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剎先生
羅剎先生

瀕危今天也在追求幸福115:井底之蛙

早安,天空有點悶悶不樂。


昨晚,瀕危的0點睡覺記錄再度破功。

因為它決定熬夜。

比較不同的是,這是次很克制的熬夜。

它沒有困於逃避工作的放鬆,也沒有滿懷焦慮,覺得晚睡很不應該,就只是想要把小說看到一個段落,所以才熬夜。

比起工作完想放鬆的報復性熬夜,這種反而讓人心甘情願的放下手機,準備入睡。


「我已經完成十七項待辦清單,持續零天0點前睡覺。」

「然後,今天的待辦清單是1句心理狀況記錄、修改履歷、0.5張畫作草稿。」

瀕危起床後,照慣例的默念成果和待辦清單,然後一邊洗漱,一邊思考起主動放鬆和被動放鬆的差異。


「前者的心態像是知道放假了,所以可以安心出遊;後者像是午休,是短暫的中場休息。」牙刷在口腔中刷出許多泡泡。

「說到放假,以前的假日多半在猶豫做作業的掙扎中度過,心態上偏向中場休息…所以我是因為連做好幾年沒給自己的心靈放過假,才會如此疲憊且拖延嚴重嗎?」瀕危漱了一大口水,把泡沫全部沖掉。

瀕危記憶中,只有約半年的睡前,有給自己好好「放假」。

「為什麼啊,我明明不熱愛工作啊?」瀕危既驚訝又郁悶地自言自語道。

它拿起毛巾清潔面部,再把用具全部歸位後,繼續苦惱著走往廚房。


「因為你是『乖』孩子啊。」心魔話剛說完,被勇氣輕輕搧了一下。

「好好說話。」

「我講話一直是這個風格,怎麼之前不說,到現在才打我?」心魔有些不滿的碎碎念。

「算了。」心魔懶散地說。

「你是不熱愛工作,可是你認為有很多『應該』完成的工作啊。」

「應該綁住了責任感,而責任感綁住了你。」勇氣說。

「即使現在在待業期,你還是很會給自己安排工作。為什麼呢?其實可以什麼都不做啊。」


心魔的問題,讓瀕危意識到自己仍然僵困於「一定要好好工作努力上進」的價值觀。

最好一點休閒都不要有。


「因為未來?」瀕危小心翼翼地說。

「你要為了未來,毀滅現在嗎?」心魔從背後勾住瀕危的脖子。

瀕危抓住心魔的手,又想了一下。

「因為休閒是工作後的一種獎賞。」


「這個想法真有趣。」勇氣摸摸下巴,然後說,

「工作和休閒捆綁販售啦,用時間買工作送休息時間啦!」

大家都哈哈大笑起來。

「典型的冤大頭,把時間用去購買本就有的東西。」心魔收回手,笑著擦掉眼淚。

「不不不。」勇氣搖搖手指頭。

「也不每位老闆都願意消費時間來休息的。有請瀕危為我們解說~」它假裝手拿一隻麥克風,湊到瀕危面前。


瀕危苦笑著看兩人。

「時間的先後順序不對,就換不到安心感啦。我想比起休息,購買工作的原因是為了買到安心感。」

「工作如何讓你安心呢?」心魔直接地問。

「因為付出了努力,所以有正當理由可以休息。」瀕危說。

有努力才有理所當然的疲累啊。

沒有努力就倒在床上,如果不是生病就是懶。

而懶惰是令人充滿罪惡感的標籤。


「這個正當理由,是解釋給誰聽的呢?」勇氣的問題直戳問題核心。

「問得好。是給遇見我的沼澤居民,和其他從閒聊之中認識我的人。」

人們到底想從閒聊中知道什麼呢?

多采多姿的近況?還是平淡的柴米油鹽醬醋茶?

沒有努力裝飾的生活,為心靈營造一個休養生息的環境,可是在外人聽來,你也沒有「生病」,為什麼老是躺著呢?

為什麼總是在看「沒用」的小說,日子未免過得太悠閒了吧?

久而久之,瀕危就很不喜歡透露近況;如果遇到閒聊,就把包裝好的事情隨意透露出去,至少不會換到「你怎麼這麼懶、真悠閒啊」,或是各種叫你「珍惜時間」的「好意勸說」。

沒有努力的平淡時間,真的是什麼不應該出現的運用方式嗎?


「所以正當理由是一種門面包裝?」心魔的總結一針見血。

「是偽裝。」瀕危調整用詞。

「這樣就不用聽見所謂好意的指正了。」


勇氣一直在沉思著什麼。

「那瀕危你認同不作為的休息等於懶惰,這樣的想法嗎?」

「我動搖了。」瀕危露出疲憊的微笑。

「同樣的行為獲得從不間斷的相同評價,我不禁質疑起自己的觀念。」


「話說懶惰算是一種情緒嗎?」心魔問。

「是行為形容詞吧。」勇氣總覺得把懶惰歸為情緒有哪裡不對勁。

「那瀕危你曾經主觀做出認為懶惰的行為嗎?」心魔又問。

「沒有喔。」休息行為才是它一直做的事。

「那些給與你懶惰評價的人,清楚你的身心理狀況嗎?」

「我想,它們從來都不知道吧。」瀕危笑了。

「畢竟說我懶惰的人從來都不認為我在休息,反而是不熟悉的人告訴過我,覺得我壓力很大。」


「那這份評價一點參考價值都沒有啊,用不著相信啦。」心魔大力吐槽。

「當所有常常接觸到的人,一直告訴我:要修改、你不夠努力、你很懶惰,然後又在我熬夜做事時問我要不要休息,最後會矛盾的不知所以,我倒覺得無比正常。」瀕危說。

「這就是三人成虎的威力,不然我根本用不上拖延症這個詞彙,直接說我在休息和從事興趣就好了。」

「你終於理解到自己逃避的本質了。」心魔說。

「另外不要趁機被動攻擊別人啦,要自己承擔選擇相信的責任。」


「心魔你,今天是不是有點嗆?」勇氣有些遲疑地問。

「是啊,因為我吃了魔鬼辣椒,從喉嚨吐出的話語當然也非常帶勁啊。」心魔翻了個白眼。

「才怪。」


「哈哈哈你們是在說相聲嗎?」瀕危再度笑得不能自已。

「總之絕對不是說來給你嘲笑的。」心魔再度勾住瀕危的肩膀,用力揉揉它的腦袋。

「欸欸欸別弄啊,剛整理完的頭髮。」瀕危奮力掙扎,好不容易才掙脫心魔的魔爪,摸摸自己亂七八糟的頭髮,欲哭無淚。

「哼,沒人告訴過你,要為自己做的事付出代價嗎?」心魔站在一旁環抱手臂,賊兮兮地冷笑。

「現在我知道了。」瀕危隨便扒拉幾下頭髮,大致回復原狀後就不再理睬了。

反正在房間也不會被外人看見。


「介於我還是對自己的懶惰深信不疑,暫時就不打算費勁去改變根深蒂固的想法了。」瀕危說。

「我還是先從我能做的著手吧。」


「能做的是指?」勇氣有不好的預感。

「今天的待辦清單啊。」瀕危一邊伸懶腰一邊說。

聽起來很正常。

勇氣鬆了口氣,隨後開始懷疑自己的預感失準。

「怎麼了?」瀕危因為勇氣古怪的語氣,有些疑惑的看著它。

「什麼事也沒有!」勇氣大聲的回覆,隨後就為自己欲蓋彌彰的態度感到有些後悔。

我最近的神經是不是有些太敏感了?

勇氣懷疑著自己,同時把瀕危推向書房。

「走吧走吧,一日之計在於晨!」

它怪怪的。

瀕危在心底默默地想。


心魔默默跟著本來就是怪咖的兩個人走進書房。

然後看見瀕危打開電腦後,精神狀態從原本的略有神采,一路下滑到無精打采。


「我果然還是,不知道自己擅長什麼。」它的語氣甚至有些抽搭。

「真突然啊。」心魔早有預料,而勇氣抵住自己的額頭,心想原來預感是應驗在這裡。

「你覺得自己不擅長什麼技能?舉例一下?」心魔應付成習慣,已經自有一套慣例詢問法。

「從寫履歷到畫畫,從找工作到人際應對,沒有一個擅長的。」瀕危感覺情緒再度滑落谷底。

「唉。」心魔嘆氣得瀕危的心跟著顫了顫。

「雖然你這隻井底的青蛙總是憧憬的仰望藍天,卻也免不了看見佈滿苔癬的石頭井壁啊。」

聽起來不太像指責?

瀕危低著頭,偷偷往上斜視觀察著心魔。


「首先,讓我們縮小一下範圍。你想討論哪個技能的擅長程度?」心魔問。

「畫畫?」瀕危小心翼翼地說。

「很好。請你舉例要能被稱為擅長的畫畫標準有哪些。」心魔直接忽視瀕危的小心思,繼續提問。

「應該是指透視正確、光影正確、擁有一套熟練的上色方式、線條俐落、打稿快速、熟悉工具這些...還有運鏡跟題材。」瀕危試著具現化自己對擅長畫畫的想像。

「先不說繪圖技巧與觀念的部分,這些能力還包括到攝影與企劃的領域了。」心魔說。

「你說的擅長,是指能夠運用上述能力做出一幅作品就算,還是要如臂使指的程度?」

「後者。」瀕危毫不猶豫地說。

「你覺得這些『擅長』,需要多少時間學習和累積經驗?」心魔向後倒坐在懶人椅上,右手搭上椅背,左手搭在膝蓋上,一副大爺的姿勢。

「七年?」瀕危沒有安排過繪畫學習計劃,所以只是大概抓了個時間。

這樣一連串的問題問下來,它也了解到為什麼覺得自己什麼也不擅長了。

「最後一個問題,你會如何稱呼擁有上述能力的人?」心魔問。

「大師。」瀕危開始為自己剛才的自卑感到尷尬。

「你認為自己的等級在哪裡?」

「...入門者。」瀕危眼神開始飄移。

「所以你拿大師等級的標準評價一個入門者,會覺得自己有擅長的領域才奇怪。」心魔把頭往後仰,徹底窩進懶人椅裡,一副受不了的樣子。


「謝謝你。我從來沒有思考過,判斷能力的標準是否出了差錯。」瀕危擦擦額頭,抹去根本不存在的冷汗,然後既誠心又慚愧的和心魔道謝。

「誰還不知道,都是老毛病了。」心魔擺擺手,表示根本不介意。

「現在感覺還好嗎?」勇氣關心地問。

「好多了,然後覺得剛才陷入自卑的自己好中二好愚蠢。」瀕危想掩蓋自己的黑歷史。

「哈哈哈都是成長的必經過程啦。」勇氣的笑聲穩住瀕危躁動的不安。


「回到剛才的話題。」心魔換了個姿勢,重新看著瀕危。

「從你列舉的標準裡挑選,你覺得哪些是入門者最需要修練的部分?」

「喜歡的題材、線條和用色。先專心把想畫的事物表達出來。」

畫皮難畫骨,先把核心的基礎練好,後續再慢慢填補上去就好。


「很好,恭喜你又解決一個疑惑!」心魔歪頭。

「所以,突然在思考自己擅長的事物,是遇見什麼難題了嗎?」


「呃,」瀕危眼神再度飄移,它還是不太習慣說出自己的各種猶豫。

「就是,寫履歷嘛,要介紹自己的專長實在有點不知所措。」它抓抓頭。

「然後參考資料找著找著,有點靈感後回去繼續看著履歷發呆,又繼續找參考資料...我發現根本不敢寫下自己的專長,怎麼想都覺得是誇大與欺騙,結果一直在搜尋資料和重新撰寫兩個流程一直翻來覆去。」然後就忍不住爆發了。


「履歷還未被他人看見,怎麼說得上欺騙呢?這是紀錄靈感呀。」勇氣笑嘻嘻地說。

「好好奇是什麼內容,讓你覺得是欺騙它人。」

「...其實根本沒有內容啦,我不敢寫出來。」瀕危左思右想,自己學習半年、一年、四年的技能都說不上基礎扎實,所以害怕如果真的要運用在工作,馬上就會被拆穿自己的虛假實力,成為一個「騙子」。

一想到這些,它什麼也不敢寫了。

「難怪你會糾結自己真正的擅長。」勇氣了然瀕危剛剛的難過了。


「你以前的履歷不是都有寫作邏輯嗎?」心魔感到奇怪。

「覺得怪怪的。」瀕危很是苦惱。

「如果寫一百字的概要?濃縮一下你的所有想法。」心魔提議。

「一想到『我要對別人說什麼』,就什麼主題也總結不出來。」瀕危會因為想像它人的看法,在意到腦袋一片空白。

「那寫你對自己的印象吧。這可是你自稱的長處呢。」心魔兩手一攤,把事情交還給瀕危自己決定。


「會這樣想的你真誠實,很擔心別人買到偽劣產品,不論是當老闆或員工,都不用擔心工作質量啦!」勇氣笑著誇讚它。

瀕危害羞的笑了笑,不知道該如何回覆。

「小夥子,你要記住,不要別人說一句你是騙子就相信啊。」心魔苦口婆心地說。它覺得瀕危實在太好騙了,說什麼都相信。

「哈哈哈不會的,從我們的對話中我一直在增進對自己的了解,已經具備一些判斷能力了。」瀕危假裝自信的模樣,讓兩人更擔心了。


「總之,我還是先按照自己的寫作邏輯寫點什麼吧,寫完才是最重要的。」瀕危獲得一些些勇氣,它搓搓自己的臉,準備繼續寫履歷。

「參考資料不是沒有用,看太多就迷失在它人的寫作思路裡了。」會不停比較自己與他人的寫作思路,本想截長補短,反而補成四不像。

等等,

「只看不寫的我,是不是也在逃避什麼呢?」

「怎麼說?」勇氣問。

「例如覺得真實自己什麼也不會,所以是個騙子,害怕被拆穿。」瀕危陷入自言自語和沉思。

「可是一直在擔心成品很糟,卻沒有行動,自然會消耗掉許多時間,拖慢工作速度...這種熟悉的行為模式......」

「對了!!」瀕危突然抬頭看向勇氣與心魔。

「這就是種逃避心理,在逃避看見自己的黑歷史啊!」

看見自己創作出不成熟的作品,尷尬到完全不敢去理解它,連修改都覺得難為情。


「瀕危,」勇氣鄭重的握住它的手,

「你要想,現在只有你能拯救這份作品了。」

黑歷史只能靠自己一笑帶過,才不會繼續被在意。

「也對,這樣想我就有勇氣面對尷尬了。」瀕危也鄭重的回握勇氣的翅膀,然後皺著一張臉,回到電腦前繼續修改它的履歷。


三人就這樣各做各的,直到瀕危的工作告一段落,倒在桌面上。

「終於告一段落了。」瀕危的臉貼著冰涼的桌面。

勇氣跳上桌面,摸摸它的頭。

「為什麼大家都有動力做事情呢?我如果失去情緒的推動,就只能依靠逼迫自己的方式起來行動了。」

「你不是會很自動的看小說嗎?」心魔說。

「說的也是。」瀕危把頭轉向另一側,很快又轉回來。

「就是覺得,哪裡不太一樣。小說更像是一種取得方便的安慰劑,緩解不情願的心情,但不能讓我找到願意主動從事,並樂在其中的活著的理由。」

「樂在其中的活著,可是大部分人的終極夢想吧。」心魔說。

「你正在尋找的路上呀。」勇氣安慰它說。

可是沒有理由,真的好難撐下去喔。

瀕危沒有說出這句話。

「那你有死亡的理由嗎?」心魔問。

「也沒有。」瀕危從來不主動找死,甚至會主動避開危險。

「我這個靠著別人活下來的傢伙,有什麼資格說我不想活呢。」它自嘲地說。


「因為這是兩碼子事啊。想法是沒有對錯的。」勇氣平靜地說。

「也是。」瀕危沉默了一陣子。

「雖然最近看似認真,我感覺到自己正在回到大部分時間都在看小說的日子。」瀕危覺得這樣的自己很懶惰。

「閱讀不好嗎?」勇氣問。

「...不,閱讀沒有對錯。」瀕危洩氣的領悟到自己詭異矛盾的價值觀。


「只是覺得,如果我是井底的青蛙,那最近一定是在跳往井外的過程中摔了一跤,再度摔落;還好在半途遇見個突起的歇腳處,不用重頭再來過。」它喃喃道,為自己最近逐漸下滑的狀態。

「井外的陽光,真的好耀眼啊。」它想上去看一看。

「那就繼續攀爬井壁吧,即使爬沒幾步就又跌回去,爬沒幾步就又跌回去,好歹也還是有向上移動的。」勇氣說。

「哈哈哈,有時候勇氣的鼓勵充滿厭世感呢。」瀕危輕輕笑了出來。

「厭世就厭世吧,只要我們還在一起,什麼都沒有關係。」勇氣不在意地說。

「是啊,有你們在真好。」瀕危唯獨堅信這一點。

「不要突然說什麼肉麻話啊。」心魔試圖撫平雞皮疙瘩。

「哈哈哈。」它一笑帶過。


瀕危在井底的時候,心魔先出現了;等它開始嘗試攀爬井壁時,勇氣也出現了。

有人陪伴的感覺總是好過很多。


陽光依舊在天上誘惑著它出去看一看,

它依舊重覆著爬上去再摔下去的過程。

只要勇氣心魔還陪在它身邊,那就再試一次就好了。


截止至今晚23:59統計,瀕危總共完成:

1句心理狀況記錄。

修改履歷。

1張畫作草稿。


晚安,今天瀕危在追求井底之蛙的幸福。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