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剎先生

瀕危今天也在追求幸福90:人生經營遊戲

早安,今天躁熱的空氣混進些許潮濕的水氣,讓地板濕黏的讓人難以忍受。


「為什麼我總是會拖延呢?」瀕危趴在桌上,左手食指壓住筆的末端,筆尖固定在紙上,玩起360度轉筆的無聊小遊戲。

「因為你不想動,理由應該比我更清楚吧。」心魔把椅子搬到電風扇前面,霸占大部分的涼風。

自從昨天瀕危宣稱自己度過精神修復期之後,勇氣和心魔便重啟對瀕危的工作進度關懷行動。

「讓一點位置給我嘛,我也很熱啊。」瀕危放下筆,起身把電風扇挪到書桌左邊,又把椅子連帶心魔拖到書桌右邊,而它坐在中間,這樣兩人都吹得到電風扇了。

「理由原因百百種,說得再多沒有行動就只是在原地踏步的拖延。」瀕危重新趴回桌上,把臉對著心魔。

「就是提不起勁。總是沒有精神與動力。」


心魔大爺似的攤在它專屬的懶人椅上,懶懶的說:

「別撒嬌了小孩,你總是期待著自己有一天會有精神、有動力、會行動,然後又在自己沒精神沒動力的時候指責不行動的自己是懶惰、糟糕,好像有了那些就可以實現期待似的,怪罪自己除了感覺難受一點用都沒有。」

「聽好,『缺少裝備才是常態』,只有行動才是你唯一能掌控的東西。覺得精神不好就早一點睡,覺得沒有動力就自己把過程變有趣,又不是缺了東西就做不了事;既然什麼都不想做那就乾脆躺平好好休息,放任自己在休息和目標之間當夾心餅乾,這種不上不下的拖延你不嫌麻煩我看得都嫌累人。」心魔伸出手指,按照列舉的三樣事情比出一二三,然後在說到休息的時候攤開曲起的手掌,向外揮了一下表達它擺爛的態度。

『想要什麼結果,就要付出相對應的代價。』」心魔拿起旁邊的水杯喝了一口,低聲嘟囔,

「奇怪,同樣的話我到底說過幾次了?」它暗自捏著手指計算數量。


「知道跟做到就是兩回事啊。」瀕危拉長尾音,做足撒嬌的姿態。

「那乾脆不做?」心魔咋舌,直接提議。

「才不要,那樣我一定會討厭我自己。」瀕危回絕地也很快。

「我看你就是在玩我。」心魔又好氣又好笑。

「就沒看出你現在有多喜歡你自己,食物有一頓沒一頓地給,也不換個喜歡的環境只叫自己將就,目標從來都是空頭支票,放任自己爛泥一樣地生活,說好聽點叫隨心所欲的佛系青年,說難聽點不就是放任自流自生自滅嗎?」

「對喔!」瀕危還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看得心魔非常無力,覺得心累。

「我講話難聽成這樣你也不生氣,豁達過頭了吧。」

「你說的都是實話,又不是對我進行人身攻擊,為什麼要生氣?」瀕危疑惑的看著它。

「你點醒我無數次,感激都來不及。」瀕危突然露出怪異的表情,它抬起頭,小心翼翼的湊近心魔並問道:

「難道你是傲嬌類型的,故意說反話希望我反駁你?如果是的話也不是不能滿足、」

「夠了喔,這種油膩又自戀的話你是從哪看來的,本來形象就不清爽也別建立更糟糕的人物設定啊!」心魔激動的坐起身一手掐住瀕危的臉頰讓它難以說話,一手崩潰的扶額。


「我上輩子是造了什麼孽才遇到你這難搞的小孩,真是折壽,應該不會未老先衰吧。」

「我一直覺得能遇見你超級幸運!」瀕危比了個愛心送心魔。

「討好我是沒有用的。」心魔又倒回椅子上,不自在的把臉撇向另一邊。


「你認為拖延是錯誤的嗎?」沉默一陣子,心魔提出一個問題。

「我認為拖延是一種難以接受的狀態,但無關對錯。」瀕危改成靠在自己手臂上的姿勢,拿起筆轉啊轉的。

「可是越不想拖延的時候,它越容易發生。」

「就跟叫自己不要緊張反而越緊張一樣。」心魔舉了它自認貼切的比喻。

「就是這樣~到底要如何不拖延呢?」瀕危盯著在指尖旋轉的筆,想從中看出答案。

「那又為什麼會拖延呢?」心魔把問題拋回去。

「也許是因為想像不出未來的樣子,所以沒有動力實踐。」瀕危漫不經心的回應。


「如果人生是一場經營遊戲,那你已經放棄一半了。」心魔盯著空無一物的天花板,突然說了一句風馬牛不相及的話。

「為什麼是一半?」瀕危也不問重點,挑著自己感興趣的問。

「因為你還在做每日練習。」它並不算完全放棄自己的目標。


「如果人生是一場經營遊戲啊......」瀕危陷入想像。

「那我的起始點一定是一間簡陋的小木屋,裡面有三張床和一張木桌,冰箱只填滿了一半;外面的籬笆像是隨隨便便釘進土裡的,一望無際的翠綠山丘上只有我們的房子坐落在正中間,而放眼望去遍地都是可怕且不可驅逐的怪物,所以我們也無處可去,只能意思意思的待在木屋裡玩耍生活。」

「真是衝突感強烈的畫面。」讓人不禁懷疑你是否精神錯亂。心魔嘴角抽搐,猶豫了一下子才把話題繼續銜接下去。

「聽起來你還是一名新手?那新手任務是什麼?」

「到達位於另一座山丘的城鎮裡,困難點在於要如何躲避怪物的包圍圈。」瀕危也繼續編撰劇情。

「武器呢?」心魔第一直覺就是需要裝備來輔助打敗怪物。

「沒有這東西。」瀕危笑嘻嘻的說。

「我們是等級1,怪物等級都是100,先不論有沒有武器,在等級壓制下是絕對打不贏的。」

「你是不是很想把自己搞死,為什麼要設定地獄開局啊。」心魔吐槽。

「那你想怎麼突破包圍圈?」它按耐下暴躁的心情繼續追問,果然這種事情比較適合交給小雞來進行。

「催眠怪物、隱藏我們的身影、或是刻劃傳送法陣直接抵達城鎮。」瀕危不假思索就說出答案。

「那要如何催眠、隱藏或是製作傳送陣?」心魔問。

「在草地上尋找有助眠或是導致昏迷功效的藥草;尋找怪物較少的路線,不看不聽不觸碰它們趁機離開;第三個選項還想不到辦法。」瀕危說。


「聽完人生經營遊戲的故事腳本之後,好像有點了解你興趣缺缺的原因了。」心魔開始條列式說出它發現的事情。

「被包圍的絕望感、缺乏安全保障、新手失敗率高、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找到甚至可能不存在的藥草、沒有逃避以外的辦法,盡是一些缺乏挑戰心態的人看見就想退出的元素。」

「這遊戲除了翠綠草地以外,就不能多添加一些鼓舞人心或是陽光的元素嗎?還是這就是懸疑恐怖類的遊戲?」心魔表達它最真摯的疑惑。

「增加一點主角熱血的成分,或是主角的熱血?」瀕危故意玩梗。

「不要對自己惡意這麼大好不好,不是宣稱最喜歡自己嗎?」心魔快被瀕危奇怪的腦迴路搞到無力了。

「依靠行動為自己的人生經營遊戲添加些想要的元素或場景吧。」心魔直接下了總結。


「謝謝你們這禮拜一直聽我抱怨。」瀕危突然意識到自己都沒有做出改變,難為它們花費心力開導它。

「來點實際行動?」心魔開玩笑的說。

「腦內行動?」瀕危順嘴一說,心魔額上的青筋順勢一冒。

「不是我說,你是不是很想感受我的手上行動?」心魔摩拳擦掌,它懷疑瀕危故意在講垃圾話逗它。

「好啦好啦,我保證會透過實際行動經營人生遊戲。」瀕危舉起手示意投降,並做出承諾。

「看你表現。」心魔輕哼一聲。


晚安,今天瀕危在追求人生經營遊戲的幸福。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