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劍俠

南劍俠,自幼沉迷於金庸小說世界,特創立金庸系列,分析金書中對武學、人性、文化等領域的解讀,話題小眾,還望喜歡此題材的讀者多多支持,多多支持!

一文分析吸星大法的威力︱為何吸星大法是自殘大法?︳任我行的吸星大法秘訣到底留給誰?

發布於

吸星大法出現於笑傲江湖,為日月神教教主任我行的武功。此門武功專橫跋扈,能將別人的內力吸收,化成自己體內的內力,因此令任我行橫行江湖,正派人士無不對他忌憚。為了潛心修習吸星大法,任我行更是茶飯不思閉關自居,對教中事務無暇多管,委託東方不敗全權處理,終致引致東方不敗成功篡位。任我行是一時無兩的豪傑,卻也敵擋不到吸星大法的誘惑,可想而知,將吸星大法練至登峰造極會是另一種光景。然而,能將天下人內功吸盡的吸星大法,能稱得上是絕世神功嗎?

首先,吸星大法與傳統武功修練方法可謂背道而馳,是故武功存在極大難關,能突破者可說是少之有少。傳統修練內功之法,基本要義在於充氣丹田,使丹田之中內息密實,越是渾厚,內力越強。但吸星大法則主張散去全身內力,使得丹田中一無所有,正是口訣所道:「丹田有氣,散之任脈,如竹中空,似谷恆虛」。天下人想盡方法儲起內功,因此這樣的散功之理實在顛覆了人們想像。試問有哪一個人肯將畢生勤修苦練的內力化去?正正因為追求絕頂武功的人大多沉迷世間不同武學,對自己的內功修為更是珍而重之,捨不得將多年的內功排空,使多年心血化為烏有。所以要走出既有框架,相信、奉行秘訣所言是難上加難。

擁有深厚內功的人若非任我行親加指點,助其散功,依法修習者非走火入魔不可,能避過此劫者千中無一。正如任我行所言:「只要散得不盡,或行錯了穴道,立時便會走火入魔,輕則全身癱瘓,從此成了廢人,重則經脈逆轉,七孔流血而亡。」幸得令狐沖受劍宗高手成不憂掌擊所傷,體內八種真氣相沖,不但內力全失,而且動一動便氣血翻騰,才甘願散盡丹田內功。在旁人眼中最艱難最兇險的一步,令狐沖竟不知不覺間便邁了過去。

另外,散功之後,更須要吸取旁人的真氣,貯入自己丹田,再依法驅入奇經八脈以供己用。在自己內力散盡的情況下,妄然要吸取旁人真氣,等同以卵擊石。即使吸取武功低微的人,內功水平的提升也非立竿見影,碰到高手豈不是徒然送命?然而令狐沖則盡佔天時地利人和,將桃谷六仙、不戎和尚八道強勁真氣收為己用,更在狹窄的牢獄方孔裏,緊緊抓任黑白子手腕,以吸乾他體內多年真氣,瞬間使令狐沖武學提成了一個層次。

以黑白子的武學水平,本應能出手回擊自保,擺脫羽翼未豐的吸星大法。文中記載黑白子使出一招「蛟龍出淵」,腳勢厲害至極,正中令狐沖胸口,非將他踢得當場吐血不可。然而事出倉卒,而黑白子亦急於脫困,沒想到與對方相隔了一道厚厚的鐵門。所以,那力道凌厲之極的一腳,竟踢中鐵門。在連串的奇遇下,令狐沖才練成吸星大法,日後可將他人內功化為己用,可見這門功法難度高深。

根據金庸原文載道,「『吸星大法』,創自北宋年間的『逍遙派』,分為『北冥神功』與『化功大法』兩路。後來從大理段氏及星宿派分別傳落,合而為一,稱為『吸星大法』,那主要還是繼承了「化功大法』一路。只是學者不得其法,其中頗有缺陷。」正如《北冥神功》載道,化功大法是逍遙派派旁支,未窺要道,只能消敵內力,「不能引而為我用,猶日取千金而復棄之於地,暴殄珍物,殊可哂也」。劍俠於今期暫且不詳談論這三種武功,但會從吸星大法與北冥神功的比較,判斷吸星大法的強弱水平。

事實上,吸星大法能吸取內功較自己強的高手,不會有反撲情況出現。故此吸星大法往往能以弱敵強,主動進擊,當世實屬兇險至極。使用吸星大法時,施者丹田如若空谷,只要扣住對方穴位,敵人全身內力立即急瀉而出,有如河水決堤,再也難以堵截。就例如黑白子被令狐沖扣住手腕二穴,便遭吸去全身內力,而全身骨骼俱已斷絕,只剩下一個皮囊。這情境如同被吸血鬼吸乾全身精力,就連骨血也不留下。

雖然北冥神功缺點是遇上內力更強的對手時,強行吸納會有經脈斷裂之虞,就如施者內功勢如「海水倒灌而入江河,凶險莫甚」。但北冥神功吸取敵人內力,能化作精純無比的北冥真氣。此真氣陰陽兼具,陽剛北冥真氣煎熬如火爐,陰柔北冥真氣冷於寒冰數倍,更能兼容天下武功。擁有真氣者劇毒不侵,強凶霸道,隨手攻擊便有莫大威力,更具真氣護體防禦大增,受到攻擊時反震敵人。吸星大法遇上內力深不可測的對手時,最多只會無法吸取,實不會有性命之虞,但這意味吸星大法能列作上乘武功嗎?答案是否定的。

吸星大法的主要缺陷,莫過於所吸取的內功會反噬,如人服食毒藥,縱能克制,累積越多最終只會毒發身亡。吸星大法這門奇技可吸納不同江湖人士的種種真氣,聚集在丹田後再引進任脈,累積的異種真氣最終化為己用。然而每門內功的屬性判若泥雲,若任我行吸取少林派內功,則化為純陽真氣;吸取道家門派內功,則化為陰柔真氣,林林總總,不盡相同。且不計武林人士的內力水平不一,有人精純,有人內力微簿,是故這些異種勢必不能合而為一。誠然,任我行在吸取各人內功後,經脈內功儲備與日俱增,境界之高,甚至在西湖底牢獄中一聲狂嘯,已能震暈江南四友及令狐沖五人。然而,基於各種真氣屬性不同,它們互生又互勊,累積在任脈而未能排出體外。這些異種真氣本質上無法融合,而是互相沖激。

令狐沖對吸星大法只練得皮毛,玉枕穴和膻中穴已有真氣鼓盪,猛然竄動。而任我行當年修習吸星大法,兩處穴道中真氣鼓盪,更是天翻地覆,耳中滿是萬馬奔騰之聲。由此可見,吸來的功力愈多,反撲之力愈大,終有一日會得毒火焚身。任我行破解抑壓異種真氣的方法稱作融功,劍俠猜測是以內勁不讓真氣相沖反撲,其實不過是權宜之計。劍俠認為吸星大法與化功大法相似,皆因吸星大法缺點大多來自星宿派的化功大法。

所謂化功大法,在新修版《天龍八部》原文記載是丁春秋所練的功法,專門用毒藥破壞敵人經絡,每當敵人與丁春秋接觸,都會感覺自身內力不由自主的傾瀉而出,這情況與吸星大法不將而同。同時,修練化功大法據原文所說,「經常要將毒蛇毒蟲的毒質塗在手掌之上,吸入體內,若是七日不塗,不但功力減退,而且體內蘊積了數十年的毒質不得新毒克制,不免漸漸發作,為禍之烈,實是難以形容」 。所以化功大法乃傷人傷己之法,與吸星大法恰恰相似,每練一次,功力便深了一層,卻也是陷溺深了一層。

既然任我行知道吸星大法的流弊,為何依然要修練此門神功?眾所周知,內功分為體用二道,體為保護自身,用為招式的運勁法門。任我行吸取的內功數量令人震驚,但若論精純程度,則遠遠不及方證大師等人。任我行的內功終究不是自己練成的,因此每招發揮的威力難達登峰造極之境,比之北宋時期段譽的北冥真氣,縱及所發出的六脈神劍,強弱更是不可同日而語。正如原文任盈盈道:「爹爹說,吸自外人的內力雖可護體,但必須自加運用,方能傷人,比之自己練成的內力,畢竟還是遜了一籌。」任我行急於一統江湖,但既已修練吸星大法多年,要徒然改變功法並非朝夕能辦到的事。所以任我行雖知道吸取內功越多,越是泥足深陷,但在擊敗東方不敗、滅除正派這些頭號大事面前,顯然提升自己內功水平更為逼切。任我行知道吸星大法的流弊,但繼績修練實是身不由己。

那麼,任我行又為何固意將吸星大法秘技刻在草席下的鐵板上?劍俠認為任我行此舉在於報復梅庄四友、日月神教中人,甚至能傾動東方不敗。

在東方不敗篡位後,任我行被強行關押於西湖底下的地牢,重門深鎖,叫天不應、叫地不聞。因此,任我行猜測任盈盈以及向問天等隨眾已經遇害,而自己一生也將禁錮於不見天日、潮濕炎熱的地牢中。由於黑白子一直暗中向任我行索求吸星大法,這令任我行料想自己去世後,黑白子勢必會搜查自己的牢獄,所以執意刻下吸星大法讓黑白子找到。正如任我行所承認,刻下吸星大法的秘訣並非存有好心,皆因修練吸星大法走火入魔不可,能避過此劫者千中無一。然而,十二年的非人生活令任我行產生報復心態,雖知道自己勢孤力弱,但若能憑吸星大法令黑白子走火入魔而亡,已了他內心的大恨。

更幸運的情況下,則是鮑大楚、王誠、桑三娘等魔教長老於牢獄驗屍,並發現吸星大法的存在。日月神教長老在神功面前,又怎會不練?當這群長老修練成功,勢必到處吸取武林高手的內功,或正派,或日月神教教眾,自此江湖又再捲起新的風浪,無日安寧,而這也滿足到任我行的報復心態。劍俠認為任我行了解到東方不敗練成葵花寶典後,內力深厚程度已達不可思議境界,甚至能延年益壽,自知盡其一生也無法向東方不敗報復。正因梅庄四友乃不問世事的隱逸者,而黃鐘公一向尋求擺脫神教機會,若然黃鐘公知曉吸星大法秘訣的存在,勢必將此盡獻東方不敗。東方不敗雖神功大成,然而學武之人也對武學貪多務得,因此東方不敗很大可能也會嘗試修習吸星大法。然而,初習吸星大法時只要內功散不盡,內息一亂,縱使內功多強的高手也會走火入魔而亡。因此任我行留下秘訣,不但是最強的殺人武器,更是死後報復的唯一可能。

從以上分析,劍俠認為修練吸星大法就如綁上計時炸彈,功力多一分,離引爆則更接近一步,即使連任我行此等功力深厚的高手亦無法壓制異種真氣,終有一天會遭反噬。吸星大法雖讓任我行成為絕頂高手,但並非練成後就能橫行天下,例如任我行依然吸不到書中內功最深厚的方證大師,甚至被左冷禪設計吸入寒冷真氣,險些死亡。

綜觀而言,吸星大法存在極大流弊,所以不能列進上乘武功,最多只可算作中中、中下級別的武功。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東方不敗的武功能進入金書前十位嗎?從小龍女這一戰,揭示了答案

乾坤大挪移 VS 斗轉星移 VS 蛤蟆功,何者更勝一籌?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