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剎先生

瀕危今天也在追求幸福97:紙夾

早安,風中蘊含水氣,格外涼爽,是要下雨了嗎?


今天的瀕危在製作收集畫稿的東西。

「能看見你在使用不同的工具真令人愉快。」勇氣蹲在一旁看著瀕危畫線、裁切。

「你這話說的真奇怪。」瀕危注視著手中的材料,一邊分神和勇氣聊天。

「平常的你要不是掛著微笑看小說,轉頭就垮下一張臉抱怨閱讀時的心情有多焦慮,」勇氣在臉頰撐出微笑的弧度,又立刻把嘴角往下拉。

「要不就是在書桌前緊繃著神經找工作或練習技能。」它縮起肩膀,繃起可愛的小臉,把瀕危平時苦大仇深的表情與動作模仿得唯妙唯肖。

「像是這樣放鬆地做著...手工藝?原諒我不知道怎麼稱呼它,真的非常少見。」勇氣點點頭,表達對自己深刻的贊同。


「先叫這個...紙夾吧,我也還沒想好要怎麼稱呼它。」瀕危也不知道做不做得出來,反正先試試目前的想法。

「因為在工作沒有著落的時候,做這種實驗性的事情會讓我有罪惡感。」

看小說就不會嗎?勇氣把這句話吞回肚子裡。

「看小說會比做實驗更能令你接受?」勇氣不太明白這個選擇的邏輯。

「嗚,這麼說好了,如果用線性刻度來表現,小說坐落在休閒的極端,工作坐落在正式的另一個極端,而做實驗位處中間。所以當我勸自己做正事時,我會選擇工作;選擇逃避用的休閒方式時,我會選擇小說,所以做實驗很少會成為我的選擇。」瀕危如此解釋。


休閒○-------○-------○正式

看小說 做實驗 找工作


「所以做實驗不會成為你逃避時的選擇,也不會是讓你心安理得運用時間的正事選擇?」勇氣覺得瀕危想得好複雜。

「是這樣沒錯。」瀕危拿起工具,思索著要怎麼進行下一步。

「這樣分類很複雜耶,不都是自己想做的事情嗎?」勇氣只會按照心目中的優先級排列製作順序,按照它的觀念,它無法理解瀕危這麼做的原因。

「如果按照有動力實踐的優先級排序,那找工作一定是永遠的最後一名,所以我需要一個可以說服自己的新順序。」即使知道金錢和工作經驗都很重要,瀕危就是沒辦法說服自己重視它們。

「如果有一份工作是專職閱讀我喜歡的書目,不需要任何產出和接觸人,那我一定會非常樂意把找工作視為優先實踐的目標。」瀕危感嘆道。

「哈哈哈那大概要去夢境裡應徵吧。」勇氣被瀕危的夢想逗笑了。

「要做這種夢的機率想必很渺茫,所以才要在現實裡逼自己努力一下。」瀕危也只是說笑而已。


「啊,或是投胎成海蜘蛛那種因為生存環境極端,自身也沒有被利用價值所以沒有天敵的生物,想必也很不錯。」要為了活下去一直努力著努力著增進自我,真的是很勇敢的事情,瀕危想放棄很久了。

勇氣沉默了一下。

「那樣的話,我會非常遺憾沒有機會見到你。」缺少濃烈的情感,是誕生不出情緒種族的。

瀕危也沉默了,它同樣慶幸有機會見到勇氣和心魔,只是,真的好累啊。

「嘛,所以我們的相遇是奇蹟啊。」

因為它剛好投生成人類,因為剛好的情緒波動,因為勇氣這份靈魂的誕生。


這種沉重的話題還是不要繼續的好。

瀕危打算岔開話題,勇氣提前一步,

「如果努力是很痛苦的一件事情,那麼要不要試著放棄努力?」勇氣說的很認真。

「我們不是在經營人生遊戲嗎?那為什麼不試試以玩樂取代努力?」

「就像你現在在做的事情一樣,做實驗性物品應該讓你很放鬆吧?」勇氣比向瀕危手中的半成品紙夾。

「因為經營遊戲需要金錢啊,像是人物的性命可是以秒計價的呢。」瀕危歪頭看著勇氣,想聽聽它會說什麼。

「你都不想當人類了,還這麼在意金錢做什麼。」勇氣冷酷的說。

「既然找工作是實踐選項的最後一名,那為什麼不乾脆刪除呢?」要收束目標,留下最想執行的少數幾項,勇氣想。

「因為捨不得你們生活在不好的環境,因為我還不敢自殺所以需要它。」瀕危說的倒是很理直氣壯,它還在理財呢。


「...狡猾、太狡猾了!」勇氣又羞又躁,在原地煩得直跳腳。

「想說漂亮話就不需要後面那句了,如果你死了我們也沒有人需要它了,這就是一句廢話,你也有品質的活著啊!」

「可惡,就不能乾脆一點的放棄或執行嗎?」勇氣繼續認真的思考。

「那就只能轉變看事情的角度了吧,不論是用有趣的敘述手法寫履歷,或是只找有趣的公司,把無聊的事情全部變成有趣的玩樂,這樣就符合遊戲的精隨了。」

「再不然也要調整休閒與工作的配比,總不能總有一方極端的佔據大多數時間吧。」


「你為什麼會選擇單張的紙畫畫而不是本子?」勇氣自言自語完畢,把關注點放回瀕危正在做的事情上。

「因為我只是隨手練習或塗鴉,便宜的練習紙就足以滿足使用需求;而且它有種隨興的魔力,讓人格外不害怕超出邊界,想畫就畫,想嘗試什麼就隨意嘗試。若是繪圖本,裝訂的縫隙總讓人覺得運筆不順,也會很注意線條與邊界的距離,不如練習紙自在。」瀕危加上一句備註,

「當然,要看每個人的使用習慣。」


「那你想做的紙夾有什麼功能?」勇氣好奇的問。

「蒐集紙張時可以翻閱,但是這些畫稿都可以拿下來,不會像本子一樣裝訂後就不可回覆單張的狀態。」瀕危正在做紙夾的最終安裝。

「資料夾和大夾子不行嗎?」

「前者不划算,練習畫稿增長的速度偏快,每張單獨收納很快就沒位置了;後者我怕畫稿留下壓痕。」

「那成功了嗎?」勇氣看瀕危小心翼翼的把紙夾套到一疊畫稿上。

「跟想像的一樣失敗了!」瀕危也不傷心,好像早有預料。

「要再想想固定紙張的辦法。」

「就是,不管什麼事也可以再想想其他辦法。」勇氣幽幽的目光盯著瀕危,盯得它寒毛直豎,心虛的不敢面對勇氣的眼睛。


晚安,瀕危今天在追求紙夾的幸福。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