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剎先生
羅剎先生

瀕危今天也在追求幸福117:日出日落

參考資料:Roxas楊大輝(2017/12)。缺乏動力怎麼辦?不去思考「為什麼」,我們反而得以行動。檢自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85894。

早安,陽光普照。


「為什麼即使我知道某件事情可能很重要,依舊沒有動力呢?」瀕危想。

「那是因為這件事對你來說根本不重要。」它回答自己。

「可是我不想再拿『應該』來約束自己工作了。」毅力和耐力經不起長期消耗。

「用緊張感當作動力也行不通,太影響心理狀態了。難道就沒有什麼方法可以讓人對沒有興趣的事物產生動力嗎?」瀕危很快就放棄沒有頭緒的思考,直接以沒有動力作為主題關鍵字,在瀏覽器裡搜尋。

然後今天的瀕危看見一篇文章,提到一項幫助提升執行意圖的辦法:使用如果…就…的句式。


「這個看起來很有趣。」瀕危的好奇心受到吸引。


「具體來說要怎麼做呢?」勇氣問。

「如果瀕危想和勇氣分享這個辦法,那它就要說出來。」瀕危馬上舉例。

「哈哈哈,事情的確變得很簡單呢。」勇氣咯咯笑著。

「如果你想要罷工的時候,那就罷工吧!」它故意壓低語氣說。

「哈哈哈這怎麼行呢。」瀕危笑著說。

「怎麼不行,只要你願意,沒有什麼不行的。」勇氣眼神和藹的看著瀕危。


瀕危正想張口,一隻手從後方勾上它的肩。

「所以你是想休息,還是不想休息呢?」心魔問。

「想的。」瀕危說。

「這不就得了,其它理由一點都不重要。」心魔鬆開手,往沙發走去。

「為什麼一直執著某個理由,然後來改變自己呢?」


「因為想要改變不舒服的狀態。」瀕危帶著勇氣一起跟上去,也坐在沙發上。

「落後於同屆畢業生的感覺,沒錢沒餘裕的感覺,環境不適合我的感覺,一點都不好受。」

「懂了,比較心態。」心魔說。

「如果我減少對物欲的追求,是不是就能心平氣和了呢?」瀕危自言自語。

勇氣拍拍它,「失去欲望很容易立地成佛的。」

「如果想多點生存欲,還是留點追求給自己吧。」心魔說。


「感覺你就是因為厭倦比較競爭,所以心靈才罷工的。」它說。

「還有經常提到的,覺得思緒混亂,很難理清自己的想法?」勇氣說。

「有部分的焦慮,的確是因為感覺自己落後『正常進度』…依照我聽到的說法,畢業後三至四個月通常已經找到工作了。如果以這個標準衡量,我的態度實在有點消極,到現在都還沒準備好應徵資料。」

「說是比較心態又不太對勁…這更像是我試圖給自己建立一個『正常人行為標準』,安排什麼時間該做什麼事。」

「這跟思緒混亂也有關係。腦袋同時間存有太多矛盾的想法,導致我很難決定要做出什麼行動。

舉例來說,找工作的正常進度如果是三至四個月,那同時存在的另一個想法就會是,根本沒有所謂的正常人模版,先休息再找工作,待業期跟我一樣長的也大有人在,況且最近景氣不太好。

因為沒有任何理論可以說服我自己,所以總是為了該如何生活感到混亂。」


「哇,我和心魔的話串聯起來了耶。」勇氣睜大眼睛。

「明白了,所以比起比較心態,你的狀況更像是為了在時刻變動的想法中,找出日常依循的規律,也為了不成為突兀的人,所以才會想用正常人標準來界定自己的言行,並在自己『落後』進度時感覺焦慮。」心魔整理了下瀕危的說法。

「而且矛盾的思緒一直存在,就像大腦同時存在多位指揮官,過多的指令讓部下不知道要聽誰的。」勇氣沉思。

「你過得很累耶。」心魔不留情的吐槽。

「我也今天才知道自己過的這麼累,而且這樣的日子還要繼續過下去。」瀕危一臉受不了的表情。

「如果想法和行動,能跟日出日落一樣自然且依循規律,那就太好了。」

「如果…就…這個句式感覺就像思考公版一樣,可以幫我簡化一點想法就好了。」它懷有一點期望。


「那瀕危你都是怎麼做決定的呢?」勇氣問。

「…好問題,我還沒想過這個。」瀕危表情陷入呆楞。

「喜歡?或討厭?」瀕危說得很不確定。

「一見鍾情的時候,很快就能根據錢包厚薄決定要馬上購買、延後購買或拍照留念;

如果特別不喜歡,馬上就可以排除選項;

只有普普通通、不喜歡也不討厭的選項最麻煩,會使用理智分析進行攻防戰。」

「普普通通的選項聽上去可有可無嘛。」心魔說。

「啊,說不定是這樣。」瀕危表情空白。


「哈哈哈,用喜歡或討厭做為分辨方法聽上去很不賴啊。」勇氣笑著說。

「做事全憑喜歡或討厭,有點任性吧。」瀕危很糾結。

「那為什麼不當個機器人呢?」心魔說。

「先生,我們不是極端主義者,你可以選擇80%、60%、40%的喜歡占比,其它再用你依重的理智去做決定。」

「什麼事可以用喜歡討厭做決定,什麼事情不適合呢?」瀕危在想像執行階段,馬上就遇見疑問。

「…也許你需要自己整理一本瀕危生活字典。」心魔的表情有些無奈。

「生活不易啊。」


「啊,離題了離題了。」勇氣突然想到什麼似的拍了下手。

「我們最開始是在討論如果…就…的句式要怎麼使用。」

瀕危想了一陣子。

「其實我也還沒有想出要如何運用。」瀕危哈哈哈笑著。

「完全不知道要套入哪個行為上呢。」


然後瀕危就忘記這個句式了。

光是掛念著要運用的想法,加上今天非常想要完成一篇心理狀況記錄,不再拖延,期待就很順利的實現了呢。


瀕危抬頭看著時鐘,時間已經不早了。


今天重覆以往的習慣,選擇熬夜來完成待辦清單。雖然精神輕鬆了,左腹靠近胃的位置卻有一點緊繃的感覺,是真的不適合再熬夜了呢。


晚安,今天瀕危在追求日出日落的幸福。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