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剎先生

瀕危今天也在追求幸福106:讚美自己

早安,今天天氣還不錯。


勇氣在琢磨換位思考的事情。

昨天的聊天更讓它意識到,瀕危時常使用懶惰、懈怠、笨蛋等各種詞彙,和不合理的要求管束自己,這樣實在不利於心理健康。

所以,是時候玩點新花樣了。


「今天就來練習讚美自己吧!」勇氣跳到瀕危面前,張開雙翅向它提議。

「好突然!」瀕危有些驚訝。

「因為我想和你分享幸福快樂的方法。」勇氣俏皮的說。

「哈哈哈好像傳銷用語。」瀕危先是被逗笑,而後和它聊起對讚美的看法。

「只是要如何讚美自己呢?我很少達成值得讚美的目標,如果拿生活瑣事讚美又有些矯揉造作,過於浮誇。」

勇氣拍拍胸脯,「這個我超會!例如想到有趣的玩樂點子時,就可以讚美『我想出一個超級有趣的點子』!」

「那還滿隨緣的,好點子不是天天有啊。」瀕危說。


「你之前收到讚美或讚美自己時,都是什麼情況呢?」勇氣好奇的問。

「作品或成績得到讚美,有時候自己也會很開心;少部分時候是真的感覺自己的點子很有趣,如果沒有人發現巧思就會挺失落的,覺得自己是不是孤芳自賞或得意忘形了。」瀕危想了想,這麼說。

「為什麼得到讚美是有時候很開心?」勇氣問。

「畢竟中文很多言下之意,說不定只是禮貌性的客套話罷了。所以除非我自己也認同,我才敢相信他們的讚美可能是出於真心。」

「是不敢相信還是根本不信呢?」勇氣問。

「不敢多一些。我是很容易得意忘形的人,一開心過頭就容易做出白目的事;為了客觀評價自己,也為了不繼續累積黑歷史,所以即使開心我也會把情緒壓下來,告訴自己沒什麼大不了的,要穩重。」

「聽起來有很多擔心呢。」勇氣說。

「你剛剛提到除非自己也認同,這好像是影響你判定讚美真假的決定因素是嗎?」

「畢竟覺得普通的作品,或單純不偏好的風格,這兩種情況下得到讚美也不知道它人欣賞的地方;在這種時候得到好評,只會令我懷疑自己的眼光準不準確。因為在我看來,並沒有它們說的那般好。」

「另一個原因是最近很提倡體貼、委婉的說話方式,為了不白目、惹人生氣,會盡可能挑好話告訴對方,讓兩人的交談順利不傷感情。

可是在這種情況下,我會很擔心虛假的評價會建立起我對自己實力的錯誤認知,所以不敢輕信。」

瀕危嘆了口氣。

「我真想對所有人說:請誠實告訴我你們的看法吧,我承受的起,我只想知道最真實的回饋。假使我哭泣,也不是因為你們,而是我正在接納自己實力不足的難過,這是很正常的事,等我處理完情緒就會繼續進步的。」


「你需要的是分辨真假話的方法吧。如果真心讚美卻不被信任,我一定會很生氣並且不想再白費唇舌讚美你。」心魔無語地說。

「所以讚美自己挺好的,從自身標準出發的評價就可以安心認定是真實的。」瀕危說。

「當然,聽見他人的讚美還是很開心。」

「那你還是別期待了,自己來比較快。」心魔說。


「先排除真假話的議題,我提出這個挑戰的目的是為了改變心理環境。」勇氣故作神祕地說。

「心理環境是指?」瀕危有些疑惑。

「請你現在閉上眼睛,想像你心裡有一棟專屬於你的房子。描述一下它有怎樣的外觀和內在?」勇氣的語調很柔和,誘導瀕危放鬆,沉浸在思緒裡。

「我有一棟白色的平房,室內鋪滿了白橡木色的木地板,也沒有太多的家具,看起來很簡單、舒適;

房子有一個很大的客廳,和三個房間,只是除了客廳之外,其它房間都隱沒在黑暗之中;

客廳有一張大大的正方形的床擺在正中間,一面正對白牆,另一邊是大面的落地窗;窗簾綁在兩側,露出外頭的景色。

落地窗外是木造長廊,然後是草地,更遠方也是綠意連綿不絕的草原,全數被濃霧遮蔽,也掩蓋了房屋的蹤影。」瀕危嘗試「看」了下,複述出一棟很清爽的房子。


「聽起來真不錯呢。你有一棟聽起來很舒服的房子。那屋外的天氣如何?

房子外和草原上還有什麼?像是籬笆、動植物之類的。」勇氣問。


「是大霧的天氣。

這片土地長年都壟罩在夜晚之下,除了星星,沒有其它光亮;光亮會引來不好的東西;

房子沒有圍籬,可是有透明的半圓形防護罩,包裹住整個房子。

濃霧被隔離在防護罩之外,我看不清景色,外頭的生物也很難看得清屋內的景色。」瀕危猶豫片刻,才繼續說下去。


「防護罩外有零散在遊蕩的怪物,黑色人形,瘦如柴骨,有男有女,有些有穿衣服有些沒有,有點像恐怖片中會出現鬼怪形象;

平時它們會茫茫然的隨意走動,步伐很慢,可能遠離也可能靠近房子,

但是只要我一想到外面有怪物,瞬間就會有幾隻怪物被我的意念吸引過來,撲在防護罩上。

我可以清楚看見它們因為緊貼而凹陷的臉頰、充滿垂涎的眼神、張開的大嘴和鋒利的爪牙,通常衣著破舊骯髒,它們唯一的目的就是把我吃進肚子裡。」


「然後呢?」勇氣更加放柔語調,輕聲細語的問。

「我的防護罩很結實,會絞碎它們,然後濃霧會重新蓋住那裡,我看不見怪物,它們也看不見我。」

「現在,你會慢慢脫離這個專屬於你的房屋,重新回到現實。請你慢慢張開眼睛。」勇氣看見瀕危的眼珠子後,滿意的說,

「這就是你的心理環境了~」


「並不像是適合居住的環境。」心魔在心中腹誹。

「用一句話形容心理環境,你認為那是什麼樣的地方?」

「安心,但外界充滿危險。」瀕危說。

「這是你理想的心理環境嗎?」勇氣問。

「有待改變。」瀕危說。

「那麼你會想待在充滿讚美的環境,還是充滿貶低語言的環境?」勇氣問。

「平衡就好。讚美的環境會給人陽光的感覺,偶爾也要有些烏雲才剛剛好。」瀕危說。

「很棒的想法。」

「所以在更換居住環境之前,可以先著手改變心理環境。」勇氣說。

「從夜晚變成陰天也挺不錯的吧。」

「可以嘗試。」瀕危面露微笑。


「好噠,那就期待你的嘗試囉!」勇氣高興的拍手。


晚安,今天瀕危在追求讚美自己的幸福。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