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代经济学观点: 马克思

spock

为什么没有后续了呢, 主要是在整理哈耶克的时候重新读了自由秩序原理和一些之后的人写的作品, 然后发现, 和过去理解有点不一样, 不太敢写了. 马克思我了解的最少, 所以最敢胡说一通, 哈耶克的话我个人看的最多, 反而到不敢写了...(其实是忙于应付答辩吧)

「Stand With Hong Kong 」中国叙事里的孤立与霸凌 | 我是出生在1989年的中国人04【我的N个中国】

spock
回覆
楚天白@StephaneBai

我觉得这件事倒不一定分为代表/不代表, 而是可以讨论一下广东人/香港人这些标签在这个语境中意味着什么.

我觉得在这里作者说广东人只是想说自己过着有广东人特点的生活, 然而这个生活方式是自己一些想法产生的原因. 并没有说广东人(或者说有这种生活特点的人)都应该有这种想法.

(不过按这个标准代购那段有一些代表所有代购者的遭遇)

(借此机会再废话两句, 这个只是个人意见(上边也是, 只是这个更个人一点). 我觉得在社交媒体上说话不用向学术研究这么严谨, 如果说社会学研究那么第一点就是要知道个体差异是非常大的, 每一项研究除了得到的值, 方差(衡量个体差异的大小)也是很重要的, 甚至有时方差模型是不适用的(比如不是同分布的时候). 但是在生活中粗略地使用一些笼统的指示群体的词语的意义在于说明一种思维逻辑的可能性而非必然性时, 是不需要深究的)

(关于最后一句话举一个的例子, 比如我在说北方人比较豪爽, 南方人比较心细的时候, 并指示将其做我的一种感觉时, 我不需要特意论证这一观点, 但是当我比如将他作为重要论据时(因为北方人豪爽, 所以...)我觉得我就需要说明, 比如根据 中国人集体主义的南北方差异及其文化动力, 马欣然 et al 以及Ingroup Vigilance in Collectivistic Cultures, Shi S Liu, et al, 我认为北方人比南方人更豪爽, 而南方人比北方人更细心, 所以...)

今天之后,我还敢在Matters上继续写么

spock
回覆
柯痞2020@kp2020

我觉得ccp建墙, 逮捕的目的是恐吓这个事情已经不是个人观点而是客观事实了, 和思维方式关系不大吧. 我不是通过我害怕来推断这个事情, 而是通过很多人在生活中开始自我审查了这件事来推断的(或者说这个问题出现的本身就说明这个恐吓是存在的? 不知道能不能这样说).

然后您说的第二点我不太懂, 我觉得发表观点这件事本来就应该是没有后果的啊, 为什么会说到承担后果呢?

spock

其实有一点就是如果要匿名那从一开始就必须匿名, 所以如果要匿名的话意味着自己的作品和之前不能有关系。

还有一点就是这个更多的是一种恐吓, 或者说让一般人不去麻烦(我为什么要去写这个文章)。技术手段的确很多, vpn到tor,如果还不行就i2p甚至retroshare, 但是为什么我要把自己变成特工一样的人物成天提心吊胆的呢?

我眼中的言论自由,就是不受恐吓, 没有特殊条件的言论自由, 而国内的环境只有宽松的压制和严格的压制两种, 从来都不是依法,而是随意管控,只要有这个随意性, 很多人都要提心吊胆。

最后在这个悲观的回帖下, 我写一些乐观的展望, 因为这种管控我相信持续不了太久。因为只要是管制信息流动, 都会造成资源浪费。 我相信自由法制的市场展现会有巨大的发展,会将实施信息管制的国家甩在后边, 而那时后者就不得不接受前者的制度,否则就是脱离国际社会。

什么是西方的人权

spock

其实所谓的西方人权, 分为起源于欧洲的天赋人权思想, 和起源于苏格兰的人权来自人的思想。 前者认为人的一些权力是天生就应当保证的, 而后者则认为人的权利来自社会的进步, 保证人权也是为了社会进步。在现代的语境下, 然而前者多指一些基本权利(生命, 自由等)而后者更多指一些社会权利(隐私,便利等)。 不过国内很多人总是先论证后者不必要, 然后否定前者。

后六四时代的自由主义国际秩序

spock

我的观点是任何问题都要在其历史语境下谈论. 比如种族问题一直是邪恶的, 然而在20世纪还坚持种族隔离主义的国家(比如南非)和18世纪开始就辩论平等主义的国家(比如英国)的邪恶是不同的. 前者是开倒车, 后者只是因为历史原因, 还没有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