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早日記

夢2

廣場變成了行刑場。二三十支人數的行刑隊端著槍,聽從口號:

站立!開槍!

蹲下!開槍!

匍匐!開槍!

沒有人倖免於難。公英隔著人群蹲著看著我,看上去淡然無所謂。

你想不想死?

我腦海中浮現許多畫面,是熟悉的朋友一個個倒下的聲音。我怔怔地看著他,沒有說話。

蹲下!口號響起來,該我們赴死了。

趴下!他迅速說,動作快速敏捷地拉我倒地。

開槍!口號再度響起,我來不及看到身邊的人倒地,人群已經開始站立。

站立!

公英拉著我穿過廣場,往東側天橋連接處跑。那是政府辦公大樓!我喘不過氣,心裡驚訝而沒有力氣,也不敢問。

我們匆匆跑過天橋,裡面就是一個大廳,已經聽不到口號,只有隱隱約約的槍聲。散落的幾個的政府人員看都沒有看我們一眼。

公英平靜地往大廳北走了,迅速消失在我的視線。一位穿著英式西服的紳士從大廳深處往我這裡過來,讓我跟他走。

他是這裡的管理員。他這麼介紹自己。

我不知道我們去哪裡,只跟著他往深處走去。

穿過大廳的走廊深處,展現兩邊的是女性宿舍。盡頭是他的辦公室。

兩個女孩從宿舍跑了出來,藏在他的辦公室。聽到我們的腳步聲,她們翻過這個17層的玻璃窗台,跳下狹窄的陽台——它剛夠兩個人緊緊挨著平躺。

辦公室有逃生通道。後來我在電視上聽到為爭取自由犧牲的人士名單,裡面報道到公英還有這兩個女孩名字與照片時候,我哭出了聲。

我獲得自由了嗎?我不知道,或許我在監獄看到的電視。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