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昊 / 日日文青總編

主要內容 #日日寫 #愛情 #日句 #解憂輕小說 寫文章和散文,喜歡用文字記錄人生與生活,著有網路小書集《解憂BAR》和《解憂餐車》,因緣際會下創辦了日日文青;別人眼中的傻大哥,卻有一顆溫暖的心和笑容。

解憂BAR#22:Ellen

發布於
我羽昊喝完了Corona,想說先放鬆,不要想太多,準備下班,從解憂傳聲筒傳來了一封信,以為是柳,我高興的拿起話筒,郵差說到老闆是來次Ellen的來信,幫我簽收一下,簽收完,我嘆了一口氣,又開了一瓶,喝了起來....

過了幾天,有一個人走了進來,身上散發著 City PIN的神祕感,穿著俐落穿著黑色的上衣,修長的牛仔褲,經典的皮革羅馬鞋,戴著黑框的眼鏡,走了進來– Ellen

Caleb George on Unsplash

Ellen :“Hi,老闆我是前幾天有寫解憂信給你的 Web-er”

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我跟交往5年的男朋友最近剛分手,但我一直走不出來,因為在分手的當天,他一句話也沒有說,不告而別,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我很想她,但我也很恨他,解憂BAR的老闆幫幫我好不好? from Ellen

羽昊:“本來今天要寫回信給你”

Ellen:“沒關係,我今天剛好放假,就來觀顧一下傳說中的解憂BAR

羽昊:“可是現在是COVID-19流行的時期,要小心一點,Ellen,你還好嗎?”

Ellen:”我不知道,可能好很多,我最近找了很多自我成長的課程,也看了走出失戀50種方法的影片.....但.......”

羽昊:“還是忘不了他?”

Ellen其實還是很愛她的男朋友,她說道因為那個男給了他之前男朋友沒有給的安全感,或是溫暖的感覺,覺得失去他就少了一個自己的心靈的樹洞,所以她還是忘不了那個戀愛的感覺,對她的前男友還是很思念Ellen:“我也不知道......寫給你解憂信那時,我還很氣憤的時候.....”
Jonathan Borba on Unsplash

羽昊:“現在有好一點?”

Ellen :“可能吧......但我們在同一個公司工作,我下次要調到離他部門不遠的單位,我............只是.....”

羽昊:“不知道要用什麼方式去面對他?”

Ellen:“對,我還在想......”

羽昊:“其實當我們越想越會沉浸在痛苦當中,越難忘記他

Milada Vigerova on Unsplash

Ellen:“謝謝羽昊.....Just I don't know how to deal with this situation ”

羽昊:“想太多,有些事,可以先不用先解決,可以先放下,去做我們覺得開心的事,在回來解決這種情緒”

之後,Ellen只有空,還是會到到解憂BAR說著有關她跟她前男友在感情的問題,羽昊聽著她吐著口水,我知道Ellen還是忘不了他,其實很多時候在感情中沒有正確答案,只有自己怎麼去看到,我們都有可能在感情中是壞人或是好人,沒有對錯,連羽昊也有可能

Ellen:”老闆,你可以在幫我寫一封信給他嘛?”

羽昊拒絕了,因為我知道只要幫Ellen寫信,她會一封接一封,之後一直陷在那個永遠走不出來的感情了,而Ellen最後還是跟我說聲謝謝走了出去

(解憂話筒響起了.....)

To: 羽昊

我開始學中文了,只是因為最近工作比較忙,하오 하오,我沒事,明年再去找你

from 柳


有關解憂工作室更多菜單linktr.ee/soulstore159

解憂工作室 X Blogger → Matters

Wave - 收尋 ”羽昊”

節目時間: 一,三,五,六 ;晚上22:00-23:00 (不定時開台

wave的app下載點這→Apple or Android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