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ndofwood

一个热爱文学、艺术、电影的女权主义者、反种族歧视者、反极权主义者

做反种族主义者

 (編輯過)

今年由于“黑命亦贵”运动在美国各地的如火如荼,我因之颇读了好几本相关书籍,都非常喜欢。How to be an anti-racist(如何做一名反种族主义者)这本书我听了两遍。一遍是在旅途中,几乎是如饥似渴地听完。第二遍则是细细地听,怕错过一点环节。真的非常非常喜欢这本书!它很质朴、很诚恳、很真挚、很激情澎湃。最夺人之处,这本书极富个人色彩,充满了个人的不断追问和反思。那种揪出自己灵魂来批判的态度令我肃然起敬。

这本书是作者Ibran X. Kendi以自己成长的时间线展开,结合自己的成长经历讲述种族歧视和偏见。通过族群、文化、行为、肤色、阶层、性别、成功、失败、生存的种种角度展开了对于种族歧视和种族偏见的各种批判与自我批判。

Kendi出生于一个黑人中产家庭,父母都曾投身民权运动。生长在一个思想开放的家庭里,他从小就具有批判性思维。初入小学就敏感地感觉到满是黑人孩子的学校里,老师却大多是白人。在求学过程中,他深陷白人老师的各种有意无意的歧视当中愤懑不已。在初中求学时,他遭受黑人孩子霸凌。在高中因无法进入篮球队和学业不佳也是充满苦恼。但升入大学后,他开始对黑人文化和种族问题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因此不断精进而成绩斐然。不仅在大学步步高升,并成立反种族主义中心,而且几部书籍纷纷获奖并荣登畅销书榜单。结婚后,做医生的妻子和他却不幸先后患癌,又分别以巨大的努力战胜癌症的侵袭。

Kendi在书中阐述的最为重要的一个观点就是:The opposite of racist isn't “not racist”. It is “anti-racist”. 即种族主义者的反面不是“非种族主义者”,而是“反种族主义者”。“我不是种族主义者”这种看似中立的说法往往是种族主义者的面具。人们往往轻而易举地可以说出“我不是种族主义者”这种的话而无所作为,继而自己有种族歧视行为而不自省,或者对其他种族主义者听之任之。而说出“我是反种族主义者”却需要勇气和主动性。“反种族主义者”的声明会让我们更具反思能力和为之而行动的动力。美国教育不公、执法不公、司法不公、住房不公、就业不公和收入不公之下隐藏的系统性种族歧视,的确需要人们坚定地站出来发出“我是反种族主义者”的明确声明。

不要以为Kendi身为一名黑人男子,在书中就仅仅向针对黑人的种族歧视进行批判和指责。这本书的力量恰恰在于他从历史和现实出发,自我检视自身的种族偏见和歧视,以揭示全社会存在的深刻的种族问题。比如他在获奖的演讲中疾呼黑人青年需要改正懒惰而不上进的陋习以重振社区;比如他大学时读到上世纪三十年代穆斯林家园的黑人领袖伊莱贾·穆罕默德主张黑人至上而白人是万恶之源时,曾觉得豁然开朗而心有戚戚,因此从心里忿恨白人。比如他和女友去吃饭时,会因为餐厅里挑事的人不是黑人而暗自庆幸。比如他有意把隐形眼镜的瞳孔颜色调浅。他自省地意识到这些偏见甚至歧视都是不知不觉中被灌输过来的种族意识,这些影响如此潜移默化,令他、黑人、白人、各种肤色的人们深陷于偏见的阴影中而不自知。如果不是真正清醒地作出检视,我们往往会把手指指向他人,而忘记了自己本身存在的问题。因此,他指出种族歧视和偏见无处不在,各种肤色的人们都存在着种族偏见的问题。因此做“反种族主义者”需要意识到的问题是,我们应该以一种警醒的态度不断地从自身和社会中剔除种族歧视和偏见。

Kendi的自省态度令我也开始检视自己的种族偏见,我也一度认为黑人社区杂乱差,是问题社区;我也一度视自己所属的少数民族具有某种品质上的优越性;我一度因身为亚裔而倍觉优越;我也会在川普任期内对身边的白人产生出种种戒心;我也联想到自己有追求皮肤白皙的隐秘欲望。在肤色问题上的潜意识确实是生活中的一个个暗坑,我们在生活工作中可能有意无意把他人推进暗坑,有时甚至会自己误入暗坑。当然不光是我,甚至是布什、克林顿、希拉里、甚至是奥巴马也会发出种族偏见的声明(这里就不再螯述川普的恶行),让国家的各种政策带上了种族主义的色彩,使少数族裔的生活和工作陷入困境。

当前的美国乌云密布、困难重重。作者Kendi用自身的癌肿来比喻美国的种族主义问题。是的,种族主义问题就像美国的癌细胞。在人们失去判断和防范时,种族主义的癌细胞会迅速扩散蔓延,侵害美国的各个机构和组织,造成种种不公。难道美国没救了吗?Kendi指出,种族主义并不是一成不变的,我们可能前一分钟是“种族主义者”,而后一分钟就转变为“反种族主义者”,我们需要的正是通过反省和检视来查出自身的和社会中的种族主义癌肿,努力地主动地去战胜它。从今年的佛洛依德被压颈而死后美国的民意中,我们可以看到治愈癌肿的希望。当然治疗种族主义的癌肿需要的是比治愈癌症更大的决心和勇气,需要更加长期的努力和坚持。Kendi的第四期大肠癌被治愈了。美国呢?仍有希望。随着Kendi被波士顿大学聘为教授,他也把自己创建的“反种族主义”中心搬到波士顿大学。他发起了倡议以修改宪法,添加反种族主义的修正案,他还倡议美国政府应该成立“反种族主义部”以治理种族歧视带来的问题。只有美国政权机构深刻地理解种族问题的痼疾进而作出积极的改变,只有社会的每个人都主动站起来做“反种族主义者”,美国就仍有希望。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