个理性派,需要“说得通”才能信得过。但是由于有一些对占星颇有研究的亲密朋友总是热衷于把我当做研究对象,也就对这里面的门道有了一些耳濡目染。真正促使我想要深入了解的还是一些自身身上的应验。

比如我有位一直对占星饶有兴趣又不以此为业的朋友。好几次去她家做客,她都会拿出”测测“app给我算一算。什么古典占星、现代占星、紫微斗数、印度占星、人类图挨个往我头上套。还经常会在我工作或者谈朋友碰到困惑的时候来邀请我抽塔罗牌。然后我就发现,卧靠,好准啊,而且不是某一种方法准,而是几种方法都很准,有些时候看到一些”指示“甚至会油然而生一种被理解和接纳的感动。

对占星有了解的朋友应该知道,这套理论不是给你贴一个标签,哦处女座,强迫症;天蝎座:腹黑;摩羯座,工作狂,就结了。而是涵盖了整个人生的各种议题,生下来是什么样,思维会有什么倾向,随着时间推移事业爱情又会如何发展等等。

不了解的朋友会用自我暗示来进行解释,说讲星座的人会写一些模棱两可的词,然后当你觉得在自己身上应验了就觉得他准了。以我的理解,是,但不完全是。这些暗示确实会对人产生影响,但不占主导。

以我自身为例,我太阳摩羯,水星水瓶,火星白羊,月亮双鱼,南交处女,北交双鱼。代表我一开始看起来会比较工作狂,思维习惯比较高维度,兴头来了行动力会很旺甚至有点莽,心思细腻多愁善感,人生轨迹以实用作为基石,逐渐放下对秩序的执着去拥抱和接纳多变的世界。出生在北交双鱼的灵魂亏欠宇宙巨大的自然能量的债务。几百年的人生轮回经历,他们习惯擅用心智和逻辑思考生命。” 太对了!不然我干嘛现在坐在这里写这篇文章?而正因如此,才要学会”从逻辑的牢笼里挣脱出来,纵身跃入风中,谛听大自然的声音,与大地共鸣和声。“

紫微斗数说我太阴落命宫,代表心思细腻、温柔敏感、文静秀气有爱心云云,太阴就是月亮嘛,这和月亮在双鱼宫的意涵何其相似。紫微还说了,我的夫妻宫会不太顺遂,这里很有意思,点进去一看下面全是摩羯和水瓶。但是小孩儿会比较出众(如果有的话),嗯,我在自己还是个小孩儿的时候就对一些小孩儿教育类的话题蛮感兴趣的。

再来看印度占星,我是壁宿。“二十七星宿最爱玩三大宿之一,与角宿,危宿并驾齐驱。比起逻辑和理论,更倾向于感受。对艺术,生活中美好的事物会有特别的感悟。” 嗯这也挺双鱼的。”虽然乐于助人,但是壁宿自身却活的比较孤高,不会轻易的打开自己的心门,在亲近朋友的挑选上也非常严格,需要换时间慢慢去相处,观察。对壁宿来说,内心最最需要的,可能就是属于自己的水帘洞。“ 这就很摩羯和水瓶,以前领导也老说我太孤高了,但是没办法啊,我就是这样的。

还有人类图(Human Design)测出来的“投射者”也挺准的。简单说下吧,这个学问是上世纪一个叫 Ra Ura Hu 的加拿大人发明的,据祖师爷自己说,一切都来自于1987年智利的一次超新星爆炸,他本人“突然被一道光击中了”,然后有个声音问他你准备好工作了么?然后那个声音就开始手把手带着他,向他传授信息,他就负责记录整理。至于这个事情到底是祖师爷自己编的还是确有其事,也只有他本人知道了。人类图结合了卡巴拉生命之树、占星术、印度脉轮和易经等古老的“科学”又结合了一些现代的发现和方法,主要是一门让人们可以认识自我和他人特性,从而更好运用自身的工具。

人类图(Human Design)的宣传图

以上这些方法虽然是不同文化独立演化出来的占星术,但都有一个共同点:输入的都是命主的出生时间和地点,以当时天空的景象是作为背景条件,输出的结果则是人的性格和命运。命居然可以算,这科学么?这非常何止科学,简直科学!接下来我就来说说为什么科学。

先讲一个生物学小知识:鳄鱼蛋刚生出来的时候,是不分雌雄的。雌雄是由孵化的温度决定的,巢穴的温度在27到29摄氏度,孵化出来的大部分是雌性,在33到34摄氏度,孵化出来的大部分是雄性。乌龟也类似,其他物种好玩的性别决定因素先不岔开聊了。

刚破壳的小鳄鱼

那么我们看,站在一个人类研究员的角度,只要知道了温度是不是基本就能八九不离十的知道小鳄鱼的性别了?温度是由什么决定的?日照时长、角度、保温条件、气压、是否靠近水源都会有影响对吧,是不是自然条件下和时间空间就都有关系了?

再来看我们人,天气好的时候是不是心情就会比较好,下雨天如果人正好在外头淋雨是不是通常就会很毛躁?月亮的引力会带来地球上的潮汐变幻,我们的身体中也有65%是水组成的,又何以不受月亮和地球位置的影响呢?

泰安九女峰“故乡的月”仪式堂

恒星和最近的卫星对我们有影响,自然太阳系中的其他行星也会产生相应的作用。而那些闪耀的星星,虽然离我们甚远,却是遥远之地最具影响力的存在,如同古代的先贤一般,跨越时空,对今天的我们产生着影响。他们不仅影响个人的性格脾气,也影响着这颗星球上的自然环境和社会发展。

好了,假设有了,怎么将其发展成一门学科呢?实验+经验总结。正如牛顿得到万有引力公式:苹果砸在脑袋上,让他思考,会不会使得苹果落地和地球绕着太阳运行的是同一种作用力呢?同样的,古人有了星空对我们影响的脑洞,接下来就是通过不断的实验来得到真相。

但是相较于只和物体质量相关的引力公式,人类如何被天体影响涉及的性质变量环境都太庞杂了,很难一个公式搞定。这种预测如同天气预报一样,做不到完全的准确,只能给个大概。总结这门学问的先人凭感觉先猜一个对照关系,再不断的通过经验总结来逼近真相。

数理统计里有一招叫做“蒙特卡罗”方法,对于统计一些无法直接计算或者计算代价过高的问题,采用随机撒胡椒面+统计概率的方式来得到结果。在实验次数达到一定数量之后就会越来越逼近事实。比如地上有一个猫猫投影的面积,那我可以在房间里随机的撒豆子,把掉在投影里的豆子数除以总数,再乘以房间的面积,就得到了投影的面积,撒得越多结果越准确。研究人的测算所面对的属性会更多,“解”所在的空间维度比二维平面复杂许多,但道理是类似的。

这是啥?这不就是大数据用户画像么。只不过古代的计算统计手段没有现在这么先进,但经过了漫长的时间积累也得到了不少模糊的结果了。这就是我所理解的占星的本质,今天我们的观测和计算手段都有了更长足的发展,自然也就可以得到更接近真实的结果。

位于北非摩纳哥的赌城蒙特卡罗

那么命是什么?我们刚才讲到,一个人的性格会受到出生时的天象所影响。此后的社会变化自然环境个人命运都无不受到天象影响。有的人会说我命由我不由天,那我们说得绝一点,每个人,我预言你会在120年之内死掉,并且肯定死在地球上,这肯定没问题吧?啊当然要是马斯克在50年内有本事上火星了,那我说你肯定死在太阳系那问题肯定不大吧?

命就是这种东西,热带丛林的一只蚊子大概率一辈子都不会离开它所在的水塘,鸟类会随着群体迁徙,若不是人为运输,一只狮子也很难出现在西伯利亚。人类也是一样,八十年代末出生在上海的我,受到这个时空下环境的影响,会有更自由主义的价值观,这样的价值观指导着我的为人处世。全球化兴盛了几十年,使得资源不断向头部的集中,许多落后的国家地区的本土产业受到这份势能的冲击,变得越发惨淡。在逆全球化的思潮下各国开始转向保守,而这份保守又让在自由主义环境下成长的我感到一些迷茫。

再来,我,一个自带对世界巨大好奇心,喜欢琢磨高维度事情,又在人生的前半段会比较工作狂的人,是不是就会因为思绪精力不是在工作就是在抽象事物的琢磨上,从使得期望物质生活和得到关注的年轻女士觉得被冷落 ,导致谈朋友经常谈崩?而和更接近“本原”的小孩和动物的关系则会更亲近呢?

一杯包含着泥沙和酒精的水,在搅动之后会短暂的混合,随着时间推移,尘埃落定,一切回归寂静。人类社会也是如此,没有外力作用的情况下,系统总是上演同样的戏码。甚至于,当我们身处某一段“波”的中途,看到波的一时的起落会以为那是真实,而当我们拉远了看,波本身才是真实,甚至过去和未来的分别都变得模糊。

既然一切都早有注定,那我们到底有没有自由意志呢?有,但不完全有。

高中的时候班里坐位排成四排,为了大家的视力和颈椎健康,每周会定向换排,大家也好都有机会靠窗坐坐。我坐在班级的最后一排,所以每过四周,我就会坐到靠近班级后门的位置。当时我常常就会想,理论上我可以在不引起任何人注意的情况下,趁老师面向黑板的时候偷偷溜出去。我可以么?当然可以,但是一想到会不会有同学发现,万一被发现可能放了学还被批评教育,以及因为漏听课导致后续需要额外的时间来补偿,我就不会真的这么做了。

好比乘坐一辆从上海出发去往北京的列车,理论上你可以在任何一站中途下车,你可以,但是你不会。我们无时无刻不身处内在世界和外部世界对我们共同的约束之中。小到个人选择,大到国家发展莫不如是。知道命运之后是不是可以躺平等待命运到来?你可以,但是你不会。毕加索可以去画米老鼠么?他可以,但是他不会。《黑客帝国》中,对世界充满怀疑的托马斯安德森先生放弃吞下红药丸成为尼奥,而在Matrix 中安度余生么?他可以,但是他不会。长者可以不做国家主席么?他当然可以说另请高明吧,但是中央都已经决定了,就你了。

选择蓝药丸:继续在虚假的愉悦中生活;选择红药丸:迎接残酷的现实。

真是天命难违。那么硬凹可以么?可以是可以的,但是轻者会堵,重者会断。互联网公司鼓励不会不要紧,可以学,但前提是在适合自己的领域。少年说里写了56本小说的的文科脑袋小孩硬是被爸爸按头学数学。这就好像一个方块被塞进了原型的模具里,要么一直难受着,要么早晚弹飞。

但即使宏观的趋势是确定的,微观层面的扰动仍然伴随着我们的体验。吃到好吃的时的欢喜,和美丽女士共度时光时的愉悦,探索知识解决问题时的豁然,都值得走此一遭。好比即便已经了解了旅行目的地的景色,我们依然愿意掏钱买上一张机票,去走一趟,去感受原来这里的风是这样的,空气中的花香混着牛粪,而身处在高山下的感受原来和仅仅在照片里看到的有如此不同。

《你一生的故事》中,语言学家路易斯在洞悉了七肢桶的环形语言后,获得了预知未来的能力,知道自己未来会和此刻有点嫌弃的物理学家结为夫妻,并且育有一位女儿,女儿会健康成长许多年,但最终在25岁死于攀岩。路易斯知晓了这一切,却还是任凭一切发生,因为拒绝结束亦不会有开始,没有死亦不会有生。自由意志存在于列车开门时踏出的那一步,是物理学家问路易斯是否想要个小孩的时候,毅然回答的那句:是的。

七肢桶远道而来给路易斯上课

前两天看到关注的一位小艺术家说自己和另一位上海朋友都要去杭州,于是各自约了一名在杭州的好友,结果发现这两位好友居然住在斜对门。

之前在一个公众号“Wu小屋”看到过一个故事:主人公12岁时在自己的县城遇到过一名外教,收获了一段难忘的师生关系。但在外教离开后完全失去了联络。若干年后,当她来到纽约出差,在一系列阴差阳错下,遇到了一对陌生背包客问路。而随意的攀谈居然帮助她找回了这位失联13年的亲密老师。这段故事令我印象非常深刻和感动,对细节有兴趣的可以去搜索《从此我相信了宇宙不是无序的 · 我的故事 (一)》

我自己也有过类似的体验,四五年前我在上海想租房的时候,看了一套在人广附近的房,虽然没最终租下来,但是加了租最大一间带我看房的女生。后来发现她和我之前业余时间合作过的一位产品经理居然认识。而这位产品经理,曾经也出现在过我另一位朋友婚礼上,而出现他的那张照片上面,还有另一位我第一份工作中的同事,当时我与这些人都还不认识,但我们却出现在了同一个场合。

是不是很巧?是巧,但也没感受中那么巧。当我们说“巧”的时候,我们的脑内认知是,这个世界茫茫众生,天光地阔,在特定的时空下相遇、重逢,何以可能呢?然而实际上,我们的际遇,接受到的讯息,接触到的人,已经在一些维度上收束了世界线。

有一种猜数字的魔术,心里想一个1-60的数字,然后魔术师依次会问你这个数字是否存在于某张卡片上。无论你想的是什么数字,在经过这番反馈之后都能精确的猜到这个数字。

比如42好了,这个数字分别存在于天蓝色、玫红色和紫色卡片,这三张卡片的第一个数字分别为32、2、8,于是只要将他们相加就能得到42了。这个魔术只不过是使用了二进制精心设计的数字排布的把戏,和二分法没有太大的差别。但是我们线性的认知会觉得60个数字,居然使用用6张卡片就能确定了,好神奇。

心灵感应 测算MM年龄神器

同样的,每个人成长的背景,信奉的理念以及与生俱来的特质,决定着我们的审美、影响着我们的判断和行动。这些经历如同无形的筛子,过滤之后剩下的,已经是一个很小的集合了。比如第二个故事里的地铁上问路的背包客,真的是一对随机出现的陌生人么?有没有可能是一个西装革履的基金经理?一个流浪汉?一位小提琴家来问路?是不是想想觉得不太会?正是如此,是这对背包客“认出”了她才会向她问路,然后才有了之后的奇遇。一些人即便同处一室,彼此之间却并没有什么关联;而另一些人,千山万水间,亦能一眼识出:是的,是你,我们又见面了。

还有更有趣的,一位群友分享的印度纳迪叶,仅仅是提供了指纹和出生日期。印度人于是开始在一堆叶子中寻找属于她的叶子,找了五个小时终于找到一大摞写着泰米尔语咒语的叶子,占卜师于是一张张将其念给湿婆与其妻帕尔瓦蒂听。据此占卜师就道出了他父母中文姓名的拼音。

有没有一种可能占卜师其实是顶级黑客,把中国政府的数据库给黑了?听起来代价太大收益甚微,好像并没有更合理一点。根据我前面的思路,其实每一代人的姓名拼音所存在的“集合”是相对有限的,爸爸各种军勇辉,妈妈各种芳丽娟;八零九零各种伟杰强、丽静洁;再到零零后就是各种子轩梓欣紫萱了。虽说如此,能通过这样的方式来预言,背后的逻辑还是无法让人无法明晰。

鲸鱼能接受和发出人类无法听到的低频声音;蜜蜂可以看到花朵上绚丽的紫外线图案;蝙蝠可以通过地球的磁场来导航飞行。生存于东南亚海岛的巴瑶族可以不借助任何设备潜入70米左右的海底。人群中的一些人,或许在感知超验的信息时也能比他人更得心应手一些?又或者如若未来的某个时代,人工智能技术业已成熟,只要使用就好,越来越少的人投入原理的钻研,那在那时候的人看来这一切是否就如同有神力?

我自己去年夏初的时候,在一段非常困顿的时期,深陷泥潭、踌躇难行。于是占星师好友再次邀请我来抽塔罗牌。我提出我关心的问题,一年之内都可以,塔罗牌会就我的问题给出答案。我当时看不清眼前的路,说那要不先抽一年之后的状态吧。朋友开始洗牌,而我针对提出的问题开始冥想,当我准备好了就喊停,随后我在1到78之间报出一个数字。根据选择的数字,得到了一张太阳牌:牌面是一个出生的婴儿充满喜悦的骑在白马纸上,太阳的光芒和能量洒在他的身上。这怎么可能呢?这一切何以能够成立呢?我心中的充满着怀疑。

接下来是五张牌,分别对应着当前的情况,以及我做出两种选择后分别将会面对困难与挑战。于是我们再次开始洗牌、冥想、报数。这次得到的牌是左边这张星币五,画面上虽然有钱但却不属于他们,瘸子和流浪汉两人在大雪纷飞的困顿中惨兮兮的相伴前行。何等的精确。

后来我确实经历了一段非常辛苦的时光,但最终虽然结果远算不上美满,但还是度过了。年初的时候我辞去了原本的工作,开始在家办公。四五月份的时候虽然上海封城,但是因为当时父母都搬来了我这里一起帮忙,所以家里倒是不缺物资。同时我开始尝试学习和接触有兴趣的新事物每天都很开心,如同太阳牌所预示的。我说不出话来,唯有臣服。

星币五与太阳

作为一个生存于三维空间的生物,我实在无法继续通过科学来解释这一切。或者说我们今天的科学所依赖的测量手段太有限了,只能做一些思想实验。如若我们是二维平面上的蚂蚁,当平面被扭曲重合,我们会发现原本无法相同的面居然连接了起来。同样的三维空间如果存在一种扭曲,是否此刻在我们的内在发生的事情也对他处的外在产生影响?

1930年,精神分析学家荣格以“共识性”(Synchronicity)来定义这种非因果性联系现象,无法解释却真实存在。1935年,薛定谔关于“猫态”的论文中首次提出了“量子纠缠态”:当几个粒子在彼此相互作用后,由于各个粒子所拥有的特性已综合成为整体性质,无法单独描述各个粒子的性质,只能描述整体系统的性质。虽然违背直觉难以理解,但确实一次次被印证是正确的。

当我们行至此处,似乎如同经历了先贤一定也曾经历过的种种,以一种新的面貌重新站在了他们曾经站过的地方。回望来路,迈向前方。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