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宇航员

在空气稀薄的时代 必须自己制造氧气

沉默或被迫沉默

最初来Matters,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因为豆瓣上的发言被审查和删除。而最近又听闻有大批人被销号,时代也终于到了,殃及池鱼的时候。我们是如何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呢。

“我们爱的是人民拿出爱国心抵抗被人压迫的国家,不是政府利用人民爱国心压迫别人的国家。我们爱的是国家为人民谋幸福的国家,不是人民为国家做牺牲的国家。” 这是1919年陈独秀发表的《我们应当不应当爱国》,然而他在两年后与李大钊一同成立的中国共产党,到了今日成了利用人民的国家,压迫别人的国家,牺牲人民的国家。倘使陈独秀复生,于今日再发表一番这样的言论,这位党的创始人怕是要被他亲手所建的党安一个“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或可在狱中见到一群仍怀着和他当年一样理想的人。

““共毛态度鬼怪,阴阳叵测,硬软不定,绵里藏针。” 蒋介石的日记,到了今日倒更加中肯了。毛泽东一手“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使政府信用彻底破产,使人见识了,一个泱泱大国的政府,是如何可以恬不知耻地出尔反尔。读章诒和的《往事并不如烟》,读到那些被这政策欺骗的人们,在不明就里时充满兴奋,希望,以为“民主党派”中的民主二字不再是空谈时,只有掩卷长叹,明知他们的命运而不忍再读,仿佛我不读下去,他们就不会被那时代的车轮碾碎。也许这掩耳盗铃,自欺欺人的本领,是在今日之中国生存下去的必需品。

中国人向来有那样旺盛的生命力,那样不屈服的心。即使1949年之后,被政府三番五次欺骗,折磨,利用,侮辱,损害,被狂热与残忍折磨了十年,被毛的自大与狂妄折磨了十年,毛一身死,仍然迸发出那样的活力,创造出那样一个八十年代,人们谈论诗歌,理想,书籍,人们追求宪政,民主,自由,人们在天安门广场上挽起手臂。那一年之后,坦克倒是没有开向自己的人民了,因为有了更加难于反抗的武器。不是说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吗。但这个政府三峡大坝都修得成,防得了川,自然也防得了攸攸之口。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吗。把“自由”变成敏感词就好了。把自由的代价变得如此之大,让升斗小民倾家荡产也支付不起。于是中国人的韧性就发挥作用,慢慢也就习惯了。我们中国人能够习惯一切事物,没有自由这件小事,又算得了什么呢。我们还有娱乐,八卦,正能量新闻。茶余饭后还有消遣。

然而这携卷一切的洪流,将人的立锥之地冲刷得越来越小,一个不小心就跌进水里,被水鬼拖下去,死了都不知道为什么。主动沉默,自我审查也还不够。要在嘴巴上贴三层胶纸,再缠上三圈。即使这样仍然不放心,不如干脆抹去他说话的空间。围墙越建越高,连人的词语也跟着变:从前叫“翻墙”,仿佛纵身一跃仍然能瞥见自由;如今叫“搭梯子”,辛辛苦苦把梯子驾到墙上,再汗流浃背地爬,还要防着冷不防梯子被人抽空。即使《楚门的世界》里在天边也还有一道门,而今日这假世界连门也不留,简直有封死天花板的趋势。

沉默已经不够了,因为若是这沉默里有选择,那就难保有一天你不会开口。不如就一劳永逸,割去舌头,斩断双手,大家来做个人彘,一人一口大缸,每天以名人八卦,综艺娱乐,抖音,小红书,公众号,做上好的泔水喂养。

好个天下无事,万世太平。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